第一章神秘武典

    在技工学校当了五年招生老师的王克有一个梦想,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这个美妙的梦想,随着那猛烈的一撞彻底终结。

    这一刻,黄色的兰博基尼,惊慌的开车少年,掩唇惊呼的路人,川流不息的车流,蓝天,白云,青草,绿树,在王克的眼中同时定格,最后一起陷入了黑暗,唯一能够感知的就是他的身躯仍然在空中飞翔。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王克终于重重地摔到地上,剧烈的痛疼让他的胸中犹如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咽喉一甜,一口温热的鲜血直喷了出来。

    “啊——”

    一声惊呼传入王克的耳中,他用力睁开眼,朦胧中只见一道白色身影向他扑了过来,高高的孝帽下长发飘飘。

    “索魂的白无常吗,原来我还是死了!”

    王克的脑中掠过这样一个念头,头一歪再次陷入了昏迷,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一座停放棺柩的灵堂,还有一块写着“先师王公讳勇大人之位”的灵位牌。

    那身影却是一个身着孝服的妙龄少女,红肿的双眼也掩饰不住那清丽的容颜。她跑到王克身前,见他紧闭双眼不醒人事,急忙将他扶起,边按人中边怒声斥道:“大师兄,在师父灵前,你怎么能下如此重手?!”

    那称作大师兄的人二十多岁,长得相貌堂堂。他冷哼一声,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师妹,你可不要乱说话,刚才可是二师弟先动的手!”

    “师父早有遗言,武馆交由二师兄打点,你一来就拒不承认,还对二师兄出言讥讽,若非你质疑师父,他又怎会对你出手?”少女说道。

    “师父有遗命?我是不曾听过,你与二师弟青梅竹马,自然向着他说话。我也是为武馆着想,就他这三脚猫的功夫,不把师父一生的心血都败光了才怪!”大师兄说着转向旁观的两人,问道:“张教头,赵教头,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那二人互望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道:“馆主不能服众可不行啊。”话里话外已经认可了大师兄的话。

    少女知道这两个外聘的教头已经被大师兄买通,本想与他们继续争辩,但是见王克始终没有清醒过来,只有忿忿地瞪了他们一眼,将地上的王克横身抱起,向后院走去。

    大师兄冷冷地看着夏雪晴的身影消失,转头对张龙赵虎说道:“多谢二位教头了。”

    其中一人笑道:“谢什么谢,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也不能让一个外地人继承了武馆不是?”

    另一人说道:“是啊,邵兄最好把那夏姑娘也抢了过来,省得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大师兄淫笑连连,说道:“我正有此意,否则也不会下那么重的手。”

    他面容一整,对着旁边那群惊呆的吹打手斥道:“都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吹打起来!”

    吹打手们急忙又吹吹打打起来,丧乐重新飘荡在空中。

    大师兄脸上现出一副悲容,来到灵堂前跪在棺柩之前放声痛哭起来:“师父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只是他那眼中却不见半滴泪水。

    再次苏醒过来,王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中式仿古木床之中。白纱的幔帐垂放下来,将木床与房间分成两个世界,床阑上的镂空雕花尽显古韵。

    耳边隐隐传来阵阵乐声,似以唢呐为主,期间夹杂锣鼓之音。曲调王克从未听过,却觉得和电视中民间丧乐的吹打之音有几分相似。

    “我还没死?这又是哪儿?不会是撞我的那个富二代给我安排的特殊病房吧,可是也没听说哪家医院也这样装修的病房,而且还一点消毒水味都没有啊。”

    王克心中诧异不已,想要起身看个究竟却又觉得浑身用不上力,只好继续闭目养神。

    躺了片刻,王克感觉得头下枕头有些硬,这让睡惯了软枕的他很不习惯。身上的力气似乎也恢复了一些,便伸手向头下摸去。

    这一摸不要紧,却摸到了一头长发,继续向上摸去却又摸到一个发髻,顿时把王克惊出一身冷汗,以为刚才恍惚中见到的那个白无常又来了,吓得他不顾身体乏力猛地坐了起来。

    王克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穿着一套影视中所见的古装内衣,而那双修长的手明显不是自己的,显得更加年轻有力还长着一层茧子,虎口犹为甚之。

    他蓦然想起了一个可能,马上查看自己的身体。

    这具身体十分健壮,曾经让他羡慕嫉妒恨的六块腹肌和人鱼线都清晰可见,原来的圆脸也变成了略尖的下巴,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

    他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很疼,不是在做梦。

    “如果不是那个富二代给我做了大脑移植手术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我……穿越了!”

