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其实并不稀奇,江城有很多拉面面馆,但是苏家的拉面在手工方面有很多讲究,若是不知其中的奥妙所在,旁人就是怎么看也学不会的。

    萧兵将面给揉成一团,然后搓成一个不粗不细的长条,将长条面放在案板上,手中的菜刀开始眼花缭乱的将长条面切成均匀的一块一块。

    可能是为了凸出苏家拉面的与众不同,所以小小面馆的拉面都是在大厅做给人看的,每一个顾客都能够亲眼看到。

    萧兵在做的时候,店里的每一个人都看的是目瞪口呆,揉面、捏面、切面、擀面,一切犹如行云流水,变魔术一般,李春兰做拉面给人的感觉是娴熟,萧兵给人的感觉却是艺术,谁也想不到拉面竟然能够做出一种艺术的效果。

    想要达到这种火候并不容易,尤其是女性本来就没有男人那么强的臂力和腕力,所以在苏佩雅的父亲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将苏家拉面做到像萧兵这个地步了。

    叶子拄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兵,对面的两个妹子一边互相使眼色,一边偷笑,许文婷故意声音嗲嗲的说道:“看样子叶妹妹是看上兵哥哥喽,英雄美女,帅气打工仔对上富家千金,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呢。”

    陈圆圆也是花痴一样的看着萧兵,在旁边符合着:“长得确实很好看呢,很有男人味,可惜是个打工的……。”

    话音一顿,陈圆圆又笑着说道:“不过也没什么,就像你说的,咱们的叶子家里可不缺钱呢,江城首富,随便继承点家业,十辈子都花不完,还用得着男人养?”

    说着说着,陈圆圆忽然意识到不对,急忙闭上嘴巴,叶子果然收回目光,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陈圆圆在旁边吐了吐舌头,问道:“叶子,你生气啦?”

    “没。”叶子语气轻描淡写道,“别提我家里就好,我家是我家,我是我。”

    陈圆圆吐了吐舌头,许文婷在旁边笑着打岔道:“叶子,你真看上他啦?学校里那么多男生追你,你都不屑一顾,以前可从来都没见你注意过哪个男人。”

    叶子转过头重新向着萧兵看了过去,她的眼神犹如迷雾一样,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一直等到萧兵盛出一大碗面端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开始弯了起来,嘴角勾起淡淡微笑。

    萧兵将一大碗拉面端到叶子面前,然后在叶子旁边的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店里的服务员李虹则一碗一碗的端来两大碗拉面,还在桌子上摆上了几道小菜。

    “喝点什么?”萧兵笑道,“这顿我请。”

    叶子笑道:“你欠我一顿酒,不会就用一碗面抵账了吧?”

    “这顿,是我请你朋友。下顿,我单独请你……。”

    “你的意思是,这顿饭主要是为了请我朋友喽?”

    萧兵大笑道:“是这个意思。”

    叶子也笑道:“喂,你们两个要喝点什么,人家今天可是为了请你俩才亲自下厨的呢。”

    许文婷看着叶子和萧兵斗嘴,感觉有趣,忍着笑道:“来两瓶饮料就好。”

    “喝什么饮料?”

    “什么都行。”

    叶子无所谓的道:“我也随意。”

    萧兵打了个响指,看向李虹,喊道:“虹妹,再拿三瓶红茶过来,算我帐上。”

    李虹答应一声,拿过来三瓶红茶,摆在桌上。

    许文婷长得还算漂亮,再加上年龄小,青春时尚,眨巴着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萧兵:“兵哥哥,快说说,你们认识多久了,是怎么认识的,好嘛,兵哥哥~~。”

    许文婷说话时候酥酥软软的,故意露出几分小女人态,倒也有几分让人无法抗拒的诱人味道。

    陈圆圆也在旁边怂恿道:“是啊,兵哥哥,给我们说说吧,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

    叶子看着这两人,似笑非笑道:“当着我面问这些子虚乌有的八卦,不太好吧?”

    陈圆圆笑道:“既然是子虚乌有,你是不是就不怕兵哥哥说了?”

    萧兵看着这三个小妮子互相斗嘴,整个人仿佛也跟着年轻了好几岁,最后战火终于烧到了自己身上,萧兵也不笑了,见到这三个妮子全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萧兵摸了摸鼻子,苦笑着,叶子道:“说吧,反正也没什么。”

    “那我就说了,其实我们认识的经过也很简单,只是叶子在公共场所被流氓欺负了,我把流氓打跑了。”

    一件英雄救美的事情就这么的被萧兵轻描淡写的给说出来,完全没有炫耀或者是邀功的意思,叶子眼神复杂的看了萧兵一眼,然后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兵接着笑道:“现在算是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了?是不是感觉特无聊,特别乏味?和你们想象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的爱情故事完全不一样吧?”

