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面、揉面、搓面、切面,一气呵成。

    即使萧兵已经做过无数次了,可是李虹她们总是忍不住两眼放光,这简直就是艺术。

    苏小小的父亲的拉面手艺也不比萧兵差,可是在做的时候远远达不到这种艺术感,她们却不知道萧兵已经将太极拳给融入到了拉面里面。

    掤、捋、挤、按、采、挒、肘、靠。

    以柔克刚,以静待动,以圆化直,以小胜大,刚柔并济,以弱胜强。

    萧兵的太极拳早已深瞳其精髓,将拉面做好,全部下锅之后,大厅里面坐着两个三十余岁的双胞胎大汉同时尖声叫好。

    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尖嘴猴腮,嘴巴上还带着两撇黑胡子,他们在叫好的时候,声音又尖又细,就犹如两个古代皇宫里走出来的公公,让人头皮发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两个奇怪的人给吸引了过去,萧兵看了对方一眼之后,没有出声。

    叶子拿着毛巾走过来,帮着萧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喂,太极拳练得不错嘛,大爷有的是钱,过来再打两套太极拳给我们大家乐呵乐呵。”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掏出几张一百元的钱,扔在桌面上,声音尖尖的叫道。

    萧兵看了对方两眼,似乎对于对方能够看破自己太极拳,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语气平静的道:“能看出我刚刚的动作里融合了太极拳,还不错。觉得我那套太极拳打的只是不错而已,证明你的眼力也就是不过如此而已。”

    “呦呵。”这个人穿着破旧的布鞋蹲在椅子上面,看了萧兵一眼之后,嘿嘿笑道,“小伙子挺猖狂,爷爷叫包尔敦,我旁边是你二爷爷包尔邰,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想要领教领教兄弟不一般的太极拳了。”

    萧兵大笑道:“虹妹,给我端面来。”

    李虹不知道萧兵要做什么,不过还是听话的去后厨将水和面给端了上来,王桂芳也从后门跟了出来,显然也是听说店里有人闹事。

    最近这几天店里确实是一直都不消停,不是这个闹事,就是那个惹事,今天这两个相貌猥琐的双胞胎看起来就像是找茬的,不知道萧兵要怎么处理。

    水和面放在萧兵面前了之后,萧兵开始将水均匀的倒在面里,一边和面,一边看了包尔敦和包尔邰一眼,笑着说道:“你要是想领教我的太极拳也行,不过你一个人不行,要你们两个人一起上。”

    包尔敦拍桌子,大怒道:“小子,小瞧你包尔敦爷爷?”

    萧兵笑道:“我没有小瞧你们的意思,只是我的太极拳有个特点,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要是跟你一个人打,我这太极拳的功夫恐怕施展的连个小学生都打不倒,那不是不过瘾么。”

    包尔敦道:“这还差不多。”

    叶子噗嗤一笑,其他人也跟着哄堂大笑,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不还是拐弯抹角的说他实力太弱么。

    包尔敦脸色一变,眼中闪烁着凶意,尖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上,不过刀剑无眼,别不小心丢了你的性命。”

    双胞胎两兄弟同时各自抽出一把尖刀,不少顾客开始惊呼着向着四周躲去躲得,不过一个人都没有离开面馆,显然要将这场热闹继续的看下去。

    叶子微微皱眉,道:“兵哥,他们有备而来,是故意来找茬的。”

    “我知道。”萧兵自信的一笑,开始和面,那两个双胞胎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尖叫一声,手中尖刀直奔萧兵而去。

    杀了萧兵,上面会安排一笔钱,让他们暂时躲出去,用不了多久还能回来。

    今天他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人!

    牡丹仙子的第一步棋已经下好,假装冲突,然后不幸出手误杀萧兵,造成流血事件。若是成功杀了,都是包家两兄弟的事,与任何人都无关,而且北天王会安排他们两人跑路,如果杀不了,也探探萧兵虚实。

    包家兄弟都是牡丹仙子帐下的炼骨期高手,距离明劲只有一步之遥,因为这两个人是一奶同胞的双生兄弟,所以配合上比常人默契,即使是遇到一般的明劲高手也不落下风。

    这两个人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同时围攻萧兵,彼此配合默契,左右开弓,一瞬间将萧兵的一切退路全部封死,可惜萧兵根本就没有退的意思,叶子就在她身旁,他不能退,而他也不需要退。

    萧兵两只手插入那些还没倒入盆中的干面粉中,抓起一把面粉就扬了出去,粉末状的面粉竟然犹如暗器一般的带着嗤嗤的破风之声,包家两兄弟连连挥舞着衣袖向后退去,等面粉全部都被扫落在地面之后,萧兵手里已经搓出了一根又一根的长长的面条。

    包家兄弟骂了一声妈的,感觉羞恼无比,再次冲上去,可是这一次他们根本就没有靠近的机会,萧兵抓着搓好的那一堆面条的一端,手腕用力,无数根面条就犹如一张大网一般,铺天盖地的抽打向包家兄弟。

    包尔敦笑骂道:“小子,一堆破面条也能打人?”

