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叶欣怡来到了常怀安的办公室,常怀安看着叶欣怡苦笑了一声:“叶小姐,萧兵都已经放走了,你来也没必要了。”

    “什么,放走了?”叶欣怡吃了一惊,想到之前萧兵一脸自信的模样,叶欣怡忽然发觉自己终究还是小看这个男人了,不过他是凭借什么本事让这个常怀安放他离开的呢?

    叶欣怡是一个聪明女人,从常怀安没给自己面子就将萧兵抓走来看,就知道一定是谢伦花了很大的价钱要萧兵的命,而现在刚刚关了一天就放走了,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常怀安服软了,第二种是萧兵用更大的价钱将常怀安给收买了。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叶欣怡都觉得自己终究是小瞧了这个男人。

    叶欣怡故意淡淡的微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还要谢谢常局能够给我叶欣怡这个面子,能够秉公处理。”

    常怀安更是苦笑,满脸苦涩,叶欣怡聪明绝顶,立刻就猜到是哪种可能性了,看样子常怀安是被迫放萧兵离开的,萧兵难道认识更厉害的实权人物么?那他怎么可能在一个小小的面馆里面打工?为的又是什么?不过还真的有这种可能性,叶欣怡想到了张一指,之前叶欣怡就觉得萧兵能够请的动张一指,肯定很不简单,后来萧兵说只是机缘而已,现在看来恐怕就不是机缘那么简单了……。

    叶欣怡正要告辞离开,忽然办公室的大门再一次的被人打开,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从外面冲了进来,在走到常怀安办公桌前立刻就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件,然后大声说道:“常怀安同志,有人检举你收受贿赂、包养情妇、包庇罪犯、妨碍执法公正,请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常怀安的脸色惨白,额头冒汗,身体软在办公椅上,然后两个执法人员上去将他架了起来,叶欣怡在旁边惊讶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常怀安一直被架到了门口的时候,才忽然瞪大了眼珠子,愤怒的嘶吼着道:“叶欣怡,去告诉那个王八蛋,他不讲信用!萧兵,我要吃他肉,喝他血,他这个王八蛋,我就算死了也饶不了他!!!”

    常怀安被拖出了办公室,叶欣怡长出了口气,这才明白萧兵为什么那么自信,为什么那么快就被放出来,她的心中忽然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原本她还打算利用萧兵入狱的事情继续的逼迫萧兵就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叶欣怡刚刚回到家中,老管家就告诉叶欣怡去叶半城的房间里一趟,叶欣怡心中有些郁闷,她了解自己父亲的性格,张一指的事情没办成,父亲肯定很生气,在这个家里,父亲似乎只有对妹妹的宠爱是无止境的,偏偏妹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叶欣怡调整了一下心情,敲了敲门,然后就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很年轻又很好听的声音:“是欣怡吧,快进来吧。”

    叶欣怡暗暗冷哼了一声,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妈,叶欣怡的心底深处也不是太喜欢,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喜欢小妈呢?只不过为了讨父亲的欢心,叶欣怡比较会表现罢了。

    果然,推开门走进去之后,叶欣怡就满脸亲切的笑容,很是亲密的说道:“柳姨,你也在啊,看你每天照顾在我爸旁边,我爸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房间里面除了躺在床上的叶半城和站在旁边的叶天明以外,床上还坐着一个年近三十岁的美貌女子,这个容貌美丽的女子穿着一件很漂亮的睡衣,头发散落在背后,给人的感觉慵懒、性感而诱人,论及容貌,她虽然漂亮,和叶欣怡相比终究是差了几分,不过她却多了几分妩媚和诱惑。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材很好,论长相,叶欣怡认为谁都不如自己,可是论及魔鬼身材,就连叶欣怡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自己见过的身材最火辣的一个,尤其是那盈盈一握的水蛇腰,哪怕是女人见了恐怕都忍不住会多看两眼。

    这个女人就是叶家三姐弟的后妈,柳飘飘!

    柳飘飘掩嘴娇笑了一声,身体一颤颤的,那低胸睡衣甚至露出了几分白色诱人的沟壑,吸引人的眼球,叶天明的目光始终都在自己父亲的身上,没有像柳飘飘看一眼。

    “欣怡越来越会说话了,刚刚我们还聊起你呢,听说你去邀请张神医了,事情怎么样了?”

