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萧兵重新回到民航路的时候,天色已晚,正是大学男女出来夜生活的时候。

    满大街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手拉手,还有些兄弟帮和姐妹帮们一起出来活动,路边一些小摊也都坐满了人,各家的烧烤店、火锅店也都人满为患。

    此时在民航路最大的一家夜总会的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萧兵先是下车,低头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迈步走了进去。

    迪厅里面响彻着重金属的音乐,舞池里面穿着暴露的男女们在疯狂的摇摆着,萧兵刚刚在吧台前坐下来,要了一瓶啤酒,就有两个相貌猥琐的男人凑了上来,神秘兮兮的说道:“兄弟,要不要来点k粉?可以给你打九折,全市最低价。”

    其中一个在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掏出了一把刀,眼带威胁的看着萧兵。

    强买强卖?

    “我们的老大是断指哥!”

    对方威胁的意思更浓了,萧兵听了之后,心中却是一乐,原本打算找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打听打听那位断指哥身在何处,却没想到这个断指哥不单单收保护费,还做着毒粉生意,人家的小弟主动送上门来了。

    萧兵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啤酒,问道:“二位喝酒么?”

    这两个人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第一个开口询问萧兵是否要买毒粉的那个人问道:“什么?什么意思?”

    萧兵笑道:“请你们喝一瓶!”

    “草,先把哥们的生意支持一下,老子们不差你那一瓶酒钱!”

    这人刚刚说完,嘴巴还没闭上,萧兵抓起那个没开盖的酒瓶直接往他嘴里插了进去,这人猝不及防,萧兵的力道又是猛地吓人,硬生生被干掉了两颗门牙,鲜血直流。

    他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萧兵抓住他的头发,就砰地一声撞在了吧台之上,旁边有个别几个人看到了这一幕,都感觉自己的脑门仿佛也是一疼,这人太特么狠了。

    咣咣咣连续撞击四五次,他的额头见血,歪了的鼻子里喷出血花,牙齿再次脱落好几颗,眼泪鼻涕鲜血全都流了出来,整个人面目全非。

    萧兵最后又拎着酒瓶子在他头顶上重重的来了一下,这人砰地一声摔倒在地,晕死了过去,萧兵三两下解决战斗。

    此时手里拿着刀的那个猥琐男人见到萧兵的目光向他看了过去,吓得他两腿发抖,都快说不出话来:“别……别……别动手啊……我是断指哥的人……。”

    他的手抖来抖去,铛的一声,手里的刀就掉在了地上。

    萧兵叹了口气,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这人的脸,感慨道:“世道真是变了,就你这样的废物,是怎么好意思出来混的,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难道混黑的不用先出去好好的学习学习,不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起码也该学个散打啊、截拳道什么的……。”

    这个猥琐男人欲哭无泪了,却不敢反驳,只能连连点头。

    萧兵的表情严肃了下来:“带我去见你们断指哥,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的到处收保护费,还敢在夜店里面卖毒品的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这人吞咽了一口口水,犹犹豫豫的,萧兵一把抓住了头发,冷冷道:“不带我去也行,我会杀了你!”

    “断指哥就在这里……我带……我带……。”

    当萧兵找到断指哥的时候,断指哥正在对一个打扮时尚的二十岁左右少女动手动脚,一边试图去强吻对方,一边在不停的淫笑:“美女,陪哥哥好好的玩玩,这一片都听我的,从此以后你就是这一片的大嫂。”

    少女气呼呼的用力的去抵住断指哥的胸口,大叫道:“臭流氓,你给我放开,要不然我可叫人了啊!”

    断指哥得意的笑道:“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断指哥穿着一件花衬衫,左手少了一根大拇指,旁边有几个小弟在不停的起哄,确认无误之后,萧兵将带路的猥琐男给放跑了。

    砰的一声,断指哥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出去,轰然摔在了远处的一个酒桌上,桌子四分五裂,桌面上的果盘和红酒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正在喝酒的几个顾客尖叫着跑开,断指哥的这几个手下慌忙跑过去将他给扶了起来,嘴里还不停的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哪个王八蛋打的断指哥?”

    “就是那边那个小子。”

    “草,那就宰了这个王八蛋!”

    “对,宰了这个王八蛋!”

    萧兵一脚将断指哥踢飞,轻轻掸了掸衣服,冷笑道:“什么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妈的,老子最烦的就是这种没有心意的台词了。美女,你没事吧?”

    最后那句话是对被调戏的少女说的,少女抬起了头,说道:“我没事。”

    萧兵看清楚少女的模样之后,不由得呆了呆。

    只见她眉毛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一般,脖颈处挂着一块白玉,散发着淡淡的白晕,映衬的她更是粉妆玉琢一般,而且她在笑的时候,而且她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动人,她不禁红润诱人的嘴唇在笑,弯弯如月的眼睛在笑,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也同样在笑,这么随便的一笑,就可以让人陷进去了,难怪断指哥会对她耍流氓。

    她的心理素质似乎很好,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之色,她歪着脑袋打量着萧兵,模样很是可爱:“我叫叶子,你呢?”

