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幻影翅与焚羽衫十分坚固,挡住了匕首,但是在被刺中的时候,杨屹把能量全都用在了烈焰剑上,聚集在匕首上的能量毫无遮挡的透过了幻影翅与焚羽衫,然后贯穿了杨屹的胸膛。

    只是,杨屹却毫发未损!

    这可能吗?

    要知道,聚集在匕首上的其实是受到强力场约束的电磁能,在与物质接触之后会立即产生上百万伏的高电压,瞬间释放出强电流,产生高温毁伤效应,表现出来的现象跟激光比较相似。

    不管杨屹有没有一举击杀罗格,在被匕首刺中之后都会被烧成焦炭。

    开始的那股剧痛,正是在被匕首刺中时产生的。

    杨屹没有多想,立即收起了焚羽衫。

    地龙已经死亡,洞穴里的气温恢复了正常,不用担心被高温烧死。

    在杨屹心口处,“生命之源”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而在杨屹的躯体上,无数条如同小蛇般的电流正在快速游走。只是,电流没有损耗,仿佛杨屹的身躯是超导体,也就不会让电能转化成为内能。

    这怎么可能!?

    惊骇之中,杨屹发现,在身上乱窜的电流正在渐渐变得有序,仿佛受到了吸引,开始向胸口的“生命之源”汇聚。

    难道“生命之源”有吸引电流的特性?

    杨屹并没感到奇怪,从名字就能看出,“生命之源”有电磁方面的特性,不然也不会取这么一个名字。

    问题是,自己的身体怎么会是超导体?

    即便在科技极为发达的现在,已知的常温超导体全都是极为稀有的合金。只有体温下降到接近绝对零度的时候,人体才会产生超导现象。毫无疑问,在绝对零度下,任何人都不可能存活。

    杨屹伸手在胸口上摸了一下,很温暖,连冰点都不到。

    “生命之源”再神奇,也不可能改变杨屹的身体结构,更不可能在让杨屹活着的情况下让他的身躯成为超导体。

    难道是……

    杨屹暗自一惊,想起了“希望”号,那艘由杨家先祖杨锋在一万多年前从人类母星上发射的宇宙飞船。

    莫非这与在“希望”号上进行的改造有关?

    杨屹仔细回想了一遍,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进入“希望”号,那台破旧的机器启动了改造程序,在A类改造与B类改造先后因为资料损坏与设备损坏终止之后,机器启动C类改造,也就是终极改造,并且随后就启动了自毁程序。

    杨屹只记得这么多,当时还觉得“希望”号在下沉,只是在“希望”号里面,所以无法肯定。

    醒过来的时候,杨屹已经在垃圾处理场,离阿玲藏身的地方不是很远。

    因为艾米已经出现,正在跟一个硅魅联盟的战将决斗,阿玲又在附近,还差点因为误解暴露行踪,所以杨屹不敢有半点耽搁,立即控制住了阿玲。当时,杨屹并没觉得身上有半点异常变化。

    救走艾米,回到住宿的洞穴之后,杨屹觉得既然没有异常变化,就没必要杞人忧天。再说了,敌人很快就杀了过来,大家都急于逃命,由一直跟其他人在一起,杨屹没有时间检查身体。再后来就遭到硅魅联盟的战机拦截,还有萨曼托。至于艾米的哥哥巴恩斯到来之后发生的事情,杨屹是听艾米与阿玲他们说的。跟随林凤到了特侦大队基地,杨屹也没获得半点闲暇时光。别的不说,从离开熔岩星之后,杨屹到现在都没有洗澡,幸亏特侦大队的制服有自洁功能。

    肯定与“希望”号上的改造有关,C类终极改造很可能就是针对杨屹的身体。

    被改造成了一个怪物?杨屹下意识的把注意力从胸口移到下腹部。还好,男人最宝贵的东西没有什么变化。

    杨锋老祖宗,你这个玩笑开大了。

    想到身躯的奇妙变化,杨屹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就算你要造福子孙,也应该留下一本说明书啊,让后人知道做了哪些方面的改造。难不成,你想让单传了数百代的杨家在我这里断子绝孙?

