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感谢“小胖tt”的三张月票支持!感谢“wangshao83”的月票支持!)

    在周铭答应了和班克曼等十家银行的合作以后,他们的这次会面很快就结束了。

    作为公司副董事长的利慕斯亲自送马尔科他们离开,在送走了他们以后,利慕斯迫不及待的就拨通了杰弗森的电话。

    “先生,今天您的班克曼银行还有其他银行的负责人都已经来到公司,并且周铭也已经和他们达成了销售贷款的合作意向。”利慕斯把今天的情况向杰弗森做了汇报。

    “非常好,这是我们所预料到的最好结局,这样的结果利慕斯先生你功不可没。”杰弗森夸赞道。

    不过被夸奖了的利慕斯不仅一点高兴不起来,甚至还隐隐有些担心:“先生请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好消息,因为今天的合作意向完全是周铭并没有反对,甚至他还很赞成……”

    “所以利慕斯先生你觉得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对吗?”杰弗森问。

    不等利慕斯回答,杰弗森就接着说:“如果利慕斯先生你如果真这样想的话,那可就太让我失望了,尤其是在我给你讲过那个西班牙少年的故事以后,看来利慕斯先生是忘记我们的计划了,那么我想我很有必要给你再复习一遍,我们的计划就是通过银行所提供的贷款来掌握全局,拥有可以随时和他撕破脸的本钱。”

    “非常感谢先生您的提醒,不过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不管怎么说,既然现在的情况和我们预估的不太一样,那么我们就应该要尽快将这个事情落实下去,以免出现更大的意外。”利慕斯说。

    “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必要的,但既然利慕斯先生你已经提出来了,我想我可以为你安排好的。”杰弗森说。

    听到杰弗森最后给出的答案,周铭才真正松了口气。

    ……

    而就在利慕斯和杰弗森通电话的时候,另一边安东尼奥也找到了周铭。

    “周铭董事长请恕我直言,我认为你今天答应马尔科副行长他们的合作请求,这非常有待商榷!”安东尼奥十分严肃的对周铭说。

    安东尼奥的这个态度让周铭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安东尼奥可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老官僚了,周铭可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

    安东尼奥自己也明白这点,于是他接着解释道:“我明白周铭先生你的顾虑,我也并不是想通过这件事给你纳投名状什么的,我只是单纯的为了国家电信公司所考虑,我并不希望他成为斗争的牺牲品,这些我在自己这半辈子里已经见的足够多了。”

    “所以不管周铭董事长你相信与否我都要说,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可疑了!”安东尼奥继续往下说道,“想必董事长你也看出来了,今天马尔科副行长他们会专程来我们国家电信大厦,是和利慕斯副董事长脱不了干系的,那么他既然要这些银行为我们提供贷款服务,那么我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那么安东尼奥副董事长你看出他是什么阴谋了吗?”周铭问。

    面对周铭的问题,安东尼奥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很抱歉我的董事长,我并没有你的睿智,所以我并不确定他究竟会有怎么样的阴谋,不过我却能肯定一点,既然这是他想要的,我们就决不能答应!”

    “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具体事情也得具体分析嘛!”周铭说。

    安东尼奥愣愣的看着周铭,显然周铭这番绕口的话让他给听懵了。

    “简单说起来,就是他们所准备的阴谋,实际上就是我想要的,那么这样说起来不管他们的阴谋是什么,我都无所谓了。”周铭说。

    安东尼奥瞪大了眼睛,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他懵了的话,那么现在周铭的话则是让他彻底没法理解了,怎么你还会需要他的阴谋呢?

    周铭随后告诉他:“因为我接下来会和更多的银行进行基于销售贷款上的合作。”

    “这可真是天才般的想法,周铭董事长你真是太厉害了!”安东尼奥惊呼。

    作为国家电信公司唯一留下来的领导核心,安东尼奥绝不是傻瓜,因此当他听到了周铭的话就立即什么都明白了:“他们之所以会找那么多银行,不管阴谋是什么,但归根到底总是要掌握销售贷款主导权的,那么这个时候董事长你找来了更多的银行,他们就不再会有主导权了,那么他们不管有什么阴谋就都会破产啦!”

    惊呼到最后,安东尼奥很尴尬道:“原来董事长你早有了准备,是我多此一举了。”

    周铭摇了摇头:“比起这些没用的准备,副董事长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可是比什么准备都有用的,毕竟你可是能支撑我在国家电信公司里董事长权力的最重要基石!”

