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来,别说杨屹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算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工作并不复杂,先对需要处理的废品,大多是废弃的飞船进行扫描,把价值昂贵的稀有材料取下来,再驾驶气垫工程车将废品丢入岩浆海。工作强度不算太大,让人受不了的是高温。特别是驾驶气垫工程车去岩浆海上空,即便工程车上有大功率空调,防护服里面的气温也高达五十摄氏度。再强壮的人,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也只能工作半个小时,还得及时补充水分,不然就会因为脱水而昏厥。

    杨屹跑了八趟,将八艘报废的小型货运飞船送进了岩浆海。前三次与阿玲同行,后五次单独作业。

    “要不了三天,你明天就能单独出工了。”

    “我就说了,一天就能学会。”杨屹有点得意,虽然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不怎么样,但是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行,今天的工作完成,我们回去吧。”

    因为有杨屹帮忙,两人轮换工作,人歇车不歇,所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比阿玲单独出工节约了约一个小时。

    “你是在哪里找到我的?”朝阿玲看了一眼,杨屹才站起身来。

    “阿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已经来到这里,得到大家的认同……”

    “我明白,我只是想过去看看。”杨屹勉强笑了笑,说道,“就像你说的,我需要跟过去做个了断。”

    阿玲暗自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坚持,我带你过去。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背上思想包袱。”

    杨屹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去穿上了防护服。

    半个小时后,两人驾驶气垫单车来到垃圾处理场的另外一端,停在了一艘严重破损的小型货运飞船旁边。

    这是一艘F级货运飞船,标准载重量一万吨,没有空间跳跃能力,适合于恒星系内连接各个行星的区域航线。这种飞船很常见,人类联邦的保佑量高达数百万艘,仅在家园星系就有上百万艘。

    飞船的船首上有两个大字:驼鹿。

    这是船名,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

    “这里?”

    阿玲点了点头,带着杨屹走进了飞船。

    之前,阿玲已经告诉杨屹,她像往常一样去领取给养的时候,在投送给养的飞船里面发现了杨屹。运送给养的飞船每个月来一次,但是不会降落到熔岩星上,而是把给养放入某艘报废飞船,再空投到熔岩星上。放置给养的货柜上有无线电定位装置,阿玲他们靠定位信号找到给养。

    飞船很大,两人走了十多分钟才进入乘员舱。

    “就是这里,那是运载给养的货柜。”阿玲朝一个开启的保温箱指了一下,然后朝旁边的一张椅子指去。“当时,你就坐在那里,穿着一套E级防护服。我找到你的时候,你还在昏迷之中。”

    杨屹没多说,朝椅子走了过去。

    制作椅面的皮革已被烧成粉末,只剩下了金属骨架。不过这应该是在阿玲进来后发生的事情,在着陆过程中,飞船处于密闭状态,外面的高温空气进不来,不然E级防护服也无法抵御着陆时飞船与大气层摩擦产生的数千摄氏度的高温,连运送给养的货柜都会烧毁,什么都不会剩下。

    “判决书放在货柜里面,跟以往一样。”阿玲又说了一句。

    杨屹回头朝她看了一眼,心情沉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被送到这里来的人的情况都差不多。我也是一觉醒来之后,才发现掉入了万劫不复的烈火地狱……”

    “你跟我不一样。”

    阿玲微微一愣,不大明白的看着杨屹。

    “李大哥说了,你是我们当中唯一无辜的。”杨屹勉强笑了笑,说道,“行了,我们回去吧。”

    阿玲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什么,只是杨屹已经走出舱室,也就赶紧跟了出去。

    能说自己是无辜的吗?

    看着外面的赤色天空,杨屹觉得这是一个很荒谬的问题。

    在“发髻”号被击中的时候,杨屹确实很害怕,所以当林嘉打昏钟丽丽,让他带钟丽丽逃生的时候,他没有迟疑。虽然他说过等林嘉过来,但是没有这么做,而是在飞船被击毁之前钻进了逃生舱。如果他当时没有因为害怕钻进逃生舱,没有启动逃生弹射程序,也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处境。

    右手被阿玲握住的时候,杨屹才回过神来。

    “哎!”仰望着如同被点燃了的天空,杨屹忍不住叹了口气。“阿玲,你们没想过离开这里吗?”

    “阿屹……”

    “我只是随便问问。”杨屹知道,阿玲很关心他,害怕他胡思乱想。

    “想过,不过没人能够离开这里。”

    “为什么?”

