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兵长长的出了口气,只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心中郁结仿佛在这一刻已经全部解开了,还是想着为佩雅做点什么吧,何必永远沉浸在那种痛苦之中呢,亲者痛,仇者快。

    萧兵略有些失神的看着叶子,她不单单三言两语化解了萧兵的心结,萧兵甚至觉得她的俏皮和率真都在随时的感染着自己。

    叶子的眼中流露出几分狡黠之色,莞尔笑道:“你想通了?有机会请我喝酒吧!”

    这时候树林里面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和气喘吁吁的说话声:“累死了,累死了,那个人怎么飞的那么快,小姐也不知道被他带到哪里去了,回去之后怎么交差?”

    萧兵站起身来,笑道:“想要让我请你喝酒,民航路有一家小小面馆,去小小面馆找我吧。”

    “小小面馆?”叶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发出了轻快的笑声,“好啊,我一定会去找你的,记得欠我一顿酒哦。”

    那两个保镖急匆匆的找到叶子的时候,萧兵已经走了,看到叶子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他们长出了口气,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刚刚那个人……。”

    叶子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道:“那是我朋友。”

    这两个人讪讪的没出声,刚刚那个人带着小姐还能跑的那么快,而且居然还腾空飞起来了,整个江城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办到,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还是回去告诉给老爷再说吧。

    萧兵和叶子聊过之后,心里面的心结渐渐打开,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护好佩雅的家人,好让她九泉之下能够安心,想到苏母被气的进了医院,还险些丢了性命,萧兵心里面那口气就咽不下去,回到市区之后,找了个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一个迷迷糊糊的男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喂,大晚上的正睡觉呢,谁啊?”

    “杰克,帮我查一下江城市民航路所在辖区的公安局局长的手机号码。”萧兵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自信和霸气。

    “兵哥?”对方狂喜道,“太好了,兵哥,你去哪里了?兄弟们都在找你!”

    萧兵语气严肃的道:“组织里可能有叛徒,除了你和老雷以外,我能百分百信任的人不多,不要告诉别人我联系过你。”

    “兵哥,兄弟们需要你……。”

    “电话号查好之后告诉我。”

    对方叹息了一声,那边很快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对方说道:“江城市龙沙区公安分局局长叫常怀安,他的手机号码是181444622x9,民航路是龙沙区的其中一条街。”

    “别忘了我的话,现在叛徒是谁还不知道,你也要小心提防着,嗯……老雷做事冲动,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给他知道了。我的手机号暂时停用,办新卡之后再告诉给你,到时候如果有情况也好随时通知我。”

    “知道了,兵哥。”虽然兵哥不肯回去,但是他见到萧兵肯第一个联系他,虽然是事出有因,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当即兴奋的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萧兵紧接着就给常怀安拨了个电话,这一次电话响了很半天那边才接起来,旁边还有女人的喘息声,而他的声音气喘吁吁,同时还带着几分不耐烦:“谁啊?”

    萧兵冷冷道:“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告诉你知道,民航路的断指哥涉嫌组织黑社会团伙,敲诈勒索钱财,调戏良家少女,而且还在公共场所贩卖毒品。”

    “你到底是谁?”那边似乎停止了床上运动,几分钟有着片刻的沉默,然后常怀安语气严肃的说道,“断指是个奉公执法的公民,你对他的控告涉嫌诽谤了,在没有证据之前最好不要乱说话……。”

    萧兵冷笑了一下:“我懂了。”

    萧兵说完之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默默的点燃了一根香烟,旁边的公用电话响了起来,萧兵并不理会,任由电话响个不停,默默的向着黑暗之中走去。

    人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给你机会,你没把握住,机会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断指哥的下场已经注定,常怀安还跑的了么?

