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

    “照我的话做。”

    林凤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虚拟屏幕,左手紧紧握着球形能源输送器,将原能转换器的能量输入“暗影”号飞船。

    “暗影”号有一台A级原能转换器,只有遇到特殊情况才需要外界提供能源。

    现在就是特殊情况。

    林凤面前的那个虚拟屏幕上,第4447828号天体表面出现了数个巨大的天坑,正在向内部坍塌。

    发现异常之后,林凤立即带着杨屹离开了天体。

    天体内部出现了一个引力奇点,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演变成空间奇点,导致天体所处空间严重扭曲,转变成一个微型黑洞。天体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凤并不清楚,只知道掉入黑洞将永世不得超升。

    要知道,在广袤的宇宙空间里,智慧生物从没涉足过的地方只有黑洞。别说人类,即便是银河系联盟的七大顶级文明的强大在掉入黑洞之后都无法逃脱,在全宇宙中,没有任何事物能从黑洞里逃出来。

    遇到黑洞,保命的唯一办法就是呆在不可逃逸区域之外。

    只要进入了不可逃逸区域,即便是光线也会被吸入黑洞。

    幸亏阿伦及时发现异常,并且发出警报。要是再晚一点,林凤根本不可能驾驶“烈火凤凰”号离开天体。

    “上校,推进功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一百二十五。”

    “现在的逃脱概率是多少?”

    “不到百分之一。”

    “继续……”

    “上校,推进器已经超负荷运行,继续提高推进功率太危险了,推进器的故障风险已经达到百分之四十七。如果推进器停车,我们……”

    “如果逃不出去,我们照样会掉入黑洞。”林凤面色苍白,嘴唇在微微发抖。

    她并不害怕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

    黑洞里没有时间概念,一瞬就是永恒。虽然没人知道掉入黑洞的感受,但是理论上,人在掉入黑洞之后不会死亡,而是永远处于掉入黑洞的那一瞬间,即处于一种不生不死却永远不会结束的状态之中。理论上,要到宇宙大毁灭那一刻,也就是黑洞随宇宙消亡的时候,这一瞬间才会终结。

    “阿伦,开启跳跃通道。”

    “现在?”

    “对,现在,马上,立即。”

    “上校,‘暗影’号还在微型黑洞附近,空间严重扭曲,干扰十分严重,我无法准确计算出跳跃通道的出口,也就……”

    “设定在家园星系附近,在进入跳跃通道之后启动强力场防护罩,并且将全部能量用于加强防护罩。”林凤长出口气,又说道,“就算出口在恒星内部,也比掉入黑洞,被永久禁锢好得多。”

    显然,后面这句话不是说给阿伦的,而是在给自己打气。

    “上校……”

    “这是命令,执行吧。”

    阿伦是人工智能,虽然明知道林凤的命令很有可能导致“暗影”号上的人员丧生,但是也只能执行命令。

    杨屹,我已经尽力了,能不能生还,就看运气吧。

    一点光芒出现,跳跃通道开启,“暗影”号钻了进去。光芒并没扩散,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汇聚在已经坍塌成为一个小点的天体附近。也就在“暗影”号进入跳跃通道的刹那间,坍塌的天体消失了。

    从不可逃逸区域外面看的话,从产生到毁灭,微型黑洞只存在了一瞬间。

    如果掉入黑洞,那就是永恒。

    此时,跳跃通道内。

    “上校,我已经将百分之九十的能量用于强力场防护罩,百分之十的推进功率是飞出跳跃通道的最低限度。”

    “可以,在飞出跳跃通道之后,立即将全部能量用于强力场防护罩。”

    “明白。”

    林凤长出口气,使劲揉了揉额头,这才起身离开驾驶舱。

    开始,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虽然在黑洞的不可逃逸区域内,时间的流逝速度减慢,但是在黑洞生成前,时间并没停止。如果林凤晚一点做出决定,“暗影”号就会掉入黑洞。因为在不可逃逸区域内,所以她无法知道何时才算晚。等她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因为黑洞已经形成。

    医疗舱内,杨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赤凤战甲”已经卸下,他依然被能量屏障包裹着,双目紧闭,神态很自然,看上去像是谁着了。

    “阿伦?”

