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身前,一个突然出现的微型虫洞,也就是跳跃通道的入口挡住了黑色长枪,还吞没了黑色长枪。

    开启跳跃通道需要巨大能量,震耳欲聋的破空声正是通过能量传到艾米耳朵里。

    这是怎么回事?

    转眼之间,跳跃通道吞没了整杆黑色长枪,随即消失了。

    “什么人,给我出来!”萨曼托的意识波传来,不但不再像之前那么高傲,还明显有点恐惧。

    能用一招破掉“黑洞之殇”的人,绝对不简单。

    如果没有受伤,利用“生命之源”,艾米有信心破掉“黑洞之殇”,不过得用全力,绝不可能这般轻描淡写。

    萨曼托的实力跟受伤前的艾米在伯仲之间,确实该心生畏惧。

    “像你这样的蝼蚁,还没有资格询问我的身份。”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艾米也发现,传递声音的介质确实是波动的能量,不过那是一股凝聚成线的能量。只有拥有高级原能转换器,而且本身是同级别原体的超级强者,把原能转换器利用到极限的情况下,才能将能量汇聚成丝,以此在虚无的太空中传递声音。

    这样的强大存在,即便在隐灵族也不到一百个。

    此外,这个声音让艾米觉得很耳熟。

    那道光芒来自虚无的太空,而且在出现前毫无征兆,出现之后就汇聚成线,如同一支利箭,笔直的射向萨曼托驾驶的黑色战机。看上去,那道光芒的速度并不快,而且没有半点威胁。

    黑色战机动了,还是全速后退。

    逃跑!?

    对手还没出面,实力无限接近于战王的顶级战竟然选择了逃跑。只是一道光速,萨曼托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

    光芒看上去很慢,实则快到了极致。

    黑色战机来不及转身,也就只能直接后退。

    可惜的是,除了借助跳跃通道,任何物体的运动速度都不可能快过光速,也就不可能比那道光芒更快。

    光芒射中了黑色战机,悄无声息,平淡无奇,像什么都没发生。

    “你……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不……不可能……”

    在萨曼托的惨叫声中,黑色战机的表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发光裂纹。随着一团如同恒星爆炸般刺眼光线闪过,黑色战机消失了。什么都没留下,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此时,“烈火凤凰”号已经逼近。

    “滚开!”

    暴呵声中,一道光幕出现在“烈火凤凰”号面前,硬是把以十分之一光速飞行的“烈火凤凰”号拦了下来。如同掉入禁制空间,就算女子催动原能转换器为“烈火凤凰”号加速也难以前进半寸。

    几千公里之外,几架被“烈火凤凰”号击败的黑色战机正在飞向那艘S级战舰。

    那几个都是普通战将,实力远不如萨曼托。见到萨曼托被一举格杀,它们丧失了战斗的勇气。

    “想逃,没那么容易!”

    光芒再次出现,不过这次是七束,与逃逸的敌机数量恰好相等。

    虽然隔着几千公里,而且七架黑色战机已经加速,但是与光芒相比,它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眨眼之间,七束光芒追上了七架黑色战机。与开始一样,七架黑色战机被光芒击中之后立即解体爆炸。只是,七束光芒没有消失,而是汇聚成一道极为粗壮的光束,朝停在一万多公里之外的战舰射去。

    数百架“火蝠”战机从战舰里飞了出来,不是迎战,而是逃跑。

    同时出现有数量众多的逃生艇,以及混杂在战机与救生艇中间,打算趁乱逃脱的几十名战将。

    这些战将都有原能转换器,有能量屏障保护。

    虽然逃不远,但是只要降落到熔岩星上就能找地方藏起来,总比被那个神秘的强者屠杀好得多。

    只是,没人能够逃脱。

    被光芒射中之后,战舰内部发生大爆炸,迅即产生了一个微型黑洞。空间极度扭曲产生的巨大引力如同一只无型大手,抓住了附近的一切事物,连光线都无法逃脱,全被硬生生的拖入黑洞。

    “黑洞之殇”

    不,这一招应该叫“净化之光”,是“不灭永生”的第七层。

    “不灭永生”总共九层,三三为一阶,第一层到第三层为初阶,第四层到第六层为中阶,第七层到第九层为高阶。即便在隐灵族皇室,修炼到高阶的也是屈指可数,此人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了。

    虽然表现形式不大相同,但是“净化之光”与“黑洞之殇”的攻击效果很相似。

    两者只有一点区别,“净化之光”能够控制,使用者能让黑洞泯灭,而“黑洞之殇”却只能等到黑洞自然消亡。

    转眼之间,S级战舰就被黑洞吞没,逃出战舰的战机、救生艇与战将无一幸免。

    “希望”号的驾驶舱内,李大哥等人目瞪口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实力强悍的萨曼托,还有那艘足以毁灭一个恒星系的S级战舰全都完蛋了。

    这是真的吗?

