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认得我。”张一指的目光冷漠的扫了周择善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竟然让周择善汗如雨下,这就是上位者的威严。

    “我……我有幸参加过两年前的华夏医学论坛,恰好当时您在主席台……您是整个华夏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我一直在向您学习。”周择善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笑着说道,只是笑的比哭都难看。

    “学习我什么?”张一指冷哼道,“学习我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罔顾人命、将治病救人视若儿戏么?”

    周择善的声音发抖:“不……不是。”

    “做为华夏医学协会的常务理事以及终身荣誉会长,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将暂停你的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职务,对于你的所作所为,回京之后我会通报给华夏医学协会所有的理事成员,最后开会做出决定,在此之前,你的职务将由副院长代替。你可以滚出去了。”

    谢伦这才知道,眼前这个走路都颤巍巍的老头在医学界竟然拥有莫大的权利,周择善的权利虽然只局限于江城的医学领域,不过他的级别却不低了,算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职位被这个老头子说暂停就暂停了。

    而谢伦真正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方面,原本以为这个萧兵只是一个普通的外来者,既然到了自己的地盘,那就像是一块泥巴一样,随便的揉捏,却没想到他竟然认识这样的大人物,恐怕这个萧兵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个该死的臭小子,没事就给我惹是生非,等出院之后一定要关他禁闭不可。

    “张……张老……您听我给您解释……这位谢老板是我们江城市的大企业家,以前还给医院捐款过不少……。”

    张一指淡淡道:“把他给扔出去。”

    他身后的黑人保镖弗耶向前踏出一步,一把将周择善抓起并扔出了门外,然后重新在张一指身后站了下来。

    这时候张一指看向了谢伦,道:“我不知道你在江城有多大的权利,可是我现在能告诉你,这里是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起码在这里不是你耀武扬威的舞台,也请你出去!”

    从趾高气昂的让这些人滚出去,到现在情况反转直下,谢伦的一张老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这些全都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在他眼中本应该很不起眼的男人,他充满怨毒的眼神看向萧兵,语气阴沉的道:“咱们的事情不会就此了结的,我敢保证,只要你在江城一天,我就会让你和你的朋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兵冷冷的笑了笑,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我有必要告诉你几点,你家的儿子是纯属自找的,你这个当老子的在自取其辱,你们谢家将我给惹怒了……最后一点,你可以威胁我,我不在意,但是我不能容忍你威胁到我身边亲近的人……。”

    说话间,萧兵忽然向前踏出一步,一股可怕的气势汹涌扑去,谢伦身后的那个面色冷峻的贴身保镖忽然脸色一变,慌忙上前,以攻代守,一拳打向萧兵腹部,萧兵竟然一动不动,任由对方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

    谢伦的眼睛亮了,脸上都是兴奋而残忍的笑意,他这个贴身保镖可与之前被萧兵打倒过的那几个不一样,这个保镖在偌大江城都是排名前二十的真正高手!

    原本这个保镖在一拳打在萧兵身上之后,也以为自己这一拳足以将萧兵给打倒,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拳头就像是打在了一块生铁之上,紧接着一股恐怖的反震力直接让他的整条胳膊几乎爆裂开来,拳头上的每一寸骨骼都爆裂开来,血肉模糊,鲜血四溅。

    这个保镖用带有无比痛苦和无比惊恐的声音说道:“他是明劲……。”

    轰的一声,他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门外走廊的墙壁上,晕死在地上。

    萧兵再次踏前一步,两个人的身体贴的很近很近,萧兵的语气冰冷,带着一股寒意的说道:“我也敢保证,用不了多久,你会跪下来求我,让我饶恕你们整个谢家的狂妄无知,为了你们谢家父子今日的所作所为而忏悔!”

    想到刚刚保镖在晕倒之前所惊恐的喊的‘他是明劲’四个字,谢伦的脑门上就有汗珠滴落了下来,而萧兵的最后一段话更是犹如死神的魔咒一样缠绕在他的内心。

    张一指看着房间里的两个护士,不冷不淡的道:“把那个受伤的给抬走,叫个主治医师去给医治一下。”

    那两个小护士早就已经傻了,忙不迭的答应下来,只是她们两个哪里抬得动,慌忙叫人去了。

    张一指又看向谢伦,语气平淡的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了,这家医院不欢迎你,我这小朋友做事太冲动,我不想你也有什么意外,所以你也可以离开了。”

    谢伦的脸色憋得如紫茄子一般,又畏又恨的看着萧兵,嘴唇抖了抖,终于勉强撂下了一句狠话:“你好……你好……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结束的,这笔账,我谢家一定会让你偿还。”

    撂下一句狠话之后,谢伦连忙灰溜溜的就走了。

    李春兰母女俩从头看到尾,简直就犹如看了一场戏一样,从刚开始的被人以权压人,一直到最后事情完全反转了过来,做坏人的,一个落荒而逃,还有一个被开掉了院长的职务,简直想都不敢想,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做萧兵的男人。

