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岛屿就是一座巨大的军营,岛上随时都有上百万名官兵。

    人类联邦总共有九大战区,不论是规模、还是实力,第三战区都位列三甲,跟第一、第二战区并驾齐驱。因为家园星系距离格林尼治陨石带只有十光年,第三战区负责守卫格林尼治防线中段,所以即便在和平时期,战区的兵力都在二千五百万以上,战区司令部直接统辖的大约有五百万。

    只是,战区司令部统辖的主要是文职军人,仅有少量警卫部队。

    岛屿中央,耸立着一座高达数千米的铁塔。站在铁塔顶部,能够看到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南焰大陆。那就是战区司令部的办公大楼,炎黄星上最高的建筑物,也是第三战区的标志与象征。

    大楼顶层只有两间办公室,一间属于战区司令,一间属于战区参谋长,前者的面积是后者的十倍。只是五百年来,司令办公室的大门从来没有开启过,在这层楼办公的只有战区参谋长。

    三天前,林啸廷过了第五百一十八个生日,用来庆祝的只是一个奶油蛋糕。

    只看相貌,没人会相信林啸廷是个五百多岁的老人。虽然得益于发达的医疗科技,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超过三百岁,如果按时服用抗衰老的基因药物,加上定期冬眠,人类的寿命还能延长到一千五百岁,但是超过五百岁的寿星并不多,更别说像林啸廷这样,依然保持着五十岁的相貌。

    要知道,林啸廷每天都在忙碌,没有假期,更别说冬眠。

    只有一个解释,他在服用基因药物。只有基因药物能够让人青春永驻,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极大。

    诺大的办公室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办公桌与一张椅子。林啸廷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是一个投影出来的会议室。几名同样是投影出来的军官正在依次做情况简介,林啸廷听得很认真。

    “……参谋长,情况大致如此。虽然我已经安排人员进行更全面的搜查,但是希望不会太大。”

    “这么说,林凤上校提供的行动报告只是她的一面之辞,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截取‘寒冰雪虎’号的是罗家的人?”

    “正是如此。”负责总结的参谋军官回答得很直接。

    “这件事到此为止,封存林凤上校的行动报告,设为SSS级机密。此事不得泄露,各位明白吗?”在几名参谋军官回答后,林啸廷使劲揉了揉额头,又说道,“‘寒冰雪虎’号的情况如何?”

    “损坏程度超过九成,只有推进系统还能运转,修复难度极大。”

    “能不能修复?”林啸廷直接问了出来。

    那名参谋军官稍微迟疑了一下,才说道:“理论上可以修复,但是需要隐灵族提供原始设计图。此外,需要大量极难获得的原材料。我查过库存物资的情况,修复‘寒冰雪虎’号的可能性极低。”

    “你的意思是,关键是原材料。”

    参谋军官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拟一份清单出来。”

    “参谋长……”

    “此事,我会向麟帅汇报,通过麟帅的关系获得‘寒冰雪虎’号的原始设计图。至于原材料,只能另外想办法。”

    参谋军官没再多说,把修复“寒冰雪虎”号的原材料清单发给了林啸廷。

    扫了一眼,林啸廷立即眉头紧锁。参谋军官没有夸大其词,修复“寒冰雪虎”号所需要的原材料不但昂贵,还极为罕见,有几种甚至是北阿尔法星系所独有,在南阿尔法星系就算有钱都买不到,比如“生命结晶”。这种只有十级成年硅兽体内才有的晶体是一种天然的超导体,也是制作S级以上能量适配器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南阿尔法星系没有成年硅兽,更别说十级以上的成年硅兽。流落到南阿尔法星系的“生命结晶”不但品质低劣,还很贵,往往得拿同样珍贵的原材料交换。

    要想修复“寒冰雪虎”号,“生命结晶”不可否缺。

    深吸一口气,林啸廷在虚拟键盘上敲打几下,调出了几份绝密资料。

    虽然两大阵营对立了五千年,但是分割南北阿尔法星系的格林尼治陨石带并非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北阿尔法星系有宝贵的资源,南阿尔法星系就有亡命之徒。数千年来,银河系联盟从不缺少要钱不要命的星际佣兵。这些人冒险进入格林尼治陨石带,猎杀在天体上筑巢的硅兽,把猎获拿到黑市上贩卖。一些大型佣兵军团甚至深入北阿尔法星系,猎杀十级以上的成年硅兽。对黑市,军方一向是睁一眼、闭一眼,即不承认其合法性,也没下力打击,因为军方也需要来自北阿尔法星系的原材料。