    萧兵几乎是不及思索的脱口说道:“我叫萧兵,大家都叫我兵哥。”

    萧兵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生平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思想竟然不受控制。

    “你好像很能打,能帮我一个忙么?”

    “帮忙?”萧兵笑道,“什么忙,说说看。”

    “替我按住他,我要揍他!”

    萧兵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道:“好,我答应!”

    萧兵说着,就打算向断指哥走去,这时候楼上冲下来十多个人,再加上断指哥身边的那几个小弟一个个也都围了上来,周围的人吓得一个个四散逃开,远远的看着热闹,生怕遭受了无妄之灾。

    萧兵回过头看了叶子一眼,叶子好像对萧兵很有信心,眨了眨眼睛道:“你不用保护我,替我好好的海扁他们一顿。”

    “没问题!”叶子开始退后,靠在了墙壁上,萧兵就犹如战神一般的站在他的前面面对所有人。

    萧兵等到叶子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后,开始伸出手轻轻的解开自己的衣扣,一个衣扣一个衣扣的解开,然后一把脱下了身上的衬衫,赤着古铜色的精壮身体,等到他脱掉了衣服之后,一楼大厅响起了无数惊呼,最后变得死一样的寂静。

    萧兵的身体上刺着一条黄金巨龙,这条黄金巨龙缠绕在萧兵的身上,头部正好在萧兵的胸前,张着大大的嘴巴,似乎是在朝天咆哮,你可以看清它身上的每一块鳞片,能够看清楚它君临天下的眼神,这条龙仿佛已经脱困而出,直向他们面门扑去,那些人向后退出了两步,心脏砰砰狂跳。

    断指哥也被萧兵的纹身给惊呆了,不过感受到被萧兵踢中的胸口的疼痛之后,立刻龇牙咧嘴的大喊道:“妈的,给我宰了他!”

    那十多个大汉吼叫一声,一起朝着萧兵扑了上去。

    第一个木棒刚刚要落在萧兵头顶的时候,萧兵探出手,随随便便的就夺到手里,然后乒乒乓乓,这十多个人转眼之间全部都被萧兵砸倒在地,不偏不倚的,每个人的脑袋上面挨了一闷棍,直接晕倒了过去。

    “我草,骗人的吧!”周围一片尖叫之声,随即又响起了一阵口哨,也不知道是谁吹的。

    叶子眼睛当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指着断指哥,欢呼雀跃:“替我按住他!”

    萧兵答应一声,向着断指哥走去,断指哥掏出一把匕首,眼露狰狞之色,大吼一声,一刀向萧兵的胸口扎去,出手狠辣无情。

    这个断指哥之所以被称为断指,是因为曾经有一次他被砍掉一根手指之后,仍旧忍着剧痛将对方三四个人统统砍倒,断指哥的名头也就是在那一次打响的,可见他也是一个凶狠之人。

    只是有些时候,实力的差距并不是仅仅依靠好勇斗狠就能够弥补的,萧兵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整条胳膊全部都给扭到了身后,甚至围观的人能够清晰的听到胳膊被拗断的咯吱的声音,凶狠如断指哥的嘴里也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叶子走过去,气鼓鼓的看着断指哥,飞起一脚踢在了断指哥的两腿中间,断指哥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疼的口吐白沫,直翻白眼,直接晕死了过去。

    萧兵只觉得下面凉飕飕的,这小妮子也太狠了。

    叶子出手狠辣,笑的甜美:“兵哥,谢谢你帮我出手,走,我请你到外面喝酒去!”

    将已经变成死狗一样的断指哥扔在地上,萧兵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当即笑着答应了下来:“既然是答谢酒,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人群自动分出一条道路,所有人都用一种充满敬畏的眼神看着萧兵,等到萧兵和叶子离开之后,他们这才长长出了一口大气。

    萧兵没想到叶子所说的请客竟然是买好了肉串和啤酒,然后和他打车来到了江边吃。

    两个人坐在江坝之上,望着下面的滔滔江水,叶子打开一听啤酒,说道:“干杯!”

    萧兵也笑着举起啤酒,碰了一下,然后一起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

    “刚才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今晚可能就被欺负了。”叶子气呼呼的道,“大学城附近竟然还有这样的恶霸,不知道有多少大学生被她给欺负过呢,难怪我同学说晚上的时候尽量不要一个人在民航路乱走。”

    萧兵笑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江湖。其实你不用谢我,就算我今晚不出手,你也不会挨欺负,不是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