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看守所大牢,萧兵的脚上被带着沉重的脚镣,这个大牢里总共有六个上下铺,不过现在就只有萧兵一个人,这让萧兵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关在一个单间,或许是因为忌惮叶家的原因,所以谢伦和常怀安没敢对自己下手?

    萧兵不再去想,从临近中午被关进来之后,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到现在也没人来提审自己,从这些细节萧兵就能知道,他们这是有意的栽赃陷害。

    断指是萧兵杀的么?当然是。

    如果常怀安是证据确凿的把自己抓进来,萧兵不会有丝毫的怨言,那只能证明他是一个有本事的好警官,可是现在分明就是他们官商勾结,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犯我一寸,我回人一拳!

    这是萧兵的人生格言。

    常怀安将手铐铐在萧兵手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他会是萧兵的敌人。

    而这一刻,常怀安正在与谢伦通电话,谢伦在电话里咬牙切齿的道:“常局长,不要弄死这个萧兵,想办法在监狱里面打断他的一条腿,然后判他十年八年,让他在监狱里受尽折磨。这件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常怀安故意叹了口气,道:“这事有点难办啊。”

    谢伦听了常怀安的口气,有些不悦的道:“常局长,您可是拿了我的钱啊,等事情办成之后,剩下的一半我都如数汇到您的卡上,到时候您天南地北,随便去哪里都足够十辈子花的了。”

    常怀安笑道:“拿了钱,可是这个局长我该干还是想干……现在这件事情难就难在了这个萧兵与叶家的人似乎很熟悉,听说还是叶家二小姐的男朋友,今天我抓人的时候,叶欣怡对我警告了一番,你也知道叶家在江城的作用……得罪了叶家,寸步难行啊……。”

    谢伦显然感觉有些意外,不敢相信的道:“你真没弄错?萧兵怎么会和叶家扯上关系?”

    “不会弄错的,难道谢老板不会亲自去打听?”

    谢伦知道常怀安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面糊弄自己,想到叶家的强势,谢伦有些沉默了,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常怀安叹了口气道:“在我答应你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情况会如此的复杂啊,你给我的报酬确实不少,可是如果是要得罪叶家的话……。”

    谢伦知道常怀安是在索要更多的报酬,于是为了报复萧兵,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常局长,打断他的一条腿,我会将报酬翻倍。”

    常怀安的心脏砰砰的猛跳了两下,他虽然想再多要一些,却显然也没想到谢伦竟然恨萧兵到了这种地步,贪婪要适可而止,更何况他索要的报酬已经足够贪心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答应道:“放心,这两天看守所里正好关押一个高手,在我的地盘,无论这个萧兵有再多的本事,他也必须要栽在里头,除非是我想,否则他这辈子也不可能活着出来。”

    谢伦狞笑道:“那我就等待你的好消息了。”

    萧兵可以忍受他们不来提审自己,可是不能忍受他们不给自己送来晚饭,尼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常怀安是想饿死老子么?

    萧兵气的去拍了两次门,可是外面都没有人搭理,没办法,饿着肚子躺在被窝里,一直睡到了半夜,牢房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四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看起来又傻又屯又憨又二的四有青年。

    萧兵直接将那个长相和气质都像是从村庄里走出来的憨傻小伙给忽略了,一看走在前面这四个壮汉就是不怀好意,估计常怀安让自己饿着肚子,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这个混账王八蛋,以为老子饿肚子就好欺负了么?

    其中一个壮汉一脚踢在了床上,整张床开始剧烈的晃动,几乎要散了架,这家伙的力量可不小,一脚踢完之后,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草,还他妈睡,给老子起来!”

    其他三个壮汉也都围了上来。

    “哦,叫我?”萧兵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萌萌哒的看着这四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叫我干啥?”

    “叫你干啥?”四大壮汉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他们半夜三更的把我们放进来,你猜猜是干什么?”

    “我可猜不到。”萧兵摸了摸鼻子,“我猜是来帮我捶腿、捏脚、按摩、挠痒痒的?”

    “草泥马,想的倒美!哥几个,帮他松松骨!”

