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伦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这个房间并不大,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闺房,闺房的四周都插着各种颜色的牡丹花,在房间里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闺房的床前挡着一个桃红色的纱帘,纱帘后面,一个性感诱人的身体若隐若现,你无法看清楚,偏偏那玲珑性感的身躯就隔着纱帘躺在床上,姿势性感撩人。

    “谢总……你请坐吧。”

    谢伦四下看了一眼,在靠墙的位置上找到了一把椅子,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谢伦本身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在江城的商界也算是个人物,偏偏此时竟然感到无比的局促。

    “谢总。”里面的声音仍旧是那么的诱人,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根纤细柔滑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你的脸庞、脖颈、胸口……让你难以自禁,“你这一次过来,是为了你儿子的事吧?”

    谢伦吃了一惊,充满**的双眼恢复了几分清明,他这时候才刚刚意识到,坐在帘后的女人并不仅仅是一个可以勾人魂魄的狐狸精,更是整个江城北区的地下世界霸主,威震江城的北天王!

    谢伦吐出口气,尽量表现出自己谢家族长的的威严,轻轻的翘起二郎腿,问道:“我儿子的事,仙子是怎么知道的?”

    谢伦虽然竭力表现出从容镇定,偏偏他那游离在地面之上的眼神将他燥热而不安的心态给出卖了,他不敢抬头去看,他怕控制不了自己的**,帘子后面仿佛有一种莫大的吸引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过去将那个帘子给掀开。

    牡丹仙子轻轻的笑着,谢伦身上的骨头也跟着轻了起来。

    她诱人的笑着,柔媚的说着:“在整个江城的北区,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有我应付不了的人……。”

    谈起正事,对萧兵的刻骨恨意让谢伦心中的那股**之火被扑灭了不少,他抬起头,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那你能帮我杀了他?不,我要打残他的腿,打断他的手脚,然后让他在这个江城好好的活下去,让他体验一把生不如死的滋味。”

    “咯咯……你的怨气好大呢。”牡丹仙子笑了两声,忽然之间语气略带嘲讽的说道,“可见你是一个心胸狭隘的男人,听说你和萧兵之间的恩怨,是你和你儿子主动招惹来的。”

    谢伦心中颇为不爽,只是碍于对方身份,不好发作。

    “放心,你们之间的谁对谁错,我不去管。我只想知道,我帮了你,我能得到什么?”

    谢伦冷静下来,向着帘后看去,问道:“你想要些什么?”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想得到什么,都是需要先付出相同的代价,而我想要的回报很简单,就是你在北区的分公司,我要得到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这不可能!”谢伦吃了一惊,有些震怒,“北区的产业占据我谢伦百分之三十的身家,北区分公司的百分之八十股份,相当于我谢伦的百分之二十的身家,你知不知道我谢伦的全部身家有多少?”

    “你以为我看的上?”牡丹仙子的声音竟然充满了不屑,“无论你谢家的身家有多少,我只知道,你们谢家与叶家相比,所拥有的财富简直是九牛一毛。只是我需要得到回报,无论你求任何人帮忙,这个人都需要得到回报,这种事情做为你这样的生意人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这个代价太大了。”谢伦站了起来,愤愤道,“我不能接受!”

    “你可以不接受。”牡丹仙子不慌不忙不恼不怒,但是所说出的话却让谢伦感到无力反驳:“我听说,那个叫做萧兵的男人是一个明劲高手,对么?对付一个明劲高手,哪怕是我手中所拥有的力量,也同样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明劲初级、中级、或者是高级?若是他拥有明劲高级一般的力量,那对于我来说,将是一场灾难,哪怕是你的全部身家都抵消不了的灾难。”

    谢伦无力的坐了回去,脑海中陷入了挣扎,牡丹仙子说的没错,明劲高手是一般人都不希望得罪的,若是牡丹仙子不肯出手,这个仇恐怕是再也没有办法报了。

    谢伦咬了咬牙,正打算答应下来,牡丹仙子忽然轻笑道:“不过……如果你不想付出这么大的一个代价,我倒是可以给你想出一个主意。”

    谢伦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什么主意?”

    “这个主意,需要你付出一千万元的代价,而且我只负责提供主意,接下来你怎么做,你们的事情都和我无关。。”

    谢伦微微皱眉道:“仅仅是一个主意,就值一千万?”

    牡丹仙子反问道:“一个能够让你扳倒明劲强者的主意,难道不值一千万?”

    一千万对于谢伦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听到牡丹仙子这么说,他当机立断道:“我买了!我回去就让秘书将钱打到仙子的帐上。仙子所说的主意究竟是什么?”

    “萧兵在来到江城之后,与民航路的混混头子断指发生了冲突,当天晚上断指就死了……听说你和金沙区的公安局长的关系相处不错,难道不可以在这方面下下功夫?”