    李春兰是越来越相中萧兵做她的女婿了,而苏小小随着萧兵帮她家越多,她的心情也越加的复杂起来。

    张一指走到李春兰的床头,弗耶拉了一把椅子放在张一指后面,李春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张一指立即制止道:“好好躺着,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休养。”

    “这位……。”

    萧兵笑道:“叫他张老好了。”

    “张老,刚刚实在是谢谢你了。”

    “恩,不要多说话,我帮你把把脉。”张一指坐下,等李春兰伸过来胳膊之后,在李春兰和苏小小的惊奇的目光之中,他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搭在了李春兰的脉搏之上,这就是张一指的由来,医生的境界早就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之境,也是因为如此,他觉得医学界没有多大的挑战了,加上他性格怪癖,所以这两年从来都不曾为人治病,除了这次……。

    张一指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了脉搏一番,睁开眼睛,微笑着道:“心脏已经开始恢复,过两天我帮你做一个小手术,紧接着调养生息也就好了,不过记住,以后要在家好好休息,听说你还开着一家面馆?生意上的事情是不能干了。”

    李春兰一脸感激的道:“张老,谢谢你。”

    苏小小道:“我也替我妈妈谢谢您。”

    “不用谢了,我和萧兵是忘年交,如果换做其他人,就算是请我,我也不会来,要谢就谢他好了。萧兵,我先去处理一下这家医院的事情,召开一个医院高层会议,把那个无德院长的事情给解决一下。”

    萧兵笑道:“晚一点我给你接风。”

    张一指想了一下,说道:“你知道我喜欢安静……。”

    “我知道。”萧兵向来都很了解这个性子有些孤癖的老人,“随便吃点小吃,只有我们俩。”

    张一指这才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拄着拐杖,在弗耶的搀扶之下,离开了病房。

    张一指走了之后,李春兰一脸认真的看向萧兵:“小兵啊,这位老先生肯定是医学领域的大人物吧,是你从首都给请来的?”

    萧兵笑着点了点头:“阿姨,你就放心吧,他不单单是和我关系好,他和佩雅也是朋友关系,所以我也只是随口一提。”

    李春兰这才松了口气,本身她的命就是萧兵给救的,如果还继续欠萧兵这么大的人情,她真怕自己以后都还不起,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以后了。

    萧兵早就看透了李春兰在想些什么,看到李春兰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立刻笑着道:“李姨,你好好休息吧,有张老在,对于手术你就尽管放心,面馆那边重新营业了,我先去忙。小小,晚上我来替你。”

    李春兰道:“不用了,你们两个晚上都回去休息,这里有护士照顾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刚刚张老都发话了,护士肯定不敢怠慢。”

    苏小小和萧兵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再加上苏小小学业也不能耽误,于是就都答应了下来,萧兵说道:“阿姨,我先去面馆里面照顾生意,小小,那我们就晚上见了。”

    苏小小没搭理,萧兵也不介意,虽然和一个对你有敌意的漂亮女孩子住在一起可能是有点怪异的,不过龙门里面一个个都是怪人,苏小小起码还是比较正常的,倒也算不上什么了,于是萧兵打完招呼就走了。

    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萧兵遇到小北,小北小声道:“刚刚我没出手……。”

    萧兵拍了拍他肩膀,小声道:“不用解释,你做的对,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先走了,晚上我回去之后,你就找地方休息吧。”

    谢伦狼狈不堪的带着媳妇离开医院,他们两个坐在车里,谢伦的脸色阴郁,而他的泼妇媳妇却在旁边吵闹个不停。

    “姓谢的,你儿子被人打了,你就这么带着我灰头土脸的回家,连个屁都不敢放,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放屁,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谢伦憋了一肚子气,被这婆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终于算是炸了,指着婆娘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败家娘们,你再撒泼,我就把你从这个车上给扔下去!”

    “你……你……你竟然骂我是败家娘们。”张君如抓起钱包,拉锁打开,从里面抓出眉笔、口红、现金……不管是什么,一样一样往谢伦脸上砸,嘴里还又哭又叫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让我去死……。”

    “要死死远点。”谢伦一把将她的包从手里夺走,气恼道,“你他妈知不知道那个小子是个明劲高手?你知不知道整个江城市的明劲高手都不超过五个?小兔崽子给我惹下这样一个麻烦,你让我怎么办?”

    张君如没有什么东西可扔了,却犹自不甘的愤愤道:“那你就不为儿子报仇了?堂堂的江城大企业家,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你不嫌丢人?”

    “谁说我不管了?你先回家,我去见一个人。”

    “你要见谁?”

    “江城北方地下世界的女皇帝,北天王,牡丹仙子!”

    谢伦的目光透过窗外,向着越来越远的医院方向看去,眼眸里流露出刻骨的恨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