    这是真的,确真无疑。

    一个浑身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人出现在了飞船外面,就在艾米身边,而且体态相貌更艾米一般无二。

    一个隐灵人,比艾米强大百倍的隐灵人。

    不过,他是一个男人,一个男性隐灵人。

    随着那人的右手一挥,一道能量屏障将他与艾米包裹了起来。

    看着那人,艾米非但没有获救后应有的喜悦,反而十分紧张,甚至在微微发抖,显得万分畏惧。

    “艾米,你太让我失望了。”

    “巴恩斯,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误会?”那人冷冷一笑,右手在空中轻弹一下,艾米身上的防护服化为了碎片。“你从小就喜欢为自己的错误辩解,你认为这有用吗?为了几个卑贱的人类,你竟然……这是怎么回事,‘生命之源’呢?你……”

    那人朝“希望”号看去,目光从驾驶舱扫过后,落在了机舱所在的船体中央。

    “巴恩斯,不要……”艾米大叫了一声,但是已经迟了。

    随着那人伸手一抓,“希望”号船体破裂,一股巨大的力量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机舱里的杨屹,将他拽了出来。杨屹依然昏迷不醒,不过潜意识控制着“生命之源”。飞船船体破裂的刹那间,一道能量屏障包裹住了杨屹的身体,将他保护起来,没让他因为暴露在太空中而立即身亡。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巴恩斯,你想干嘛,放了他。”

    “你还不觉得丢人吗?为了几个低贱的人类,竟然舍弃永恒的生命。这也算了,你竟然把‘生命之源’给了一个人类。艾米,我对你很失望。如果此事让父皇与母后知道,他们会被你气死。”

    话语间,杨屹的身体开始扭曲,胸口部位高高隆起。

    显然,那个人准备收回艾米给杨屹的“生命之源”。以他的实力,夺走“生命之源”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巴恩斯,不要逼我。”

    那人回头一看,艾米已经飘到能量屏障边缘,再往外一步,就将冲出能量屏障,暴露在太空之中。

    即便是隐灵人,没有能量屏障保护,也无法在太空中生存。

    “事到如今,你仍然不肯叫我哥哥。我知道你怨恨我,但是千年前的那件事情并非我的决定,那是为了整个隐灵族,为了……”

    那人竟然是艾米的哥哥!?

    艾米是隐灵族的西嘉公主,他就是隐灵族的王子。

    “是他救了我,也是他带我离开熔岩星。我遇到了雷帝利,受了重伤,无法控制‘生命之源’。”

    “你打算为他去死?”他看着艾米,神色很是复杂。

    “他只是H级原体,却能控制与驾驭‘生命之源’。就在开始,他把‘生杀与夺’发挥到了极致。”艾米稍微停顿一下,又说道,“‘生命之源’对他认祖归宗,他才是‘生命之源’的主人。”

    “你竟然把‘不灭永生’传授给了一个低贱的人类!?”

    “父皇说过,不管是谁,只要领悟‘不灭永生’的要义就当皇族视之。巴恩斯,你敢违背父皇吗?”

    “父皇说的是隐灵人,我们的同族。”

    “父皇没有说必须是隐灵人。”

    “我现在杀了他,你认为父皇会为了一个卑微的人类惩罚我?”

    “不会,但是你会失去最疼爱的妹妹。”说出这句话,艾米把左手伸出能量屏障。肢体被低温冻结产生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艾米却没有退缩,也没有动摇,只是咬紧了牙关,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看来,你是铁了心了。”

    “我确实怨恨你,你太冷血、太无情了。我是你唯一的妹妹,虽然你改变不了什么,但是你什么都没做。”艾米稍微停顿一下,又说道,“哥哥,现在做正确的抉择还不迟,我依然是你的妹妹。”

    他的身躯微微颤抖了几下,缓缓松开了杨屹,随即左手一挥,把一件发光的物体抛到了艾米跟前。

    “艾米,你将‘生命之源’送给外族,就算父皇与母后对你疼爱有加,长老团也不会饶恕你。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给父皇与幕后添麻烦。我能帮你一次,却不能护你一世。今后该何去何从,你好自为知吧。”

    丢下这句话,他就消失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