    谢伦听着听着,眼睛不禁一亮,想到萧兵被虐的场景,他就兴奋的再也坐不住了,匆匆站起身来。

    牡丹仙子笑道:“谢总要走了?”

    “一千万,我会如数转到仙子的账户上,我先告辞了。”

    “谢总慢走。”

    谢伦在走到门口,即将出去的时候,回头向床上看了一眼,眼睛里充满了**的目光。

    在谢伦离开之后,房间里的窗帘忽然无风自动了,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刚刚谢伦在这里坐这么久,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觉房间里竟然还有另一个人。

    这个男人有着一头蓬松的头发,他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布鞋,他的身材高大挺拔,虽然不粗壮,可是身上全都是结实的肌肉块,看起来充满了力量,犹如一头雄狮。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上戴着一条黑色的眼罩,将他的整双眼睛都给遮盖了起来,而偏偏他给人的感觉还很灵活,仿佛遮挡住实现对于他来说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这个男人从窗帘后面走出来之后,就径直的走到了床前,他伸出手,手指轻轻的掠过纱帘,略微犹豫了一下,又将手给收了回去。

    牡丹仙子问道:“你为什么不敢掀开?”

    “不是不敢,而是没有必要。”这个男人的脸颊的肌肉微微抽动着,看起来他的心情并不平静,“你知道的,有没有这道纱帘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区别。刚刚的那个老家伙……他看着你的时候,眼中充满了邪念,我险些忍不住的出来杀了他。”

    牡丹仙子娇笑道:“你能够看到他看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眼神?”

    “我看不到……却能够感受到,他看向你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那是男人对于女人的**的**,这个老家伙的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说到最后这几句话的时候,男人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可见他的心里面是有多么的痛恨。

    “咯咯……咯咯咯……。”牡丹仙子笑个不停,男人的脸色开始阵青阵白,最后露出了一脸的痛苦和颓然,然后就听到牡丹仙子声音有些尖锐的开口问道,“你嫉妒,你吃醋,你不爽,你心里难受,可是你凭什么?”

    “朱明宇,在我的面前,你就只是一条狗而已,一条狗!!!!”

    听着牡丹仙子的羞辱,朱明宇的浑身开始不停的颤抖,眼泪忽然浸湿了黑色的眼罩,然后噼啪噼啪的滴落了下来。

    牡丹仙子冷冷的说道:“眼睛都没有了,还会流泪?”

    朱明宇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凄苦,带着几分哀伤:“只要我还有心,我就会流泪!如果心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更不会流眼泪了,哀莫大于心死。”

    朱明宇说完这番话以后,房间里开始静了下来,过了好半晌,才听到牡丹仙子叹息了一声:“你如何才会心死……。”

    小小面馆里面马上就要打烊了,三个女孩子这才站起身来,依依不舍的准备告辞,尤其是许文婷和陈圆圆那两个小妮子,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军人,今晚听萧兵聊起那些部队里的事情,听的津津有味,两个小电灯泡几乎就喧宾夺主了。

    而这时候,张一指也从里面拄着拐棍走了出来,见到张一指出来,萧兵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请客吃饭,却把人家晾在里面一个晚上,这事办的有点不太地道。

    张一指看向萧兵,笑呵呵的道:“今晚请我吃的饭不错,挺好吃的,下次有机会再来吃。”

    听了张一指的话,任何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叶子可爱的吐了吐舌头,若不是她将萧兵给叫出来,萧兵也就不会把人家这么大岁数的老人家给独自晾在里面不管了。

    许文婷和陈圆圆躲在一旁偷笑,做出一副准备看热闹的打算。

    张一指的目光在三个女孩子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还是落在了叶子的脸上,凭借直觉,他就觉得值得萧兵如此激动的,一定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果然,张一指问道:“你是叶子吧?”

    叶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也是因为有些理亏,在张一指的目光之下竟然显得略微的有一点局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是叶子,老爷爷……对不起啊。”

    张一指越看越是满意,听了叶子的道歉,笑着道:“我和萧兵认识五年了,虽然年龄相差悬殊,却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倒是你,从没见过萧兵肯把心事对其他女孩说,更没见过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打开他的心结……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我就是想看看,这个女孩子到底是长得什么模样……现在一看,不错……果然不错。”

    “行了,岁数大了,也累了……弗耶,陪我先回去吧。”

    叶子在后面说道:“爷爷慢走。”

    等到张一指离开了面馆,叶子想到张一指临走前所说的那番话,偷着瞧了萧兵一眼,恰好萧兵的目光也向她瞟去,两个人的目光乍一接触,都迅速的躲闪开,心头也跟着微微的颤动了起来。

    叶子的眼神……带电?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