    叶半城也抬眼看向叶欣怡,叶欣怡叹了口气道:“爸,我没用……萧兵不肯帮忙,我亲自去找了一次张一指,他不肯和我谈。”

    叶半城的眼神一黯,眉头微皱,柳飘飘在旁边道:“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识抬举的人呢,他们难道不知道咱们叶家究竟有多少钱么?什么代价是叶家付不起的?”

    叶半城声音低沉吃力的道:“钱财对于张一指那种人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足为怪,可是那个萧兵……你也摆不平么?”

    叶欣怡叹了口气道:“他很固执,不过我会尽力。”

    叶天明忽然在旁边道:“恐怕很快就没机会了,我的人在医院打听到,张一指最多还会在江城停留两天,马上就走。”

    叶欣怡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微笑道:“天明,那你是什么想法?”

    “我去吧……还是曲线救国方针,我先去亲自会会萧兵,如果实在不行,我再去尝试着见见张老先生。”

    叶半城沉声道:“你去吧……不要让我失望……。”

    “是,父亲放心。”叶天明一脸严肃的道,“我会尽一切努力,哪怕是付出叶家的半数财产,都要救的父亲的性命!”

    叶半城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欣慰之色,然后看向了美艳的柳飘飘,无力的道:“你们先出去吧,飘飘留下来陪我。”

    叶欣怡表情不变,一脸关心的道:“爸,那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担心,有事就叫我。柳姨,我父亲就麻烦你照顾了。”

    柳飘飘眼波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微笑着道:“照顾我自己的男人,这不是我应该的么?”

    叶欣怡和叶天明走了出去,走下楼之后,叶欣怡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萧兵?”

    “自然是立刻就去。”叶天明微笑道,“时间不等人,越快越好。”

    叶欣怡一脸认真的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请求他答应下来了,否则我怕万一张一指走了,父亲会支撑不住了。天明,就全都靠你了。”

    “放心吧。”叶天明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憎恶之色,语气冷冷的道:“每次看到那个女人靠在父亲旁边,我就恨不得……宰了他。”

    叶天明无论何时何地,永远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无论是再挑剔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叶天明是一个真正的绅士,而且身上永远都没有那些富家子弟的陋习,唯独在提起那个女人,他的脸上就会露出憎恶。

    叶欣怡摇了摇头,给叶天明使了个眼色,小声道:“这是在家,说话注意点……更何况她现在是咱们的小妈。”

    叶天明答应了下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叶天明的背影,叶欣怡的眼神复杂,最后露出了几分身为女人不该有的尖锐的锋芒。

    叶家姐弟出去之后,叶半城叹了口气道:“飘飘,我这几个子女,你有什么看法?”

    柳飘飘舀了最后一勺汤药,吹了吹,喂进叶半城的嘴里,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我不参与。”

    叶半城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叶子那个丫头对你的成见很深,实际上就是和我,她现在也……唉,我回来这几天,她只是私下里偷偷的和下人打听我的情况,这是下人私底下对我说的,她都没有进来看我。”

    叶半城感慨了几句之后,道:“你就说说欣怡和天明吧,对于我的家族产业,叶子肯定没有一丁点的兴趣,实际上就是我强加给她,她也不会接受的。天明和欣怡这两个孩子,你觉得他们两个谁更适合接手我的生意?”

    柳飘飘轻轻的白了叶半城一眼,轻咬贝齿,一脸委屈的模样:“你……你这是干什么……这就开始交代后事了么?”

    叶半城苦笑道:“只是想要多几分考虑罢了,等我死后,我会给你和叶子留下一笔遗产,但是我的生意终究是要交到他们其中一人的手上。”

    柳飘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欣怡小姐虽然是个女人,却很能干,家族里支持她的人不少。可是相比之下,天明却也一点也不差,他能干孝顺,身上更是没有一丁点的纨绔之气。按照正常来说,都是子承父业,既然天明的身上没有什么缺点,那就应该……。”

    叶半城欣慰的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天明?”

    “嗯。”柳飘飘点了点头。

    “可是你应该能察觉到,天明虽然表现的没有叶子那么强烈,实际上他心里对你也有一些抵触,如果以后他接手了这个家……。”

    柳飘飘苦涩的笑道:“既然我是你的女人,难道做事情就只为自己考虑么?”

    “飘飘……。”叶半城看着柳飘飘,感情外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