    萧兵说完,却发现两个姑娘正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陈圆圆的性格更开朗活泼,说的俗气一点就是疯疯癫癫,此时像是犯了花痴似得,一脸兴奋的道:“英雄救美啊,兵哥哥在千军万马之中营救小萝莉,简直能写进爱情小说里面了。”

    许文婷的性格要比陈圆圆沉稳一些,不过也是掩嘴轻笑着道:“兵哥哥和小萝莉,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萧兵苦笑道:“你们可别瞎说,小心一会儿叶子会生气。”

    许文婷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这么怕她生气,那你是爱她喽?我听说当兵的男人一般性格都很刚烈,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怕字,唯独对喜欢的女人……。”

    叶子在旁边终于听不下去了,故意轻咳了两声,说道:“我要纠正一下,兵哥是因为叫做萧兵,所以才都叫兵哥,而且我叫的是兵哥,不是兵哥哥……虽然兵哥以前确实是当过兵。”

    说到最后的时候,就连叶子自己都没底气说下去了,她脑海里面想起许文婷说过的话,当兵的男人一般性格都刚烈,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怕,唯独对自己喜欢的女人……。

    原本叶子只是想解释一下兵哥两字的来历,却没想到反而激发起了两个小妮子心中的熊熊八卦之心,女孩子都爱兵哥哥,尤其是阳刚帅气的退役军人就坐在自己面前,两个小妮子兴奋的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萧兵捡些不重要的小事去讲了一些,只说自己是退役军人,讲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挑的也都是一些他认为比较简单的小事,即使是这样,也引起两个小妮子的阵阵欢呼声。

    小叶子白嫩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托着俏脸,安静的看着萧兵认真讲故事的样子,眼中闪烁着淡淡神采。

    而此时谢伦仍旧坐在牡丹仙子住处的天王厅里,他从下午三点多就一直坐在这里,茶水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而这一坐就是从下午三点坐到晚上八点,他心中的怒火已经点燃,感觉自己受到了**裸的羞辱,若是换做平常,他早就一走了之,偏偏现在除了这位北天王以外,他再也想不到有谁能够在北区范围内惩治的了萧兵。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谢伦心中在想着,等到解决完萧兵这件事情之后,今天的羞辱一定要想办法给找回来。

    这时候,静悄悄的天王厅终于来人了,两个穿着红色长裙的丫鬟迈着小碎步,款款的走了过来,走到谢伦面前之后,甜甜笑道:“谢老板,我们家牡丹仙子刚刚沐浴更衣,让您到她闺房里面说话。”

    闺房?

    谢伦的喉结滚动一下,呼吸有些急促,起身跟着两个丫鬟走去,因为在那里坐的太久了,所以他的两条腿有些发麻,刚刚站起身的时候,险些摔倒,走了几步路之后才算是恢复过来。

    一边跟在两个丫鬟身后,谢伦心中一边在想,牡丹仙子让我去她的闺房做什么?

    谢伦不敢胡思乱想,整个江城从没有人敢打牡丹仙子的主意,牡丹仙子的名讳虽然叫做仙子,可是她的行事作风却要比女魔头三个字还要可怕。

    谢伦又不得不胡思乱想,没人见过牡丹仙子的真面目,却有一种传言,说她美貌如仙女,妩媚如狐仙,越是没有亲眼看到的女人,就越是能够勾起男人心中的**,这个没人见过的牡丹仙子在江城男人心中已经变幻出了各种形象,猥琐一些的男人还多次在脑海中与她翻云覆雨,俗称脑补加上意淫。

    谢伦跟着这两个丫鬟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牡丹花,整个走廊都弥漫着牡丹花的香气,而这种浓郁的香气,也让谢伦的一颗心变得越发躁热了起来。

    走廊尽头是一扇粉色的房门,两个丫鬟站下来,轻轻走上前去,叩了叩门,小心翼翼的轻唤道:“仙子,谢老板来了。”

    “请进。”这个声音柔媚入骨,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谢伦的身体从上到下有一股电流窜过,小腹处的一股邪火被撩拨起来,欲.火丛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