    “上校,我已经做过三次检查了,除了微弱的生物电场,没有其他生理活动体征。”阿伦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可以再尝试一次,也许能够让杨屹少尉醒过来。”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上校,杨屹少尉还活着,只是……”

    “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阿伦没再多说什么,从林凤面前消失了。

    它只是一个有0和1构成的程序,虽然有低级智能,但是完全无法理解林凤此时心态与感受。

    杨屹确实活着,至少从生理上讲,他还没有死,但是还能醒过来吗?

    “杨屹,你要是听得到的话,就快点醒过来吧。”林凤握住了杨屹的手,虽然隔着能量屏障,但是她清楚的感觉到,杨屹的手很厚实。“我们在跳跃通道里面,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如果在恒星内部,在‘暗影’号冲出跳跃通道的那一刻,我们就会死,这艘飞船抵御不了恒星内部上亿摄氏度的高温。”

    “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你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醒过来。”

    “你救了我,你干掉了那个家伙,你兑现了承诺,你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相信你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我需要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你。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杨屹,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

    林凤轻声嘀咕着,她相信在听到这些话之后,杨屹就会醒来,跟她一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

    杨屹确实听到了,却无法做出回答。

    其实,在林凤驾驶“烈火凤凰”号去追击海盗船之后,杨屹就在强大电流的作用下进入半昏半醒状态。在剐肉剃骨一般的剧痛之后,杨屹就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四周是密密麻麻的光点。就像夜晚站在星空下,那些光点如同夜空中的繁星,只不过更加密集。

    林凤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不断的回荡着,很是空旷。

    “林凤,你在哪里?”

    张嘴喊了一句,杨屹才发现,这只是出现在意识里的一个念头。

    该死的,这是什么地方?

    杨屹有点惊慌,开始朝一个方向奔跑。过了一阵,他停了下来,因为不管跑多远,就像在原地踏步,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依然环绕四周。林凤的声音依然来自四面八方,没有明确的方向。

    我招谁惹谁了,竟然落到这步田地!?

    杨屹很不甘心,觉得自己很委屈。

    不对,不要被情绪控制,冷静,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疼痛,对,就是那种被刀剐油炸般的痛苦。那个时候,精力全在自己身上,仿佛身上的细胞全都被……

    身上……难道我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产生这个念头,杨屹顿时吓了一跳。

    昏厥之前,杨屹的精力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以此抵抗强电流产生的剧痛,而醒来之后就在这个鬼地方了。

    不,这是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是鬼地方?

    那些光点是什么,难道是构成身体的细胞?

    如果一个光点就是一个细胞,那我现在是什么?

    还有,细胞变得如此的巨大,我的意识又是多么渺小?

    想这些没用,首先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怎么离开?

    冷静,该死的,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杨屹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附近的光点上。如果是因为关注自身,导致意识进入身体,并且被禁锢在身体里面,那么关注那些构成身体的细胞,也许就能找出离开这个禁锢空间的办法。

    医疗舱里面,林凤还在低声嘀咕。

    虽然杨屹依然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但是林凤没有放弃。她相信,只要一直坚持下去就能唤醒杨屹。

    直到阿伦出现在她面前。

    “阿伦,我说过,不要来打扰我。”

    “上校,‘暗影’号即将离开跳跃通道。”

    林凤这才抬起头来,朝阿伦看去。

    “按照你的命令,出口设置在家园星系,只是受到空间紊乱干扰,我无法确定出口的准确位置,偏差为一个天文单位。”

    “掉入恒星的概率有多大?”

    “不到万分之一。”

    林凤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出现在行星等大型天体内部的概率呢?”

    “大概在百万分之一左右,只是……”

    “只是什么?”

    阿伦稍微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因为恒星、行星等大型天体会导致空间扭曲,产生吸附现象,导致出现在附近的跳跃通道出口偏移原来的位置,所以根据常用模型计算出来的概率并不准确。”

    “误差有多大?”

    “无法判断。”

    林凤的眉头跳了几下:“你的建议是什么?”

    “做好最坏准备。”阿伦又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上校,我认为你应该立即进入‘烈火凤凰’号。”

    林凤明白了过来,朝躺在病床上的杨屹看了过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