    这个大汉当先朝着萧兵扑了上去,萧兵躲开,他扑了个空,然后萧兵脚下一勾,他四仰八叉的直接趴在了床上,紧接着就见到萧兵出手如闪电一般,将这个大汉的两条胳膊全都给扭到了身后去,咔嚓咔嚓两声,胳膊几乎被扭的变了形,,疼的大汉直叫唤。

    其他三个人看的目瞪口呆,来不及多想,虎吼一声,同时朝着萧兵扑去,其中一人胯下中了一脚,在弯腰之际,萧兵将他的两条胳膊给别到了身后,另外两个人被萧兵纷纷绊倒,然后如法炮制。

    转眼之间,还不到一分钟,四个大汉的两条胳膊就全都动不了了,两条胳膊被掰到了身后,感觉胳膊几乎不是自己的了。

    萧兵从床上跳下来,然后抓起其中一个大汉,给他扔在了地上,第二个大汉砸在了他的身上,第三个大汉砸在了第二个人的身上,第四个大汉压在了第三个人身上,四个人犹如叠罗汉一般,痛苦的惨叫个不停,嘴里不停的喊着好汉饶命。

    萧兵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笑道:“常怀安可真看不起我,就拿你们几个废物来对付我?难道谢伦没告诉他我是什么实力?”

    “好汉,我的胳膊是不是废了……好汉饶了我们吧,我们不认识什么谢伦啊。”

    “不认识也没用。”萧兵笑道,“这个房间太小,床上没你们休息的地方,就老老实实的在那里呆着吧。”

    被叠罗汉压在最下面的那个大汉几乎欲哭无泪,上面三个人的体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萧兵懒得搭理他们,正打算回到床上继续休息,却发觉那个看起来又憨又傻又老实的小伙正在傻呆呆的看着自己,萧兵问道:“你有事?”

    傻小伙竟然点了点头:“有事。”

    “你饿了?”

    “不饿。”

    “渴了?”

    “不渴。”

    “爱上我了?”

    “……。”

    萧兵纳闷道:“那你用这种崇拜爱慕的眼神看着我干嘛啊?”

    “不是……不是……。”

    “是你不是,还是我不是?我可告诉你啊,我对男人没有兴趣,尤其是像你这种大呆瓜,没事就抓紧躺床上睡觉吧,妈的……我还饿着肚子呢。”

    “那啥……你叫萧兵?”

    萧兵这才有些意外的道:“你认识我?”

    没想到这个萧兵嘴里的大呆瓜居然开口说了一句很意外的话:“他们让俺打断你一条腿,要不然你把腿伸过来,让俺打一下好不好?”

    萧兵这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了这个傻小子,傻小子看起来真的很傻,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龄,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带着补丁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露着脚趾头的破布鞋,脸上脏兮兮的,虽然年龄也不小了,却给人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或许可以说是傻气未脱……他脸上圆圆的,长得就像是典型的农村片里面的最不起眼的傻小子,而且还总是满脸的憨笑。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傻小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打断我的一条腿?

    听了这样的一句话,萧兵竟然有些难以生气,或许是因为这小子长得实在是太憨了,会给人一种感觉,一个坏人给了一个缺心眼的傻孩子,让那个傻孩子过去在别人的身上扬沙子,这小子就像是那种傻孩子。

    常怀安派了这样一个傻孩子过来,脑袋长痔疮了吧?

    萧兵好奇的道:“你叫什么?”

    傻小子憨憨的问道:“是不是俺告诉你俺的名字,你就让俺把你一条腿打断了?”

    萧兵哭笑不得:“你先说来听听吧。”

    他张了张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头发,脸上臊得通红。

    萧兵苦笑一声,这样一个臭小子,怎么说都不像是那种敢打折人腿的坏人的模样吧?

    “俺从小不识数……不过也知道俺这名字不好听,说了你可不许笑俺。”

    萧兵看着他这副样子,有些好笑道:“没事,保证不笑话你,你快点说吧。”

    “那俺可就真的说了啊?”

    “说吧,说吧。”

    傻小子先是嘿嘿的傻笑了两声,然后抓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傻笑一边说道:“俺叫二货,二是二货的货,货是二货的二……。”

    这话说的,听起来真像是二货。

    萧兵听得有些傻了,目瞪口呆,以为自己耳朵进了苍蝇,急忙问道:“重新说一遍,你叫什么?”

    “俺叫二货,二是二货的货,货是二货的二。以前村里人叫俺傻蛋,俺觉得不好听,后来大家就给俺起了个新名字。”二货傻傻的笑着,“后来还有人笑俺,俺却觉得比傻蛋好听,俺觉得新潮。”

    萧兵险些憋出内伤,放声大笑了起来。

    二货涨红着脸,呐呐的道:“现在可以让俺把你的腿给打断了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