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受到召唤,剩下的一百多架“火蝠”战机放弃了“烈火凤凰”号,同时朝远处的那艘像是一只巨大蝙蝠的S级战舰飞去。“烈火凤凰”号没有追击逃窜的“火蝠”战机,也没撤离。

    十道比宇宙深空还要黑暗的黑色光束从战舰里射出,径直射向“烈火凤凰”号。

    “哼!”

    “烈火凤凰”号里的女子冷哼了一声,包裹着战机的强力场防护罩迅速爆开,转变成强大的能量冲击波。

    十道黑色光束被硬生生的挡在了万米之外。

    那不是光束,是十架通体漆黑的太空战机,硅魅联盟的战将战机,驾驶者都是战将级别的强者。

    “一群乌合之众,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烈火凤凰’号的真实战力!”

    能量冲击波还在向宇宙深空传递,“烈火凤凰”号的形态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由太空战机形态转变成了一个有手有脚、有脑袋有身躯的钢铁巨人。这是“烈火凤凰”号的初级战斗形态,比之前的空战形态更适合进行一对一的战斗。在此形态下,“烈火凤凰”号的战力暴增了十倍。

    显然,在与“火蝠”战机战斗的时候,女子没有使出“烈火凤凰”号的全部战力。

    “没想到,时隔千年竟然有人能驾驭‘烈火凤凰’号,使其进入战斗形态,这次总算没有白跑一趟了。”

    传来的不是声音,而是意识波,直接的意识交流。

    女子的眉头跳了几下,只有实力无限接近战王,也就是最强的战将才能够通过意识波进行交流。

    对面的十个战将中至少有一个这样的存在。

    在硅魅联盟没有军衔的说法,一切都得靠实力。地位最高的是战皇,实力相当于银河系联盟中拥有SSS级原能转换器的天域战士。只不过,不管是硅魅联盟的战皇,还是银河系联盟的天域战士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仅次于战皇的就是战王,实力比银河系联盟中拥有SS级原能转换器的地魂战士稍弱,却在拥有S级原能转换器的人魁战士之上。战王之下就是数量众多,实力参差不齐的战将。最强的战将相当于人魁战士,最弱的连拥有A级原能转换器的十级战兵都比不上。

    虽然女子的战力没达到人魁战士的水准,但是是十级战兵。

    如果只是几个普通战将,女子信心十足,可是面对一个实力无限接近于战王,跟人魁战士相当的战将,她就没有多大把握了。

    实力上的差距永远无法用数量弥补,就像上千架“火蝠”战机也不是“烈火凤凰”号的对手一样。更何况,女子没有数量上的优势,她得单独面对十名战将,其中一个还拥有超强实力。

    不能退,只能战。

    就算不是敌人的对手,也不能退缩。

    能量冲击波消散,十架黑色战机将“烈火凤凰”号团团围住。

    “只是一个十级战兵?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现在投降,我萨曼托可以饶你不死,让你做我的宠物。”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女子一声怒呵,虽然声音无法在太空中传递,但是出现在“烈火凤凰”号右手上的光剑说明了一切。

    即便处境不利,女子依然选择了抢攻。

    这也是最合理的选择。

    熔岩星在人类联邦辖区腹地,远离格林尼治陨石带,而且轨道上有三颗第三战区军法处的监视侦察卫星。就算敌人破坏了这些卫星,或者阻塞了通信,第三战区司令部在发现异常之后也会立即派战舰过来。既然无法战胜这些敌人,就得拖延时间,等舰队赶到。抢攻是最理想的选择。

    要是让敌人首先出手,“烈火凤凰”号很快就会被击毁。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十架黑色战机同时散开,其中九架将“烈火凤凰”号团团围住,只有一架战机朝“烈火凤凰”号迎了上去。

    这是一架飞蛇形的战机,而且在冲向“烈火凤凰”号的时候形体也发生了变化。转变成为一个魁梧的黑色巨人,手上还拿着一把巨大的黑色战刀。虽然没有半点光泽,但是那把刀极为锋利。

    空旷的太空中,一架浑身赤红的战机与一架通体漆黑的战机厮杀在一起,就像一个烈火巨人与一个黑暗魔鬼在亡命格斗。从远处看去,更像一团赤红的烈焰在无边无尽的虚空中翻飞跳跃。

    另外九架黑色战机没有加入战团,只是把“烈火凤凰”号围在中间。

    那艘硅魅联盟的S级战舰正在缓缓逼近,准确说是朝熔岩星飞去。“烈火凤凰”号上的女子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发现大批“火蝠”战机从战舰里飞出来之后,立即意识到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只是被那名顶级战将驾驶的战机缠住,女子分身乏术,更别说阻止战舰靠近熔岩星。

    很快,数十架“火蝠”战机在战舰前方散开,排成一个阵型。

    “铜墙铁壁阵”。

    女子看得很清楚,那是硅魅联盟的战机在空战中经常使用的一种防御性阵型,主要用来拦截逃跑的敌机。

    难道有战机从熔岩星上飞出来?

