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巨大的溶洞,直径差不多有十公里。因为在天体中央,所以溶洞里的重力强度为零。地龙盘踞在溶洞中心处,悬浮在空中。圆鼓鼓的身躯像一个超大号气球,那些冲出地表的巨型蚯蚓只是地龙的触手。地龙的身体结构跟章鱼很类似,也有点像水母,属于低级的软体类硅基动物。

    杨屹没有急着进入溶洞,而是藏在通道出口附近,仔细观察那头庞然大物。

    虽然是低级硅兽,但是地龙是杨屹见过与听说过的最大的硅兽。眼前这头地龙,体积肯定超过一百万立方米,吨位数百万吨,跟一艘A级战舰相当。只有配备了重火力的大型战舰能够对其构成威胁,一般的太空战机肯定无法奈何,也许连“烈火凤凰”号这类传奇战机也只能望洋兴叹。

    还好,地龙没有大脑,智商低得可怜。

    杨屹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身上覆盖着幻影翅,不管是用眼睛看、还是用鼻子嗅,都像一块岩石。

    其实,地龙没有眼睛、鼻子与耳朵,唯一的感官是“第六感”,在其每一条触手上都有的一种能探查到微弱电磁场的独特器官。因为任何一种生物都有生物电场,所以靠近就会被地龙发现。

    有幻影翅保护,杨屹不需要担心。

    除了提供视觉伪装,在全覆盖状态下,幻影翅还能屏蔽杨屹的生理电场,只要趴在地上不动就不会被地龙发现。

    好像不大对劲。

    观察一阵,杨屹发现了问题。

    地龙存在的唯一价值是守卫兽穴,保护还在孵化的兽卵,可是这个巨大的洞穴里面没有兽卵,一个都没有!就杨屹所知,为了使兽卵始终处在适合孵化的温度之下,兽穴的内部结构往往很复杂,有点像蜂窝。很明显,这个洞穴与兽穴不大一样,如此空旷,很难让温度维持在合适范围之内。

    想到这,杨屹启动鹰隼眼上的温度探测仪,看到显示出来的数字,他更加惊讶了。

    洞穴里有空气,而且气温只有三十摄氏度。

    这也太奇怪了,难道这不是兽穴!?

    要知道,硅兽孵化的温度肯定不会低于两千摄氏度,如果达不到这个温度,兽卵里面的硅化物就会凝固,就像水在冰点以下就会冻结一样。此外,孵化的兽卵会释放热量,导致环境温度上升。如果洞穴里有正在孵化的兽卵,气温不会这么低,没两千摄氏度,都有一千五百摄氏度。

    盯着盘踞在兽穴中央的地龙,杨屹心里疑云丛生。

    如果这里不是兽穴,也没有正在孵化的兽卵,为什么会有一头地龙,而且看体形还是一头成年地龙。

    也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传来一阵响动。

    那些海盗!?

    杨屹忍住好奇心,没有抬头张望。

    海盗就在他上方一百多米外,如果正好有一个海盗在朝下方张望,杨屹只要动一下就会被发现。

    “大家不要慌,地龙受了重伤,已经奄奄一息了。”

    有人在大声喊叫,听上去像是海盗的头领。

    这家后是真蠢,还是假聪明?就算地龙受了重伤,也能轻而易举的碾碎如同蝼蚁般渺小的人类。

    “全都按照部署行动,第一队负责搜索警戒,第二队架设逆式原能炮,第三队为行动做好准备。都给我行动起来,动作快点。”

    这些海盗竟然有逆式原能炮,看来是有备而来。杨屹朝地龙看去。

    地龙确实受了重伤,看上去就快死了。

    逆式原能炮是一种在太空战场上广泛使用的重武器,毁伤原理跟原能转换器相反,即把内能、电磁能、强能等形式的能量转化为原能,再自然耗散在宇宙空间里面,用来对付战舰的强力场防护罩的效果十分显著,对付地龙肯定不在话下。内能被吸走之后,地龙体温骤然降低,不死才怪。

    也许之前就是受到逆式原能炮轰击,地龙才在受伤之后缩回天体内部,没再攻击地面上的海盗。

    这些家伙也太恨了,对付一头地龙竟然用上了逆式原能炮。

    只是,海盗是从哪里搞到逆式原能炮的呢?

    因为需要使用原能转换器的内核,所以逆式原能炮属于战略武器,不但价值不菲,还是受到严格管制,由军部统一采购管理,只提供给军队使用,而且得由战区司令部申请,就算有钱也买不到。

    想到这,杨屹侧过身,抬头朝上面看去。

    斜上方一个突出的平台上,几十名海盗正在架设一台小型电磁抛射炮,那是逆式原能炮的发射装置。一个看上去像是小头目的海岛正在对手下指手画脚,在他脚边有一个用特种合金制成的金属箱。

    是一台小型逆式原能炮!

