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兵回到了宾馆房间里,为了摆脱嫌疑,他提前在宾馆订好房间,宾馆的监控器能够看到他何时进去的,却发现不了他何时离开,身为前任华夏最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他想杀死一个人还不被怀疑,自然有n种方法。

    翌日清晨,萧兵洗漱之后,随便吃了早餐,然后来到了医院苏母的病房,在病房门口,萧兵见到苏母和苏小小在里面正聊得火热,看起来恢复情况应该很理想,他先是轻轻敲了敲门,等到母女俩都向着门口看去,这才推开了房门。

    “恩人来啦。”苏母显得很是高兴,“昨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已经活不到现在了,刚刚我还和小小问起你呢,这孩子简直就一问三不知。”

    萧兵走过去,笑道:“阿姨快别一口一个恩人了,我是佩雅的战友,您就是我的长辈,昨天的事情不足挂齿。”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还是佩雅的战友?佩雅好久没回来了,她现在怎么样?”苏母激动的险些坐了起来,苏小小急忙在旁边扶着苏母,还狠狠的瞪了萧兵一眼,昨天都已经说好了,这件事情要先保密,他为什么还是说出来了,果然不靠谱!

    萧兵笑道:“阿姨放心好了,她还在外面执行任务呢,不过这个任务要执行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一时半会是没办法回来了,她让我和阿姨问好呢。”

    “唉,这孩子……也能理解她,工作重要嘛,何况她还是为了国家卖命,只是可怜的老头子,他在临死之前都没有……。”

    苏母又在那里伤感了一会儿,萧兵和苏小小急忙在旁边连连劝慰。

    念叨了一会儿,心情也好了许多,苏母这才有些注意到自己有点忽视了自己的这个救命恩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真是失礼了,我还不知道先生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李春兰,你就叫做李姨吧。”

    萧兵也笑着介绍道:“我叫萧兵,阿姨叫我小兵就可以了。”

    “那我就叫你小兵吧。”

    萧兵笑道:“阿姨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小兵啊,你是哪里人啊,多大啦,娶媳妇了么?”

    这话问的一旁的苏小小直皱眉头,萧兵也心里犯嘀咕,李姨不会是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吧?不过不回答也不礼貌,于是也只好笑着说道:“阿姨,我是枫兰市人,已经二十六了,哪来的媳妇啊,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李春兰听的挺高兴,她倒是没考虑其他人,主要是考虑了常年在外的大女儿苏佩雅,心想女儿既然能让他来探望自己,可见对这个小伙还是有好感的,再加上这小伙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看怎么顺眼,她觉得可以撮合撮合。

    “二十六岁也不算小了,我家佩雅也已经二十三了,像你们都是到了该处对象的年龄了,怎么没找呢?没合适的?你家里人也没说给你介绍一个?”

    萧兵黯然道:“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没有亲人。”

    “真不好意思,阿姨没想到你……。”

    萧兵笑道:“没关系,阿姨的身体怎么样了?”

    “感觉好多了,要是听我的,现在都该出院了,他们非不同意。”

    苏小小埋怨道:“妈,医生说了,你现在连下地都不行呢,要好好休养两天,而且医生今早刚刚给你做了一个全面检查,还要等出结果呢。”

    “唉,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多住两天医院也是那么回事。而且面馆那边也需要我,咱们家的独门拉面只有我自己会做,如果我不回去,面馆怎么营业?”

    苏小小气呼呼道:“面馆又不是非要吃拉面不可,再说,生意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躺在这里养病,什么时候医生允许了,什么时候出院。”

    “你这孩子……。”

    李春兰正要埋怨两句,萧兵忽然在旁边小声道:“阿姨,其实你的拿手拉面,我也会做……。”

    “你也会?”李春兰吃惊的看着萧兵,在她的印象当中,这是苏家祖传拉面,老公死了之后,就只有她和大女儿苏佩雅会做了,难道说是佩雅教给他的?想着想着,李春兰的眼睛亮了,女儿连这个都教给这个男人了,这代表什么?

    萧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这一次过来,就是佩雅让我到面馆里面帮帮忙,我现在已经提前退役了,正打算找点活干,就是不知道阿姨收不收我。”

    李春兰欢喜道:“好啊,佩雅这孩子的眼光就是好,我做主了,现在开始那家店就交给你打理了。”

    苏小小脱口叫道:“不行!”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主治医师站在门口说道:“病人的家属出来一下。”

    萧兵笑着道:“小小先陪阿姨说话吧,我先去听听大夫怎么说。”

    “好!”见到萧兵主动的将自己当成了病人家属,竟然有这种觉悟,李春兰心中更是高兴,等萧兵出去之后,这才狠狠的瞪了苏小小一眼,道:“小兵是多好的一个孩子,还救了我的命,他到底是哪里招惹你了,让你这么不待见他?”

    而萧兵跟着医生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之后,医生看着萧兵,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些病人家属都做好心理准备吧,病人恐怕坚持不了太久了。”

    “什么?”萧兵的心中无比的震惊,“我看李姨的身体状况不是已经转好了么?”