    “你在看哪呢,你的对手是我!”

    一声暴呵在脑海里响起,虽然女子的反应很快,但是依然慢了半拍,“烈火凤凰”号举起的光剑,恰好格挡住了黑色战机劈来的一刀。如果不是“烈火凤凰”号性能出众,肯定会被这一刀劈成两半。即便如此,“烈火凤凰”号也被劈飞,在虚空中后退了数千米,才堪堪稳了下来。

    这个时候,另外九架黑色战机上了上来,看来是要一举解决掉“烈火凤凰”号。

    局势原本对“烈火凤凰”号不利,现在遭到九架敌机围攻,还全是战将级对手,“烈火凤凰”号的处境就更加不利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艘飞船从熔岩星赤红色的大气层里冲了出来。

    那是一艘小型飞船,虽然外形跟快速货运飞船非常相似,但是破败不堪,像是马上就要爆炸解体。

    飞船冲出来的地点,正好在那些“火蝠”战机面前。

    这正是“希望”号,杨屹控制的那艘飞船。

    “我们成功了。”

    “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够活着离开熔岩星。”

    “我们还活着,谁能告诉我这不是做梦,我们真的离开了熔岩星?”

    飞船的驾驶舱内,阿玲、猴子、帅哥与胖嫂欢呼雀跃,兴奋得手舞足蹈,李大哥在察看面前的仪表,艾米则面色凝重。

    冲出大气层之前,飞船放下了绝热罩,所以无法看到外面的清醒。

    “所有人小心,全都回到位置上。”喇叭里传来了杨屹的话语,十分焦急,而且用的是命令口吻。

    这个时候,绝热罩已经自动脱离。

    那是一次性用品,在飞船冲出大气层后自动解脱,无法再次使用。这也意味着,飞船不能重返大气层,不然会在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因为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高温而烧毁,飞船上的人员将死无全尸。

    看到前方的数十架战机,驾驶舱里的人立即惊呆了。

    艾米的神色依然平静,似乎这一切早在预料之中。在其他人坐好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她却起身离开了驾驶舱。

    “我的天啊,我们完蛋了,我们死定了。”

    “现在怎么办?我不想死,我还没活够。”

    猴子与帅哥首先惊叫起来,两人的面色更是一片惨白。

    “大家都坐好,我们不会有事的。”从喇叭里传来的依然是杨屹的声音。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几架“火蝠”战机开始朝飞船开火,只是飞来的炮火全被升起的强力场防护罩挡住了。

    顶着凶猛的炮火,飞船开始加速。

    机舱内,杨屹全身都被刺眼的白色光芒笼罩着,一股有如实质般的光柱从他的胸口部位涌出,灌入头顶上的圆环。那正是由“生命之源”释放出的电能,用来驱动飞船的推进器与强力场发生器。

    杨屹没有忘记艾米的警告,只是这个时候,他顾不了那么多。

    这只是一艘货运飞船,如果强力场防护罩崩溃,“火蝠”战机打出的炮弹能把飞船炸成碎片。只是,强力场防护罩撑不了多久,必须尽快杀出重围,摆脱敌机,不然迟早会被炮弹轰穿。

    杨屹要驱动飞船的推进器,还要撑起强力场防护罩,输出的能量已经超过了他的最大承受能力。虽然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在撑起强力场防护罩的时候,杨屹就明显觉察到,他的意志正在溃散。这是受到原能反噬产生的现象,杨屹的意识负担将越来越重,被彻底压垮的时候就会爆体而亡。

    随着意识涣散,过去十八年里那些让杨屹印象深刻、终生难忘的事情浮现出来,如同幻灯片一样在他眼前闪过。其实,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杨屹已经忘记了,现在却异常清晰,就像是刚刚发生。这些美好的、悲惨的、欢乐的、痛苦的、甜蜜的、苦涩的回忆如同毒药一样侵蚀着杨屹的意识。

    这就是艾米说的“比痛苦更加恐怖的东西”?

    奶奶的,想那么多干嘛,大不了一死!

    打定主意后,杨屹排除杂念,集中精力控制“生命之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