    深夜,断指哥刚刚从医院回来,一条胳膊缠着绑带,走路一瘸一拐,被两个小弟护送他到家的小区门口。

    “妈的,明天你们几个给我好好调查那小子是什么来路,敢让老子在自己的地盘上丢人,非宰了他不可。”

    “老大,那小子太能打,下手也毒。”

    断指哥啪啪两巴掌拍在这个小弟的脑门上,骂道:“怕了?妈的,不就是一个有点三脚猫功夫的臭小子么,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他……我肯定饶不了他……。”

    断指哥说着说着,越发觉得没了底气,不说萧兵打他们就像是打孙子似得,单单身上的那条龙纹就给他一种巨大的心理冲击。

    另外一个小弟小声说道:“断指哥,平时咱们也没少孝敬花脸哥,这次遇到麻烦,不如去找花脸哥帮帮忙,他手底下的人多,而且还有枪……做掉那个人简直轻而易举。”

    断指哥啪的一巴掌拍在这个小弟脑门上,骂道:“妈的,这点小事也找人帮忙,老子以后还怎么在江城混?回去给我查查这小子的来历,最好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调查清楚,要是不能对他下手,就先对他身边人下手,你们走吧,我先上楼了。”

    断指哥回到家里,刚刚打开卧室的灯,整个人不禁打了个冷颤,露出了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那个该死的男人正坐在他家卧室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找到这里并不难,如果有一个人是计算机高手,哪怕将你家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出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恰好我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他叫杰克,被称为世界十大黑客之首……。”萧兵笑了笑,“至于悄无声息的进入你的家中,这就更简单了,就连米国的五角大楼我都可以来去自如,更何况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属楼。”

    断指哥看着萧兵一脸从容自信的样子,忽然想要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抽两巴掌,他从心里发誓,他从此以后只要见到这个萧兵,就会躲得远远的,哪怕是从此滚出民航路,这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你家床头的,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

    断指哥不知道萧兵要做些什么,心中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兵……兵哥,您有事?”

    萧兵淡淡的嗯了一声。

    “今天……今天的事情,都是小弟的错,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不该得罪兵哥,这样如何,明天晚上我在民航路最大的酒楼给兵哥摆酒赔罪。”

    “不,没必要了。”萧兵笑容很亲热,说话的样子就像是和老朋友在作息长谈,只是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一个心理承受能力强的人都感到崩溃,“因为我从不会和死人一般见识。”

    断指哥的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还不死心的道:“兵哥,兵哥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我这么晚过来,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么?”

    断指哥怕了,彻底的怕了,撕心裂肺的吼道:“为什么?”

    他无法明白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只是一场小小的矛盾,就要夺走他的性命,这让他心理防线完全崩溃。

    萧兵也不会让他死的不明不白的,看着他,说道:“小小面馆的苏家,是你带人砸的吧?”

    断指哥明白了,他不但知道自己砸了小小面馆,他还知道面馆的女主人心脏病发作,生死未卜,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家面馆……。

    “苏家的大女儿是我红颜知己,她临死之前托我照顾好她的家人。”果然如此,萧兵的这句话几乎是替他敲上了丧钟,“不止如此,我以前是个军人,你组织黑社会团伙,欺压百姓,贩卖毒品,无恶不作,对于一个将守护国家和人民为己任的人来说,你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断指哥浑身颤抖,红着眼睛嘶吼道:“我会改,我保证,我会改!”

    萧兵将一把匕首扔在了断指哥的脚下,目光平静的看着他:“自己解决!”

    “我……我……。”断指哥哆哆嗦嗦的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忽然大吼一声,“我杀了你!!”

    哪知他刚刚准备冲杀过去,一道黑影闪过,他的咽喉上感受到几分凉意,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同时还有萧兵冷漠的说话声音:“进地狱去慢慢的悔过吧。”

    断指哥刚刚张开嘴,鲜血就从嘴里和断裂的咽喉处喷洒出来,萧兵的那一刀实在是太快,快到了直到萧兵离开,断指哥的咽喉处才忽然断裂,他挣扎的倒在血泊里,身体痛苦的扭曲,不断的挣扎,直到最后丧失了力气……。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