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握住杨屹的手,低声说道:“那是‘钢铁雄心’号,第三战区的旗舰,爷爷收到消息赶来了。”

    杨屹微微一愣,没再胡说八道。

    虽然杨屹跟所有基层官兵一样,对高高在上的将领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抵触情绪,但是林啸廷是林凤的爷爷,杨屹再怎么放肆也不敢当着林凤的面说林啸廷的坏话,哪怕只是抱怨也不应该。

    “等下见到爷爷,本分一点,关好你的嘴巴。”

    “明白。你让我说话,我才说话。你不让我开口,就算打死我,也绝不吭声。”

    “还嘴贫。”

    杨屹呵呵一笑,轻轻捏了捏林凤的小手。

    林凤白了杨屹一眼,却没有把手缩回去。

    在关系到生死的秘密上,杨屹选择了信任林凤。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虽然两人才认识几天,但是经历了那场生死与共的战斗与逃亡之后,两人的感情发生质变,而且牢不可破。

    气闸开启,那名将军信步而入的时候,林凤与杨屹的两只手依然紧紧的握在一起。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举动,但是含义却很明确。杨屹知道,林凤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到来的林啸廷,她已经爱上了身边的这个男人,而且愿意跟这个男人生活一辈子,绝不会因为家人反对而动摇。

    感受到林凤的真情实意,杨屹不由得握紧了那只芊芊玉手。

    既然生死与共,那就不离不弃。

    走过来的时候,那名将军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随即露出了一丝笑容。

    “七叔……林将军!”

    七叔!?杨屹这才仔细打量了那名将军一眼。是一名少将,从相貌上看是个中年人,不过从相貌判断年龄很不靠谱。

    “小凤,你这丫头……”中年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杨屹一眼,又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林凤才把手缩了回去,而且面色通红,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林将军好!”

    少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没跟杨屹打招呼。

    “杨屹,特侦大队少尉军官。不过,回去后就能获得晋升。”林凤特意补充了一句,以此提高杨屹的地位。

    “不错嘛,十八岁就是少尉,而且第一次出任务就获得了晋升。”

    “七叔……”

    “走吧,跟我回去。”少将把目光从杨屹身上挪开,对林凤说道,“老头子很关心你,让我亲自接你回去。有什么事,去跟老头子说。七叔疼你,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七叔没有多少发言权。”

    林凤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杨屹却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这叔侄俩在打什么哑谜。杨屹不方便多问,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两人身后。

    “钢铁雄心”号是一艘S级战舰,也是第三艘用这个名字命名的战舰。第一艘“钢铁雄心”号建造于一千五百年前,在第四次格林尼治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只是因为老旧,在战后不久就退役拆解。第二艘“钢铁雄心”号在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中建成,并且担当第三战区的旗舰,参与大大小小上百场战役与战斗,立下汗马功劳。战后,展瑞麟亲自下令,“钢铁雄心”为第三战区旗舰的专属名称。正是如此,在第二艘“钢铁雄心”号退役后,才有了第三艘“钢铁雄心”号。

    虽然比第三舰队的“血战”号小了好几圈,但是“钢铁雄心”号依然是一艘巨舰。

    登上“钢铁雄心”号,少将就撇下了两人,单独离开了。

    “他是我七叔林烈勋,在所有长辈中,就他最疼我,也最宠我。”林凤淡淡一笑,转而说道,“七叔没结婚,也没有子女,一直把我当女而看待。听说,七叔在年轻的时候,跟我很像。”

    “什么意思?”

    “不愿意听从家里的安排,不然不会到现在都没结婚。”

    杨屹微微一愣,笑着说道:“显然,这也是他疼爱你的原因。”

    “也许是吧。”林凤叹了口气,说道,“走吧,我带你参观参观。虽然‘钢铁雄心’号只是一艘S级战舰,比不上第三舰队的‘血战’号,但是先进程度绝不在‘血战’号之下,论战力的话,还超过了‘血战’号。”

    “超过SS级战舰?”