    在国企宦海沉浮了半辈子的安东尼奥本以为自己的养气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了,却没想到今天被周铭这么一恭维,顿时就心花怒放了,连话都不会说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道:“放心吧董事长,我以后一定会竭尽所能为了国家电信公司未来的发展!”

    “我对此毫不怀疑。”周铭说。

    随后安东尼奥就非常开心的走了,看着他离开周铭也很满意,开玩笑,自己可是从国内哪个人情大染缸里出来的,要忽悠你们这些外国佬还不是很简单的。

    而在安东尼奥走后,卡洛斯却又担心道:“董事长,安东尼奥副董事长他真信的过吗?”

    周铭反问:“你是担心他会把我邀请其他银行的消息出卖给利慕斯那边吗?”

    卡洛斯点头说是,周铭告诉他:“这并不重要,因为就这些消息一旦我们开始联系其他银行,根本瞒不过利慕斯他们那边,不过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能因此得到安东尼奥的忠心,才是最难得的。”

    卡洛斯没有再说话了,作为周铭从莫利亚贫民窟里一手带出来的学生,他非常清楚周铭在整个国家电信公司里,要不是有这个技术储备部,那么他根本就没人可以真正的信任。

    原本安东尼奥还有其他的本土派,都只是妥协给了周铭的董事长权力而已,一旦失去了这种妥协,周铭就将马上成为光杆司令。至于周铭作为董事长拥有开除员工的权力,但他却不能把所有人都开除,也正是这个原因,他必须要得到更多人的真心支持,那么现在安东尼奥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卡洛斯说。

    于是当天在周铭的主导下,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就对墨西哥城内的其他商业银行发出了关于销售贷款的合作意向,这一次,周铭彻底秉承了广撒网的态度,他根本不在意什么大银行小银行,或者是墨西哥的本地银行还是国外银行,只要那是能办理贷款,拥有墨西哥政府认证资质的商业银行,周铭就不会放过。

    “卡洛斯,待会如果有人来找我,一律都给我拦在外面。”周铭对外面交代道,由于现在周铭在国家电信公司里并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因此就让卡洛斯同时兼任他秘书的工作了。

    一般来说这样的做法肯定是不行的,不管再如何亲信,总务官总还是领导层之一,怎么能给人当秘书呢?但问题就在于首先周铭为自己树立起了霸道总裁的形象,同时卡洛斯自己也对这份工作不仅没有一点抗拒,反而非常喜欢,这样典型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就没人能说什么了。

    卡洛斯对周铭的命令开始还很费解,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时间才不过一个小时,利慕斯就气冲冲的过来要求见周铭了。

    “非常抱歉,董事长他现在有事不便见客,还请利慕斯副董事长过一会再来吧。”卡洛斯很客气道。

    听到这个答案,利慕斯当时眼睛就瞪的如同两只铜铃一样圆:“什么叫不便见客?这个时候他还能有什么事情吗?我看这分明就是借口,你马上去打电话给他,如果你不做,那么我就自己进去了!”

    卡洛斯拦在了利慕斯面前依然还是那个答案:“利慕斯副董事长非常抱歉,现在您是不能进去的。”

    这让利慕斯顿时就爆发了:“你居然敢拦我?你知道我是谁,我找周铭董事长有什么事吗?万一耽误了公司的事情你担待的起吗?”

    要是其他人,利慕斯这番话足以吓住对方了,但很可惜这一次是卡洛斯。

    他仍然油盐不进的说:“很抱歉,关于副董事长您说的我都明白,我不知道您找董事长有什么事,万一我耽误了公司的事情我也同样担待不起,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我是接受了周铭董事长命令的,在得到董事长的首肯前,我绝不会放任何人进去的!”

    卡洛斯说的非常坚决,就像是一个抱着视死如归精神的死士一般,让利慕斯也震惊了,他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卡洛斯,他完全无法想象,在这个现代社会,周铭怎么就能得到这样的忠心呢?这太可怕了!

    利慕斯想到这里突然有种自己和周铭作对是一个非常可怕事情的想法,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利慕斯也明白在卡洛斯这里他是讨不了任何好了,但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于是他就在周铭的办公室外足足等了有三个小时,直到整个公司都下班了以后,周铭才终于通知了卡洛斯可以让人进去了,利慕斯也立即起身气冲冲的冲进了周铭的办公室。

    特么的,你这个该死的周铭,你居然敢让我在门口等了三个小时,看我不给你骂得狗血淋头!

    利慕斯在心里狂吼。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