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半城的兴奋劲过去了,看起来有些凝重,说道:“你简单的和我说说,萧兵这个人是什么样的。”

    等听叶天明说完之后,叶半城皱起了眉头:“实力强的离谱,各种底细全都不为人知?他和你妹妹是怎么认识的,你知道么?”

    “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好像是因为金沙区的一个小混混……。”

    叶天明将断指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包括叶子是如何被断指调戏,萧兵如何出头的,叶半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的眼神,他的目光,即使是在大病之下仍旧给人的感觉很可怕,犹如一头愤怒的雄狮,语气阴沉的道:“可惜他死了,要不然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能够在商界纵横这么多年,混到如今这个地位,叶半城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商场如战场,其中的凶险程度与黑道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叶天明离开了叶半城的卧室,叶欣怡正好向着这里走来,两个人迎面相遇,叶天明面带微笑道:“姐,父亲的病有救了,今晚张一指就会过来。”

    “真的?太好了。”叶欣怡一脸兴奋的表情,“天明,这次多亏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把事情办好。”

    “是啊。”叶天明微笑道,“虽然其中遇到了一点危险,不过起码也化险为夷。”

    “危险?”叶欣怡愣了一下,一脸紧张的道,“什么危险?”

    “一点小事而已,不值一提。姐,那你先去看爸爸,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

    “好,你回去吧。”

    叶天明淡淡微笑着,向着房间走去,叶欣怡走到叶半城的卧室门口的时候,脸色微微阴沉了下来,眼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锋利的寒光。

    在江边舒舒服服的躺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和叶子一起去吃了点东西,紧接着坐上了一直跟在叶子身后不远处的黑色轿车,开到医院门口去接张一指了。

    张一指在弗耶的保护下坐进轿车里面,一路上叶子不断的说话讨张一指的欢心,不得不说叶子真的是那种让任何一个人,无论是男女老少都会身不由己的喜欢上她的女孩子,哪怕是嫉妒心再强的女人,恐怕也很难对叶子这种女孩产生一丁点的恨意。

    轿车缓缓离开了金沙区,一直开到了整个江城北边的建北区,江城的别墅区大多数都聚集在这里,而在建北区最为出名的却不是那些别墅群,而是整个江城江城最大的、乃至全华夏都能够排进前十的庄园——叶家庄园。

    庄园内总共伫立着三个别墅,呈现三角形,而中间的那个被拱卫着的别墅里面住着的就是叶半城与他的三个子女,为了让叶家子女们团结和睦,所以叶半城一直没有让叶欣怡和叶天明搬出去住。

    轿车缓缓的开到了别墅门口,叶家几个下人迎了过来,嘴里喊道:“二小姐回来了。”

    叶子第一个下车,萧兵第二个,然后两个人搀扶着张一指走了下来,叶天明和叶欣怡全都同别墅里面迎了出来,可见叶家对于张一指这一次到来是何等的重视。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一方面张一指现在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救治叶半城的人,另外一方面张一指在华夏的身份和地位确实是很崇高,华夏那么多的大人物,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不尊敬张一指的,毕竟张一指在华夏救过的人太多太多了,那么多人受到张一指的恩情却还没办法报答,你敢对张一指无礼?正好人家还发愁怎么还张一指人情呢。

    叶欣怡和叶天明都是满脸堆笑,这两个人无论是穿着打扮或者是相貌气质,那都绝对是人中龙凤,叶欣怡并没有因为之前在萧兵面前失败而有丝毫的不悦,仍旧一脸灿烂微笑的道:“兵哥,还要谢谢你能够帮忙将张老神医给邀请来啊,老神医,我们在厅内布置了晚餐,还希望没有怠慢到您。”

    叶天明笑道:“不知道老神医爱吃什么,所以随便准备了一点。”

    “不必了。”张一指拄着拐杖,淡淡的说道,“晚饭吃过了,带我去看看你们父亲。”

    叶天明也不强求,他走在张一指身前引路,解释道:“我父亲最近身体实在是不好,所以没有办法亲自出来迎接老神医。”

    “嗯,在我面前玩那些客套的没用。我这一次也是看在萧兵和叶子的面上,所以才来了这一趟,带路吧。”

    张一指态度高傲,可是谁都没有任何的不悦,人家有这个资历,有这个本事。

    萧兵从进来的时候,就深刻的体会到叶家是何等的家大业大,就这种豪门,哪怕是见多识广的萧兵也没有见过几个能够与之媲美的,而叶家姐弟也注意到萧兵的眼中只是流露出些许的赞叹,却并没有任何的惊讶。

    进了房厅,萧兵和叶子都留在外面,叶欣怡和叶天明陪同张一指走了上去,在上二楼之前,叶天明还向下看了叶子一眼,问道:“小妹,你不想进去也看看么?”