    “表面上看起来是转好了。”医生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昨天晚上在抢救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她的身体里面有些异常,因为无法确定,所以没有细说。今天早晨我们对她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检查,刚刚检查结果出来了。”

    萧兵紧张的问道:“怎么样?”

    “经过全面检查,她所患的应该是胰-腺癌。”

    萧兵的脸色变得极差,胰-腺癌,就算是自己的医学知识再如何的浅薄,也听说过胰-腺癌是所有癌症当中最难医治的,甚至就算是治好之后,能活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久,想不到苏家这么多灾多难,苏佩雅死了,她的父亲车祸去世,现在就连阿姨也要……。

    大夫的面色凝重道:“你应该听说过,胰-腺癌的治愈率极低,她的病已经到达了晚期,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哪怕是进行手术,也活不太久了。”

    萧兵急忙问道:“如果手术成功,大概能活多久?”

    “运气好的话能多活两年,运气差的话,不超过四个月,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手术失败,很有可能直接会死在手术台上,而且按照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手术失败的几率很大……。”

    萧兵的脸色极其的难堪,大夫叹了口气道:“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手术了,让她想吃什么就吃点,尽量达成她一些未完成的心愿吧……。”

    萧兵问道:“如果不进行手术,她还能活多久?”

    “最多也撑不过一个月了,这是一场赌博,如果输了,连这一个月的生命也都没有了,你们还是好好商量商量吧。唉,如果她早一点进医院来检查就好了,一般患有这个病都会偶尔出现腹痛,她太大意了,以至于病情延误了。”

    大夫叹了口气,正打算离开,萧兵忽然追上了两步,问道:“大夫,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她的病情已经到达晚期了,恕我无能为力。”大夫一边说,一边摇着头。

    萧兵的一颗心沉入了谷底,大夫忽然脚步顿了一顿,又道:“除非……。”

    萧兵犹如抓住了一棵最后的救命稻草,抓住了大夫的衣服,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医圣张一指亲自来做这一次的手术,张一指是咱们华夏医学界第一人,凭借他的出神入化的医术,想必这场手术起码就有了七八成的把握,如果成功了,起码能多活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可惜……张一指退出医学界多年,目前在京都市隐居,现在哪怕是达官显贵都请不动他。”

    “张一指?”萧兵的眼睛一亮,连连道,“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主治医师心想萧兵是要病急乱投医了,张一指岂是别人说请就请得动的,不过他也不想太打击萧兵,叮嘱了萧兵两句,然后转身离开了。

    在他离开之后,萧兵立刻走到角落里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聊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然后萧兵的眉头舒展开了不少,重新走了回来,回到了李春兰的病房。

    李春兰见到萧兵进来了,笑着道:“小兵啊,医生找你说什么啊,说了这么久。”

    萧兵笑道:“医生说让我们一定要看住你,让你好好休息,阿姨啊,你是不是经常会出现腹痛?”

    “是啊……。”李春兰苦笑道,“可能是最近这两个月不按时吃饭,所以身体难免会有一些毛病吧。”

    苏小小也看向了萧兵,问道:“难道是有什么问题么?”

    萧兵苦笑道:“阿姨,你平时真的应该注意点自己的身体,小小,你平时也该多关心关心你的妈妈啊,阿姨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么大意,腹痛厉害,你以为是小事么?”

    如果换做往常萧兵这么说她,苏小小早就已经变脸色了,不过现在她却只顾着担心自己的母亲,萧兵的话吓得她慌忙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得了什么病?”

    “身体里长了个瘤,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医生说这颗瘤长得很小,做一个小手术给摘除掉就没事了。”

    苏小小先是松了口气,然后有些自责的道:“妈,都怪我……我早该劝你来医院的,幸好这次检查出来了,要不……。”

    李春兰叹息道:“其实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正好到下面去找你爸,只是我舍不得你和你姐。”

    “什么死不死的,我不许你瞎说!”苏小小外表很文静,亭亭玉立的,可是生起气来,脾气也很大。

    李春兰笑道:“好,不说了,不说了。小兵啊,刚刚我和小小已经商量过了,正好面馆里面现在也缺人手,我不在了,招牌拉面就没有人能做了,你如果不嫌弃,我每个月给你开五千块钱工资。”

    “不嫌弃,不嫌弃。”萧兵的目的就是留下来照顾好她们母女俩,工资多少自然是无所谓的。

    李春兰笑道:“那行,那你随时就都可以去了,我现在住院,面馆那边就托付给你了。我一会儿就给桂芝打个电话,让他们都听你的。对了,你还没住的地方吧?”

    “我刚到江城。”

    “我家里也有空着的房间,原本是佩雅住的,她这两年不在家,房间就一直空着了,不如你搬进来住吧,你不用有顾虑,你的人品,阿姨放心。”

    萧兵正要答应下来,却见到苏小小正用警告的眼神看着自己,心想自己留在面馆,苏小小还不知道心里面有多大怨言呢,如果自己还要住进家里,她非要翻脸不可,自己本来就不受待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