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明请萧兵吃的是路边摊!

    萧兵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叶天明会在这种地方请自己,他的轿车停在马路边上,私人保镖留在车里没有下来,叶天明连喝了六瓶啤酒,此时已经微醺的有些醉意了,感谢的话说了好几遍,萧兵能够感觉到,他似乎并不仅仅只是高兴,心里面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别的什么,只是不好交浅言深。

    叶天明摆了摆手:“来,再拿来一箱啤酒。”

    萧兵看着叶天明,感慨道:“叶少……。”

    “兵哥,我说多少次了,叫我天明。反正不管最后你和我妹妹的关系怎么样,你这个朋友我算是交下来了。”

    叶天明文质彬彬的外表之下,骨子里面竟然透着几分豪爽。

    萧兵当即笑道:“是我的错,天明,我看你差不多就算了,可不要喝多了。”

    叶天明摇头笑了笑,实际上他的眼中已经露出了几分醉意,不过头脑尚且清醒,即使是在喝醉的时候,仍旧保持着几分绅士风采:“兵哥,我在读大学时期,就已经开始帮我父亲做生意,经常会和他去谈判,在酒桌上喝酒……这几瓶酒真算不了什么。”

    萧兵目光中含有深意的看着叶天明,感叹道:“就怕酒不醉人人自醉,你心中怀有心事?我本来以为你父亲得救了,你会很高兴的。”

    “我本来就很高兴啊!”叶天明情绪有些激动的道,“他是我父亲,我当然盼望着他早日能好,难道你也一样以为我会去争夺叶家的这些家产么?我叶天明有能力自食其力,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提起这个,叶天明的态度开始有些激动,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平日里总是目光平静的他,此时此刻眼神里面竟然闪现出几分痛苦之色,然后一大口将最后一杯啤酒给灌进了肚子里,低下头试图掩饰自己真实的情感。

    服务生又将一箱啤酒端了上来,然后听叶天明的吩咐,将所有的啤酒全都打开,萧兵和叶天明各自拿了一瓶。

    叶天明看了萧兵一眼,忍不住的赞叹道:“兵哥酒量惊人。”

    萧兵同样也喝了六瓶,可是就连一丁点的醉意都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不红不白,眼神仍旧是那么的清澈。

    萧兵哈哈大笑道:“我之前就和你说我以前是军人,现在你相信了么?”

    “军人海量,我信了!”叶天明的目光中恢复了几分清明和睿智,“更重要的是,你的骨子里就透着那种军人的气息。只是……。”

    萧兵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你的行事作风却要比军人更胆大一些,也更霸道冷血一些,想一想今天那个李五的惨状……。”

    萧兵的眼神一冷:“因为他们威胁到了我的亲近的人,任何人想要威胁到我身边的人,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自从苏佩雅失去生命之后,萧兵对任何人威胁到自己身边的人所采取的都是零容忍的态度。

    叶天明感慨道:“所以我说你身上的杀气好重。”

    萧兵笑了笑,那股突然释放出来的杀气瞬间消散,微笑着道:“我这人平日里还是很好相处的。天明,我问你一句话。”

    “嗯?”

    萧兵盯着叶天明的眼睛,问道:“究竟是谁雇佣了‘鬼巢’的人来暗杀我们,你是不是已经心中有数了?”

    叶天明的目光看往他处,这是一个隐藏内心真实情感的最佳办法,然后就见他仿佛很自然的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否则今天就告诉给警察知道了。”

    “可惜有些事情却不能告诉警察啊。”萧兵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比如家丑不可外扬。”

    叶天明霍地站了起来,目瞪口呆道:“萧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草!”旁边一个餐桌坐着六七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这些人的身上还都刺着各种纹身,或许是喝多了之后有意装逼,其中一个头发全都竖立起来的男人指着叶天明,大喊道,“喊你麻痹,不知道他妈的我们在吃饭呢?”

    叶天明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萧兵,歉意道:“不好意思,本来以为在这种地方吃饭,会更随意一些,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人,不如换其他地方接着喝吧。”

    萧兵笑呵呵站了起来,道:“我随意。”

    叶天明选择息事宁人,萧兵自然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必要和一些小混混斤斤计较,从这方面来看,有些人会觉得叶天明软弱,萧兵却觉得叶天明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只是有些事情,你想选择退让,胸襟宽阔一点,有些人却不会如你的愿,叶天明掏出了几百块钱,扔在了桌面之上,那边的混混也不知道是有仇富的心里,或者就是喝多了酒想装逼,见到叶天明要走了,立刻大声的嘲讽起来:“看起来还是有钱的公子哥呢,现在这世道,公子哥也到地摊来吃饭了。不会像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老妈是有钱人家的卑贱的小妾,每天都受欺负,然后生了个儿子也是脓包吧?”