    “李大哥在这里呆了三十五年,从来没有飞船降落,不管是给养物资、还是被流放的军人,都是用报废飞船直接空投下来。”

    “这里有这么多废弃飞船,难道无法拼凑出一艘能飞出大气层的飞船?”

    “可以,但是缺少一种关键设备。”

    杨屹微微一愣,说道:“原能转换器?”

    阿玲点了点头,说道:“飞船在报废之前都会拆掉原能转换器,别说一个完好的原能转换器,即便是零部件也不会与飞船一同报废。没有原能转换器,就算有飞船,也无法离开熔岩星。”

    “这么说,只要有原能转换器就能离开熔岩星?”

    “没这么简单。”阿玲咬了咬嘴唇,朝头顶的天空指了一下。“在同步轨道上有三颗军法处的卫星,不间断的监视着赤道附近的岛屿。这些卫星除了负责评估我们的工作进度,也在监视我们。卫星上面还有大功率激光炮,只要发现飞出熔岩星大气层的飞船,就会立即开火将其击落。”

    杨屹不敢相信的看着阿玲。

    “在我到来之前,李大哥他们利用炙热风暴将一艘飞船送到了大气层顶端,看上去像快要飞出大气层了,结果还没飞出大气层,那艘飞船就被卫星的高能激光炮击中,掉入熔岩海烧毁了。”

    这么狠!?杨屹倒吸了一口冷气,掉入熔岩海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李大哥说了,别指望活着离开这里。”

    “难道就这么活下去,忍受生不如死的煎熬?”

    “我们是一家人,你不觉得这里并不比外面差吗?虽然环境恶劣,工作十分辛苦,但是我们相互关心,相互照顾,相互依靠。在这里,没有钩心斗角,没有相互算计,更没有猜疑与提防。再苦再累,只是**上的苦与累。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觉得这里不算糟糕,至少生活变成了一件简单的事情。”

    “希望呢?”

    阿玲长出口气,说道:“李大哥说了,终究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

    “终究?”

    “我们都是犯了错误的军人,现在是和平时期,自然没有利用的价值。只要第六次格林尼治战争爆发,那些高高在上的将军就会想起我们,发现我们的价值,哪怕只是上前线充当炮灰。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能离开这里,甚至能够恢复军人身份,再次穿上军装到战场上获取属于自己的荣誉。”

    杨屹沉默了,这就是阿玲他们的希望。

    “放心吧,李大哥说了,第六次格林尼治战争很快就会爆发,至少我们在有生之年有望离开这里。”

    “他为什么这么说,有内幕消息?”

    阿玲微微一愣,笑着说道:“李大哥在这里呆了三十五年,能有什么内幕消息?和平盛世已经维持一千年,而之前的四次和平时期都不到五百年。我们与硅魅联盟的矛盾根本无法化解,战争就像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比赛,和平只是中场休息时间。和平盛世,终究有结束的那一天。”

    杨屹微微一愣,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走吧,时间不早了。回去晚了的话,猴子与帅哥肯定把好吃的都消灭掉了,绝不会给我们留下一星半点。”

    杨屹揉了揉干瘪的肚皮,朝停在不远处的气垫单车走去。

    那个饭团早就消化掉了,而且这里每天只有早餐与晚餐两顿饭,没有午餐,出工才能领到充饥的饭团。

    气垫单车就是飞行摩托,最多能坐两个人。

    虽然杨屹还没正式出工,但是李大哥为他准备了一辆气垫单车。

    骑上气垫单车,杨屹拉下了防护服的护镜。熔岩星上的光照十分强烈,开阔地带的光线更是强得让人无法睁开眼睛。即便防护服的面罩上镀了一层金属膜,依然无法隔绝强光,得戴上护镜。

    那是什么!?

    也就在杨屹拉下护镜的时候,一条划破天空的蓝色光芒映入他的眼帘。

    杨屹立即推开护镜,那道蓝色光芒却消失了。杨屹很是疑惑,再次拉下护镜,蓝色光芒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

    熔岩星上的光照以红光为主,即岩浆海的颜色,因此护镜上的金属膜只能屏蔽这种颜色的可见光。

    肯定是这样的,护镜无法屏蔽蓝光。

    那是一颗流星,还是一艘飞船?

    从光芒的轨迹来看,确实像流星,只是流星坠入大气层发出的是蓝光吗?

    杨屹没再迟疑,立即发动了气垫单车。

    “阿屹,你去哪?”

    “我到那边看看,你先回去。”

    “阿屹……”

    阿玲再次喊出来的时候,杨屹已经驾驶气垫单车绝尘而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