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兵的最后一句话让常怀安震怒了,当着其他人的面求他?这对于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常怀安咬牙切齿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萧兵缓缓的退了回去,重新在沙发上坐下,他的两只手忽然变魔术一样的从手铐里钻了出来,然后自在的翘着二郎腿,嘴里抽着烟。

    常怀安看的目瞪口呆,吃吃的道:“你……你……。”

    萧兵咧嘴一笑,笑的让常怀安胆战心惊,嘴里的话更是让常怀安的心里沉到了谷底:“你这人做事很谨慎,将每一笔赃款,都存放在了家中的电脑里,可是你又不是很谨慎,否则的话你绝对不会这么做……现在那些证据都被我给备份起来。今天晚上如果我还没回去……自然会有人将那些证据交到纪检委的手里,常局长,其实我不着急,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萧兵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嘴里风轻云淡的道:“我在牢房等你。”

    等萧兵出了办公室之后,常怀安僵硬的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交叉的放在桌面上,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他沉默了好久好久,终于缓缓站起身来,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整个人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许多。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老了,在仕途上一路顺畅的他,竟然会栽了,而且是栽在了一个年轻人的手里。

    刚刚那一刻,他想到了很多,无论再尊贵的人,面子也没有性命值钱,人都死了,哪还有面子的存在?

    萧兵回到牢房,躺在床上,他知道常怀安会来求他,通常权利越大的人,就越会惜命,这是常理。

    常怀安来了,狱警打开门之后,他迈步走了进来,然后回过头看了狱警一眼,说道:“你们把门关上,先出去吧。”

    那个狱警听的一愣,焦急的道:“局长,这些都是无法无天的犯人。”

    常怀安眉头一皱,正要训斥他们,萧兵忽然道:“他说的对……不用关门了,更何况,这里有什么秘密啊,事无不可对人言,常局长,我说的对么?”

    常怀安心中苦笑,却还要陪着笑脸的走过来,陪笑着道:“萧兵先生,这一次把你关进来,实在是误会,天大的误会,我这就放你出去吧。”

    常怀安已经算是降低了身段,给了萧兵天大的面子,以至于旁人都看的目瞪口呆,除了那个呆萌呆萌的二货以外,另外四个大汉全都一脸崇拜的看着萧兵,萧兵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牛逼的犯人,从没见过公安局长会用这种口气与犯人说话。

    萧兵却是丝毫面子都不给,翻了个身,躺在床上,背对着常怀安,懒洋洋的说道:“常局长是秉公执法的人,刚刚把我抓进来,立刻就把我放出去,那多不好啊,换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常局长收了我什么贿赂呢。算了算了吧,常局长不如先回去。”

    常怀安降低身段来亲自放萧兵离开就已经让人大跌眼镜了,而萧兵竟然不肯走,更是让人膛目结舌,常怀安心中苦辣酸全都有,唯独没有甜,今天的这个跟头栽的实在是太大了。

    这时候在看守所所长的陪同下,叶子也走到了这个牢房门口,看守所所长蒋文辉见到常怀安正低声下气的面对萧兵,有些纳闷,正要开口去叫常怀安,叶子忽然狠狠的瞪了蒋文辉一眼,蒋文辉急忙闭上了嘴巴,叶家家大业大,常怀安都得罪不起,他更得罪不起。

    这时候常怀安深深吸了口气,态度更是谦卑,恭恭敬敬的道:“萧兵先生,这一次是我的责任,事情已经调查清楚,断指确实不是你杀的……。”

    “哦?有证据么?”萧兵仍旧背对着常怀安,懒洋洋的问道。

    “那天晚上你住在宾馆,从进去之后,一直到天亮才出来,时间上与死者并不吻合,有宾馆监控录像为证……。”

    那天晚上萧兵特意先开的宾馆房间,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过宾馆摄像头才离开了,为的就是等到今天,所以哪怕没有掌握住常怀安的证据,萧兵也有把握常怀安定不了自己的罪,不过就怕常怀安破坏掉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常怀安态度谦卑的道:“现在既然已经证明了那天并不是萧兵先生所为,萧兵先生就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对于这一次的错误,我身为警方领导,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定会做出深刻检讨。萧兵先生,您看可行么?”

    “不可行。”萧兵转过身来,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指着自己的脚镣,一脸嘲弄的说道,“我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你想要给我戴上这玩意容易,想要摘下很难。”

    常怀安勉强笑道:“那……那您想怎么办?”