    经受无数网络小说洗礼的王克很快找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穿越!

    穿越虽然比死亡要好,但是想起再也无法相见的父母,王克心中充满了感伤,把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摔回床上。

    “撞我那个富二代应该会赔偿很多钱吧,爸妈也算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了,希望他们不要太悲伤,不要时常想起我来。”

    虽然明知父母不可能忘记自己,剩下的光阴必然会在悲伤中度过,但是一切已成事实,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他只能把前世的牵挂往好的地方去想,然后开始思考起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这里应该是古代,可是究竟是何时何地还不得而知,也不知道有没有大腿能让我抱一下。”

    王克随之自嘲地笑了起来,他一个行政管理专业的技校招生老师,对古文历史一无所知,就算是知道现在是哪朝哪代,也不知道该去抱谁的大腿,至于玻璃酿酒什么的高利润商品更不知道如何生产出来的,穿越到这古代还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除非让他接着干招生的老本行。

    “这个前任也是的,多少给我留点记忆碎片啥的,弄得我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看来只能装失忆了。幸亏哥们儿招生干的就是忽悠人的活,不然还不得穿帮啊。”

    “还有这双手……”王克又看了看布满茧子的双手,心中一阵恶寒:“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麒麟臂吧?”

    王克胡思乱想地起身掀开幔帐,房间的一切映入眼帘。

    房间不大,也就十来平方,但是桌椅衣柜等摆设倒一应俱全。床边的角榻上面叠着几件衣服和一顶孝帽,再听着室外传来的丧乐声,应该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什么至亲刚刚去世。

    他刚要下床看看,手无意中摸到枕边有一本书,顺手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洪拳”两个字。

    “拳谱?原来这家伙是练武的,难怪手掌会这么粗糙,不是麒麟臂的感觉真好。”

    王克松了口气,翻开了拳谱。

    拳谱图文并茂,记载甚为详细,文字虽说都是繁体字,让王克写的话很困难,但是认却是不成太大问题,即使遇到几个生僻的字,也能猜个差不离。

    但是只练过当做健身的太极拳的王克却如观天书,从头翻到尾后把拳谱扔回床上,长叹一声:“我果然没有习武的天赋,就这十三招都看不明白,还是趁早弃武从文算了。”

    就在这时,王克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本金色的书籍,封面唯有两个古朴的篆书。奇怪的是,王克明明不认识篆书,却知道这两个字是“武典”。

    古书自动翻开,原本空白的书页上迅速显现出密密的文字与图像,正是那洪拳拳谱中所载!

    不过瞬息之间,拳谱上记载的十三招拳法便被悉数录入,然后又自动翻回第一页,在上面写下两个字:洪拳!

    一切完毕之后,这本书重新合上,再次恢复原来的古朴模样,化作一片金光缓缓隐去。

    王克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幕。就在他惊诧之时,一缕汤药味传了进来,接着就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房门随后便被推开,那汤药的辛味顿时变得愈加浓郁。

    只见一个身穿孝服的少女走了进来,看身形应该就是自己误认为的“白无常”。

    少女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段刚刚长开,清丽脱俗的脸上挂着浓浓的悲伤,让人忍不住心疼。纵然王克来自信息爆炸的现代,见到如此清纯的少女心中也不由一动。她的手中端着一只瓷碗,里面盛着的想来便是辛味的来源。

    “二师兄醒了,快快躺下,胡郎中说你悲痛过度,心脉郁结,又被大师兄打得吐了血,要好好休息。”

    少女说着快步走到近前,先把手中汤药放在床头方几上,然后伸手来扶王克。

    王克从少女话中捕捉到两个信息,一是这少女是自己的师妹,二者就是自己穿越过来前被师兄打伤了,这恐怕就是前任死亡的原因了,只是自己方才检查过了,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你是我师妹?”

    王克决定施展无数穿越界前辈百试不爽的绝招,直接了当地问道。

    少女的手在空中停住,莫名地望着王克,半晌才说道:“二师兄这是怎么了,难道连我是谁都认得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