    杨屹不自禁的哆嗦了几下,不是害怕,而是冷。

    “寒冰雪虎”号飞出去的时候,在天体上钻开了一个大窟窿,洞穴里面的空气正在缓缓流失,气温也在降低。虽然戴着鹰隼眼,不会窒息,但是收起幻影翅与焚羽衫,单薄的军服抵御不了寒冷。

    不管那么多了,至少没有坏的征兆,而且看上去这改造不是坏事,至少今后不用担心触电身亡了。

    想到“寒冰雪虎”号已经飞了出去,杨屹没再多想,展开幻影翅与焚羽衫,朝着头顶上方的孔洞飞去。

    此时,天体外面,一场战斗正在激烈进行。

    交战双方,正是“寒冰雪虎”号与“烈火凤凰”号。虽然“寒冰雪虎”号损毁严重,却占据上风。

    一个交错之后,“烈火凤凰”号飞出了数千米才缓缓停下。

    “寒冰雪虎”号只冲出了几百米,就在反向推进系统的帮助下停了下来。

    这样的交手已经进行了数百回合,虽然谁也奈何不了对方,但是“寒冰雪虎”号的优势相当明显。

    大概是打累了,双方都没急于发起攻击。

    “哈哈……当年被誉为‘天阳骄凤’的林凤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嘛。”

    那人的笑声不但狂妄,还带着明显的嘲讽意味,根本没把“烈火凤凰”号里的林凤放在眼里。

    “罗格,你别高兴得太早。”

    “罗格?林凤大小姐,你认为我是罗格那个傀儡?”

    “你不是罗格,到底是谁?”林凤的声音在发抖,不是害怕,而是担心,因为从天体里飞出来的只是“寒冰雪虎”号。

    杨屹呢,他死了,还是被困在了天体里面?

    进入天体的有一百二十名海盗,现在出来的只有一个,剩下的海盗实力强悍,对付只有三级战兵水准的杨屹肯定不在话下。还有那头守护天体的地龙,说不定杨屹与其他海盗都被地龙杀死了。

    “林凤大小姐,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十二年前,我们就见过一面,你难道不记得我的声音了?”

    十二年前?林凤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当时,她只有六岁,而林家的孩童都在六岁开始接受正规教育,比普通家庭的孩童早了两年。从某种意义上讲,六岁意味着开始接触外界,具备了有限的独立行事能力。正是在这一年,罗镇宇带着罗斩坤来到林家,向林啸廷提出当年的婚事。虽然林啸廷已经为六年前的许诺感到后悔,但是必须给罗镇宇面子,也就把林凤叫了出来。也就是那次见面,让林凤产生了绝不嫁给罗斩坤的念头。此后的十年间,林凤拼命学习与训练,一次次突破极限,为的就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是罗斩坤?”林凤的声音颤抖得更加厉害,这次不是担心杨屹,而是愤怒。

    “哈哈……看来,林凤大小姐还没有忘记那个混蛋,就算不愿意嫁给他,你也永远不会忘记他。”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凤大小姐,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都不愿意接受强加到我们身上的命运,都在奋力抗争。”

    “废话少说……”

    “急什么,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

    林凤压制住了愤怒,别说暂时无法击败对方,就算能够,也要有点耐心,搞清楚对方的身份。

    “你确实没有看错,罗斩坤就是个混蛋。只是因为早五分钟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拥有一切,而我却一无所有。如果这是命运,那就让它滚蛋。十二年前,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改变这该死的命运。我不是罗斩坤,但是我比他跟有资格拥有现在的一切,包括你。”

    “你是罗斩坤的弟弟?”

    “弟弟?哈哈……”

    林凤眉头紧锁,因为她从没听说罗斩坤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林凤大小姐,我是谁并不重要,其实你也没有必要为此费心劳神。”那人稍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你与‘烈火凤凰’号的神经元匹配度仅为C级,最多能把‘烈火凤凰’号的战力发挥出百分之一,甚至无法让‘烈火凤凰’号进入半战斗状态。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你这么认为吗?”林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底气明显不足。

    那人说得没错,林凤确实无法让“烈火凤凰”号进入半战斗状态,只能以基础形态进行战斗。

    其实,自从首任驾驶者之后,没有一个人能把“烈火凤凰”号的战力全部发挥出来。在过去数百年里,唯一让“烈火凤凰”号进入半战斗状态的是林凤的爷爷林啸廷,而且只能维持短短五分钟。

    “现在,我就让你开开眼界,看清楚了。”

    话音未落,“寒冰雪虎”号爆发出了堪比恒星的刺眼光芒。即便坐在“烈火凤凰”号的驾驶舱里,有多重保护,林凤也被刺得睁不开眼睛。当光芒渐渐暗淡下来,看到几千米外的那架战机,林凤才猛然意识到与对手的差距。那不是相同级别对手间的实力差距,而是级别上的差距!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