    “很简单。”萧兵笑道,“无论任何一个人,做错了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你可以面向我三鞠躬,说三遍你错了,如果能做到的话,我这就离开。”

    嚣张,甚至可以说萧兵是史上最嚣张的一个犯人了,可是他确实是有嚣张的本钱。

    常怀安的脸色变得很是苍白,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的心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萧兵先生,我错了,恳求能够得到您的原谅。”

    羞辱,**裸的羞辱。

    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常怀安为什么会这样,若说仅仅是因为抓错人,谁也不会相信,尤其是了解常怀安的人们,难道说萧兵掌握着常怀安什么把柄?

    蒋文辉想到了萧兵之前要求见常怀安一面,立刻想到了这种可能,甚至在他看来,这种可能性最起码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

    叶子是暴怒而来,可是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却洋溢着笑意,这才是她的男人,这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未来某一天会踩着七彩祥云来迎娶她过门的男人,这个男人,谁也不能让他低头,因为这个男人无所不能。

    常怀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三遍对不起给讲出来的,他只知道尽管只是三句话,只是弯三次腰,可是每一次他却都感到胸口火辣辣的疼,仿佛有万剑穿过一般,这个萧兵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杀人不用刀,他这是杀人诛心啊,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要可怕。

    等全都恕我按之后,常怀安就像是完成了天大的任务一样,长松了口气,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萧兵缓缓站了起来,萧兵觉得已经足够了,在给一个人判了死刑之前,没有必要给他太多的羞辱,萧兵还是有同情心的人,所以他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径直准备离开。

    狱警上前准备给萧兵打开脚镣,却听到咔嚓一声,那生铁般结实的脚镣,居然被萧兵用手硬生生的给掰断了,吓得那几个狱警浑身一抖。

    萧兵指着二货,说道:“我要把他带走。”

    常怀安急忙道:“放他走,放他走。”

    萧兵走在前面,二货跟在后面,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萧兵对着叶子微微一笑,语气温柔的道:“你还是找过来了。”

    叶子白了萧兵一眼,气呼呼道:“你忘记你是谁的男朋友了?出事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呢?”

    萧兵笑道:“因为我不想让你感到为难。”

    听到萧兵这么说,叶子的心中忽然泛起难以描述的感动,她太理解萧兵所说的意思,若是萧兵告诉她,她一定会去找家里帮忙,毕竟凭借她一个女孩子,公安这边也未必会给她那么大面子,如果真的找叶家帮忙,萧兵害怕叶子会因此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宁可自己受点委屈。

    叶子的鼻子仿佛有些泛酸,眼睛也有些潮湿了,开始将目光看往了别处:“切,鬼才会为你感到为难呢。兵哥,走吧,我陪你回去。”

    “嗯。”萧兵笑了笑,和叶子一同向着外面走去。

    蒋文辉看了萧兵几眼之后,跨腿迈进了牢房,在常怀安面前,他谦卑有礼的道:“常局,你看看现在该怎么办啊?”

    啪的一声,常怀安一巴掌抽在了蒋文辉的脸上,抽的蒋文辉目瞪口呆,脸上阵青阵红,毕竟这里还是他的地盘,他是这个看守所的所长,常怀安就算是他的上级领导,比他官大好几级,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抽他耳光,也实在是太过分了,让他下不来台,甚至还有可能是一辈子的耻辱。

    常怀安一掌抽上去之后,大声喊道:“滚!滚!”

    蒋文辉捂着自己的脸走了出去,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常怀安晃晃悠悠的走出牢房,只觉得浑身无力,整个人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瘫软了,想到刚刚那一幕,他知道,这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耻辱。

    想到洗刷耻辱,除非萧兵去死,这需要他先要将罪证**掉。

    走出看守所之后,叶子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看起来傻萌傻萌的二货之后,好奇的问道:“兵哥,他是谁啊?”

    萧兵说道:“二货。”

    叶子白了萧兵一眼,埋怨道:“怎么能这么说人家,他到底叫什么?”

    萧兵有些要哭了,越是说实话,越是没有人相信,他很无奈的道:“他真是二货。”

    铛的一声,叶子轻轻用手敲在了萧兵的脑袋上,然后笑道:“他是二货,你还是傻蛋呢。”

    二货一脸崇拜的道:“卧槽,大闺女,你是怎么知道的?俺以前差点就叫傻蛋了……。”

    叶子只觉得头上有一派乌鸦飞过……。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