    另外一个混混也跟着笑了起来:“靠,张老五,你他妈的真有文化呢,这个都能想到?要是换做是我,肯定就以为是一个哪个小三生下的杂种了。”

    叶天明本来打算离开,对方的每一句话却仿佛都刺进了他的内心,他的表情开始渐渐的变了,眼神之中燃烧着疯狂的火焰,唇角咬破了血,然后目光扫过旁边桌子上的空酒瓶,嘴里大吼一声‘不许侮辱我妈’,整个人犹如受伤的豹子一般猛扑了过去,平日里的叶天明斯斯文文,此时的他却像是一个受到了刺激的疯子。

    他手中的酒瓶在张老五的脑袋瓜上四分五裂,张老五满头都是鲜血,脑袋晕晕乎乎的,和他同桌的几个人却都是一愣,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然后纷纷朝着叶天明围攻过去,叶天明瞬间被打倒在地。

    轿车里的保镖迅速冲了下来,平日里他们很少遇到这种事,眼见少爷居然挨打了,一个个都慌了手脚,恨不得将那几个不开眼的傻逼混混给大卸八块,只是他们反应快,有人却比他们还快。

    一个混混一脚正要落在叶天明身上,萧兵已经从后面抓住了他的头发,然后手里酒瓶砰地一声砸碎在他脑门上,空酒瓶就只剩下一半了,紧接着又一下砸碎在他脑门上,手中剩下的另外半个啤酒瓶也变得粉碎,这人砰地一声栽倒在地。

    其他人一阵发愣,萧兵的眼神冷酷无情,对准其中一个人,啪啪啪啪,左右开弓,连续五六个耳光抽上去,这个人的鼻子、耳朵、嘴角纷纷流血,脸上肿的就连他妈妈都不认识,嘴角除了流血以外还在淌着口水。

    那几个保镖冲进人群,将叶天明扶起来,救了出去。

    萧兵抓起木质板凳,轰的一声砸在第三个混混的身上,这个混混栽倒在地,萧兵高高举起,重重落下,本来很结实的板凳连续几次砸下去之后,除了混混发出的惨叫声,板凳也随之四分五裂。

    能够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混混,那两个混混双腿不断的打颤,他们并非没有挨过打,可是他们同伴的凄惨样子还是让他们感觉触目惊心,他们想要反抗,可是他们心中的惊恐已经让他们丧失掉了反抗的力量。

    萧兵目光平静的扫了他们一眼,其中一个人竟然尿裤子了,叶天明擦了擦鼻血,语气平静的道:“兵哥,算了,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萧兵答应了一声,看向叶天明,刚刚萧兵出手晚了一些,叶天明的身上有好几个脚印,鼻子也出了血,不过和那几个混混相比,他倒是没受什么伤,不太严重。

    叶天明身旁的几个保镖连连惶恐的道歉,叶天明语气淡淡道:“不是你们的错。”

    萧兵无奈道:“没想到出来吃顿饭会碰上这么几个倒霉蛋,真是扫兴,要不要各回各家?”

    叶天明的脸上恢复了笑容,这也是让萧兵佩服他的一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哪怕是刚刚受到了羞辱,哪怕是刚刚那几个混混已经激发出了他心中的怒火,可是他的情绪也能够迅速的归于平静,这个叶天明有着超出常人的心理素质。

    叶天明目光轻轻扫了那几个混混一眼,然后一脸平静的微笑道:“走吧,去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再好好的喝一顿,然后我送你回家。”

    萧兵见到叶天明如此执意要喝,再加上之前蛮聊得来的,也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苏小小此时坐在家里的房厅里面看着电视,不时的看两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眼看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她把电视闭掉,忽然站起身走进厨房,将给萧兵留的热饭热菜从锅里给端了出来,打开电冰箱,将饭菜统统放了进去,一边关上冰箱门,一边凶巴巴的自言自语道:“肯定是去见叶子去了,这么晚不回来,饿不饿也不给你吃了,饿死活该,饿死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