    “‘血战’号建于一百多年前,而这艘‘钢铁雄心’号在三年前建成,去年才正式编入第三战区。一百多年前,用在‘血战’号上的那些技术早已落后。再说了,‘钢铁雄心’号是第三战区的旗舰,‘血战’号只是第三舰队的旗舰。以战区跟舰队的关系,‘钢铁雄心’号的地位还在‘血战’号之上。”

    林凤这么一说,杨屹就明白了过来。

    第三舰队隶属于第三战区,战区旗舰的地位自然在舰队旗舰之上。

    林凤带杨屹在战舰上转了一圈,让杨屹大开眼界。其实,林凤也是想趁这个机会,让杨屹长点见识。

    杨屹确实长了见识,还发现了“钢铁雄心”号的秘密。

    这艘战舰由第三战区自筹资金建造,按照SS级的标准设计,因为人类联邦在银河系联盟内是六等文明,才降低建造标准。按照银河系联盟的规定,一个文明的军事力量与文明等级直接挂钩,而决定军事力量的众多标准中,战舰的级别与数量是头号指标。六等文明最多只能拥有十艘SS级战舰。

    人类联邦有九大战区,而九大战区各有一艘SS级战舰。

    虽然还有一艘SS级战舰的配额,但是不属于第三战区,而是在联邦当局手上。

    “建造一艘SS级战舰耗费巨大,特别是驱动战舰的SS级原能转换器,只能从七大顶级文明那里购买。”林凤叹了口气,“千年和平盛世就像是慢性毒药,让人们忘记了进在咫尺的威胁。联邦当局政客为了讨好选民,不愿在军事建设上花一分钱,也就没在‘联邦之星’号退役后启动新战舰的建造计划。”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名额送给战区?”

    “送给哪个战区?”林凤苦笑了起来。“不管是哪个战区,在拥有了第二艘SS级战舰之后,实力都会超越其他战区,打破现有格局。名义上,九大战区隶属于联邦当局,是人类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在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后,九大战区全都是各自为政,联邦当局只有名义上的统辖权。这种局面已经维持一千年,没有引发大规模内乱,也就没人愿意打破现在的局面。麟帅曾经说过,如果人类联邦依然如故,在第六次格林尼治战争爆发后,就算肖问天大元帅重生也无法力挽狂澜。”

    “肖问天大元帅……”

    “你不会连肖问天大元帅都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只是,麟帅这话说得也太满了吧。”杨屹尴尬的笑了笑。在人类联邦,没人不知道肖问天。

    在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初期,银河系联盟兵败如山倒,人类联邦也不例外。在短短五十年内就丢失了所有殖民星球,被迫退守家园星系。在硅魅联盟大兵压境的时候,没人相信能够守住家园星系,人类将像附近的其他文明一样,惨遭灭顶之灾。当时,有钱、有权、有势的人都争先恐后的逃离家园星系,前往高等文明寻求庇护。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时还是少将的肖问天站了出来,接管了家园星系警备部队,率领一百个军团进驻灯塔星,并且在此挡住了入侵的硅魅大军。

    灯塔星攻防战持续了二十年,肖问天也在此坚守了二十年。

    虽然肖问天没能坚持到胜利到来的那一刻,在最后的战役中以身殉难,但是在他带去的一百个军团中却诞生了无数将星,包括展瑞麟在内的九大战区司令均在此战中成名。也正是如此,在展瑞麟等九大战区司令被授予元帅军衔后,九人联名,让联邦当局追授肖问天为联邦大元帅。

    肖问天是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中唯一的大元帅,也是第三纪元中的第二位大元帅。

    “小时候,爷爷、父亲与七叔经常给我讲肖问天大元帅的事迹,感叹自己没有生在那个年代。”看着舷窗外的星空,林凤长叹一声。“当时,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感叹。直到加入特侦大队,我才明白他们的感受。对一名军人来说,出生在肖问天大元帅的时代,追随大元帅征战星空是无尚荣耀。”

    “我可不这么看。”

    林凤微微一愣,朝杨屹看了过去。

    “对一名军人来说,理当效仿大元帅,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在浩瀚历史篇章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才是无尚荣耀。”

    这句话,杨屹说得底气十足。

    看着立于身侧的杨屹,林凤不由得微微哆嗦了几下。

    杨屹的那股傲气,还有说出这句话时的语气与神态,根本不像一个少尉军官,更像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

    难道,他是肖问天那样的不世之材!?

    只要能够跟随他征战星空,陪伴他登上辉煌巅峰,成为他的终生伴侣,什么样的痛苦与磨难都不值一提。

    林凤相信,杨屹就是那个值得她付出一切的男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