    其实,军方一直跟一些大型佣兵团保持着联系。

    只要这些佣兵团没有胡作非为,军方不但不会干涉,还会提供一些必要的支持,比如派舰队前往格林尼治陨石带接应。做为回报,这些佣兵团都会及时通报狩猎活动,在猎获贵重物资之后,优先卖给军方。

    只是,并非所有佣兵团都懂规矩。

    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一些佣兵团会悄悄把物资拿到黑市上贩卖,而不是以较低的价格卖给军方。

    对此,军方同样是能忍则忍,一般不会跟佣兵团撕破脸皮。

    只是,佣兵团外出狩猎与猎获而归得经过格林尼治陨石带,一举一动都在军方的眼皮底下,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在军方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任何佣兵团都像蝼蚁般渺小。

    林啸廷调出来的,正是几份将在近期出现在黑市上的物资清单。

    仔细看了一阵,林啸廷心里有了主意。

    这时候,秘书走进了书房。

    “参谋长,林凤上校到了。”

    “记住我开始说的话,散会。”关闭了会议系统,林啸廷才秘书点了点头,“等下把茶水糕点送来,别忘了桂花糕。”

    秘书点头答应下来,退出了办公室。

    在此之前,林啸廷就吩咐秘书备下了桂花糕,因为林凤小的时候爱吃甜食,特别喜欢桂花糕。

    半分钟后,秘书把林凤带了进来,然后出去准备茶水糕点。

    “参谋长好,特侦大队大队长林凤上校前来报道。”

    林凤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林啸廷刚好站起来。他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浮现在脸上的一丝笑容也散去了。

    “坐吧。”

    一张椅子从地板下升了起来,出现在林凤面前。

    “我看了行动报告,”林啸廷首先坐了下来。“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找回失落的‘寒冰雪虎’号是大功一件,相信林烈勋将军已经向你说明了相关的奖励。至于怎么分配,你是大队长,由你决定。听林烈勋说,杨屹少尉在行动中立了大功,回到大队后,只要能通过战力测试就按照规定给予晋升。”

    “是他从敌人手里夺回了‘寒冰雪虎’号,还救了我,拯救了‘烈火凤凰’号。”

    林啸廷微微一愣,听出了林凤的弦外之音。

    “我想跟他在一起,而且……”

    “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林啸廷断然打断了林凤的话。

    “爷爷……”

    这时,秘书把茶水糕点送了进来,又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尝点吧,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林啸廷长出口气,控制住了情绪。

    “爷爷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吃桂花糕,”林凤淡淡一笑,说道,“只是,在六岁开始换牙之后,我就不喜欢吃甜食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啸廷看了林凤一眼,说道,“每次看到你,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林烈祖的女儿,你跟你父亲一点都不像,反到很像你七叔。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越是反对,你越不会顺着我的意思去做。这是你的终生大事,我不好多说什么。以林家跟罗加现在的关系,我也不会把你嫁入罗家。只是,当初立下誓言的是你。如果他能成为‘寒冰雪虎’号的驾驶者,我会亲自为你们主持婚礼。如果他没有这个本事,只会讨女人欢心,就没有资格做我林啸廷的孙女婿。”

    “他一定会成为‘寒冰雪虎’号的驾驶者。”

    “希望如此。”

    林凤咬了咬牙,知道说别的已经没用了,也就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怎么,这么急着离开?”

    “参谋长,我是特侦大队的大队长。任务已经结束,理应尽快返回大队基地,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带上这个。”

    林啸廷将两个鸡蛋大小的东西抛了出去,林凤微微一愣,立即伸手接住。

    “这是两个C级‘空间储存器’,最新科研产品,各有五百立方米的储物空间,刚好够容下‘烈火凤凰’号与‘寒冰雪虎’号,算是我给你们的祝福吧。”林啸廷长出口气,又说道,“想当我林啸廷的孙女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算能通过神经元匹配,也得修好‘寒冰雪虎’号再说。”

    林啸廷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