    军方肯定有内鬼,不然海盗不可能获得这种先进武器。

    因为需要把能量转换成原能,所以逆式原能炮是少数几种发射炮弹的武器,所谓的炮弹其实就是做了改进的原能转换器核心,在击中目标之后会吸收目标的能量,并且把吸收的能量转化为原能。

    炮弹就装在那个金属箱里面。

    大型逆式原能炮的威力十分惊人,一枚炮弹就能破坏一艘战舰的强力场防护罩,某些毁灭级的超级逆式原能炮甚至能够一炮轰碎一颗星球。因为体积庞大,使用的炮弹同样大得惊人,所以大型逆式原能炮只能装在战舰上。小型逆式原能炮分解之后能由单兵携带,威力小得多,不过使用范围更广,比如在地面战斗中对付战车与机甲,还能对付坚固的要塞。因为便于携带,同样具有毁灭性,所以军方对小型逆式原能炮的管制更严,平时都封存在仓库里面,在作战时才下发给部队。

    那艘海盗船上有一门大型逆式原能炮还不足为奇,可是这些海盗竟然有一门受到严格管制的小型逆式原能炮,就是大问题了。

    怎么办?

    海盗的动作很快,而且组装电磁抛射炮的难度并不大,理论上三个人在五分钟之内就能完成。

    “嗷——”

    一声狂暴至极的咆哮声传来,杨屹立即回头看去。

    地龙活了过来,准确说是做垂死挣扎。成百上千条触角从地龙体内涌出,铺天盖地的扑向聚集在通道出口附近的海盗。

    面对地龙的攻击,没人可以淡定。

    海盗也是人,同样有怕死的胆小鬼。

    “不要聚在一起,立即散开。三人为一组,集中火力攻击触角端部。地龙快死了,现在就给它最后一击。”

    这次,杨屹看到了那个发号施令的海盗,穿的是一件银白色防护服。

    顷刻间,枪声大做。

    如果地龙没有受伤,海盗携带的电磁枪、辐射枪等轻武器根本就是摆设,因为这些武器都是通过输送能量产生伤害效果,动能、电磁能、辐射等能量在作用到地龙身上之后都会转化为内能,也就是高温,而地龙并不怕高温。只是,这头地龙受了重伤,构成身躯的血肉因为凝固而变得僵硬。被电磁枪射出的高速弹丸击中,那些触角开始瓦解,分裂成大小不一的碎块。在辐射枪的照射之下,这些碎块又重新融化,化为一滩滩的血水,消耗着地龙仅存的生命力。

    地龙的身躯急剧缩小,一些坏死的皮肉从身上剥离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地龙体内那个能量源,杨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看错了,不过鹰隼眼给出的数据绝对没有错。

    确实是一个能量源,而且释放出的是内能。

    大量内能在能量源附近产生了一个高温区,有数百摄氏度!

    能够持续不断释放能量的能量源只有一种,原能转换器。

    地龙只是低级硅兽,体内怎么会有原能转换器?

    还有,如果这个能量源由地龙控制,是地龙身体的一部分,地龙的体温就不会降低,也就不会受到重创。

    这个能量源不属于地龙,而是地龙的保护对象!

    “寒冰雪虎”号?

    也不对,“寒冰雪虎”号是太空战机,与“烈火凤凰”号类似,而“烈火凤凰”号没有原能转换器。

    不管那是个什么东西,肯定十分重要,不然那些海盗不会这么拼命。

    地龙还在亡命反击,原本聚集在一起的海盗在头目的指挥下开始向四周散开,避免过于集中被地龙一锅端。

    三个海盗朝杨屹所在的通道出口跑来,只是其中一个非常不幸,才跑出几十米就被一条触角击中,身体被洞穿,死得不能再死了。剩下两个没有停下,跑到洞口时,后面那个海盗脚下一滑,被一条触角卷走了。

    “啊——”

    最后一个海盗端起了电磁枪,一边大声吼叫,一边朝扑来的触角开火。

    这家伙肯定被吓破了胆,大声吼叫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四周的海盗都在集中精力应付地龙的攻击,没人注意这边,也没人关心一个落单同伴的死活。

    海盗都是亡命徒,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性命。

    就是现在!

    杨屹悄悄爬了起来,拔出了烈焰剑,朝背对着他,端着电磁枪疯狂扫射的海盗悄悄摸了过去。

    烈焰剑由一种特种记忆合金制成,不但能用原能转换器输出的电能强化,还能由使用者控制改变形态。这种格斗类武器最适合近身刺杀,不但致命,而且悄无声息,不像电磁枪会发出声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