    他的弟弟包尔邰一边扑向萧兵,一边笑道:“他就是个没长脑袋的傻鸟……。”

    啪啪,两根面条绕过他的匕首,直接抽在他的嘴巴子上。

    包尔邰瞪大了眼珠子,骂道:“卧槽……。”

    啪啪啪啪啪啪……不知道多少根面条密密麻麻的鞭打在他的脸上、胸口上、大腿上、肩膀上、脑门上,抽的他晕头转向,包尔敦也没好到哪去,萧兵手里的面条化为了一条条鞭子,他们两个人的衣服开始破碎,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血痕,最后两个人抱头鼠窜,偏偏躲不过这些鞭影,两个人就犹如跳马猴子一样的在铺天盖地的面条之中跳来跳去。

    等到他们累了,跳不动了,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之后,面条又全都被萧兵收回到面盆之中,然后看着面条上面的丝丝血迹,萧兵叹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的道:“面条上沾染了污血,已经没法吃了,王姨,替我拿到后厨倒掉,顺便将这面盆也给好好的刷洗一下。”

    “啊……好……好。”王桂芳刚刚是彻头彻尾的被炫住了,从来都只有在电视里见过这么匪夷所思的功夫,现实生活中却还是头一次。

    叶子双眼神采奕奕,兴奋的说道:“拈花伤人,以面条为媒介,通过手腕传输力道来伤人,这应该是暗劲的至高境界吧?”

    包尔敦瞪大了眼珠子,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颤声道:“暗劲,竟然是传说中的暗劲。”

    锻气、炼骨、明劲、暗劲、化劲,这是传说中高手的五大境界。

    炼气是第一重境界,为的是锻炼人体耐力、韧性,一旦达到一定境界,可达到日行数十里,气色不变。

    锻骨是第二重境界,达到此境界可以做到身如赢砖,手碎红砖。

    明劲期是第三重境界,是前两者的结合,是硬气功真正练成的一个标志,同时达到了一个质的飞跃,虽然无法做到刀枪不能入体,但是普通拳脚却很难伤及分毫。

    至于暗劲期……若说明劲是硬功夫,暗劲则是内功,可以做到隔山打牛,用手掌击打人身体部位,表面毫发无损,却伤人五脏六腑,已经算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的一种境界了。

    至于化劲,那是真正的将内外融会贯通,取首级于千军万马之中,杀人于无形之间。

    明劲是刚,暗劲是柔,化劲是刚柔贯通,威力无穷。

    包家兄弟实在是想不到这一个不起眼的面馆小子竟然是一个暗劲高手,两个人已经被吓破了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踉跄的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叶子道:“放虎归山?”

    萧兵笑道:“不放,我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人家是有意来害我性命的呢?放就放了吧,我想对方若是知道我的实力,无论是谁,想必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时候面馆里面掌声雷动,他们看不破萧兵与叶子能够看到的那些,但是他们却能够看到那些表面的东西,刚刚萧兵的功夫是有多么的炫目,甚至他们刚刚只顾着瞪大眼珠去看,现在一个个才开始后悔没有给录下来。

    李虹和张静一个个欢呼雀跃道:“兵哥,你刚刚那是什么功夫?简直太帅了,你就是我们心中的偶像。”

    萧兵笑道:“我可没忘记,之前叶天明来的时候,你们一个个一脸花痴的模样。”

    两个女孩子的脸上一红,张静吐了吐舌头道:“之前不是不知道你这么帅嘛,叶子,难怪你会看上我们兵哥呢,简直太有眼力了。”

    叶子得意的一笑,然后忽然伸出粉嫩的小拳头,在萧兵的脑袋上砸了一下,萧兵哎呦一声,捂着脑袋,叫道:“干什么啊?”

    叶子犹如小老虎一样的凶巴巴的挥舞着粉嫩的拳头,叫道:“看样子以后要把你关在后厨里面做面,看看她们一个个都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

    萧兵笑了,轻轻将叶子搂在怀里,柔声道:“吃醋啦?”

    叶子的眼眸中带着几分羞喜,娇哼道:“鬼才会吃你的醋。”

    “那没关系……我会向她们证明,让她们知道谁才是我萧兵真正的女主人。”

    叶子含羞带怯的道:“怎么……怎么证明?”

    萧兵的嘴唇渐渐接近,两个人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萧兵只觉得心脏狂跳不止,看着着红润的嘴唇,看着这俏皮加上羞涩的目光,萧兵竟然犹豫了起来,或者说是男生面对心爱女神的那种期待和怯意吧。

    就在萧兵犹犹豫豫的不断接近叶子嘴唇的时候,叶子忽然翘起脚尖,主动的吻了上去,啵的一声,两个人亲在了一起,萧兵只感觉到那香甜的舌尖轻轻的滑入了自己的嘴里,滑.嫩柔软。

    萧兵也伸出舌头迎了上去,同时张嘴将那柔软换嫩的小蛇轻轻的包裹起来,彼此互相吸.允。

    刚刚走到门口的苏小小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脸色微微一变,转身就走了,而萧兵还沉浸在幸福甜蜜之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