    “不用了。”叶子语气淡淡的说道,“他当初怎么不在乎我妈妈在天之灵是什么想法呢?我才不关心呢!”

    叶天明微微叹息了一声,继续在前面引路。

    萧兵轻轻的拍了拍叶子的肩膀,有些心疼她,虽然相处时间不久,可萧兵太清楚了,叶子说这番话也是明显的口不对心,而一个人越是这样,心里面就越是痛苦的,可见当初她受到过多么大的伤害。

    坐下之后,下人很快端来了热茶,萧兵抿了一口,笑道:“叶子,你家里真的挺不错的。”

    “是么。”叶子道,“那又有什么用,其实家不在大小,而在于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们是否都在,家里是否温馨。”

    萧兵轻轻将她搂进怀里,有些心疼她,柔声道:“傻丫头,人既然要活着,何不快快乐乐的活着呢?何苦让自己每天沉浸在回忆的痛苦中,我们总是要向前看的,你说是么?”

    叶子咬了咬嘴唇,眼中泛起泪光,轻轻嗯了一声。

    萧兵心中叹息,也不再多劝,他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事情不是自己随便劝两句就可以的,即使自己是她男朋友。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叶欣怡和叶天明先从里面出来了,一起走到楼下,萧兵也松开叶子,两个人重新坐好。

    叶欣怡看了萧兵和叶子两眼,然后微笑着道:“真想不到你们竟然早早就认识,如果早知如此,我们也不用费这么大的麻烦,这次的事情,还是多亏了兵哥了。”

    萧兵笑道:“没有什么,天明老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加上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叶子的家人,我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萧兵虽然不一定是有意的,不过这话分明是说这件事情完全就是看在叶天明和叶子的面子上,所以才帮这个忙的,和叶欣怡根本没有丝毫关系。

    叶欣怡不知道是没听出来,还是确实是大度的不在乎,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仍旧是一脸感激的微笑着道:“之前的事情,小妹有些地方做的不太周到,找个时间一定要给兵哥当面喝酒赔罪,这件事情还是要多谢兵哥了,唉,要不然我父亲……。”

    叶子在旁边好几次张口欲言又止,萧兵看在眼里,笑着问道:“检查了那么半天,张老是怎么说的?”

    叶欣怡摇了摇头道:“还没说结果呢,只是说还要继续详细检查一下,不方便有人打扰,然后我们就全出来了。”

    萧兵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感慨道:“张老在华夏医学界的地位崇高,就连上面京都市的首长们都是张老医治的,张老既然出手了,你们也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叶欣怡叹息道:“可是在知道结果之前,那也不是很放心啊。”

    这时候张一指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弗耶守在他身后,颤颤巍巍的向着楼下走来,一步一步迈着,弗耶急忙搀扶著他的肩膀,每走一步都很小心。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着张一指看去,每个人的脸上都表现的很紧张,哪怕是萧兵也希望叶半城的病情能够得到康复,苏小小就在承受着失去家人的痛苦,他不希望这种痛苦同样也降临到自己女人的身上了。

    终于,张一指走到了楼下,语气轻淡的说道:“去找笔和纸来。”

    眼皮子利索的下人急忙去将纸笔都给找好,张一指坐下来,将纸笔放在茶几上,开始在上面刷刷的写了起来,虽然岁数大了,就连走路都要加小心,可是他的字体却很苍劲有力。

    写完之后,他将笔给盖上,将写好的纸交给了叶天明的手里,说道:“就按照上面的配方抓药吧,一个疗程大概两个月,两个月之后如果身体感觉康复的差不多了,那就可以把药给停了,若是康复的不理想,就再多吃一个月。”

    叶天明问道:“除了吃药以外,其他还需要注意什么?”

    “太油腻的东西不要吃,偶尔可以少喝一点点白酒,但是不要过量,还有一种按摩促进血液循环的方法,我已经交给里面那个女人知道了,其余的就没有什么了。”

    他们都知道,张老嘴里的那个女人就是他们的小妈,叶天明问道:“我父亲是得了什么病?”

    “唉,病症其中并不致命,只是发现的不及时,再加上他心力交瘁,以至于一直都得不到治愈。所以他在康复之前,尽量要远离工作了,大多数的事情都不要让他操劳,康复之后……按照我的建议,也应该在家休息个一年半载的,然后根据身体情况再说。”

    叶家姐弟连忙答应着,张一指道:“行了,我要回去了。”

    “你在这里吃点呗?或者休息休息?”

    张一指摇了摇头,向着门口走去,其他人急忙也都跟随着给送出去,萧兵本来也要离开,叶天明忽然道:“兵哥,你就不要急着走了,晚上我陪你出去单独喝一顿,好好谢谢你。”

    萧兵想了一下,爽快的答应下来,叶欣怡用余光暗暗的看了萧兵和叶天明一眼,心中暗暗思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