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哥朝矮子瞪了一眼,又给坐在杨屹旁边的阿玲使了个眼色,阿玲不动声色的拿走了杨屹面前的大陶碗。

    “我还没吃饱,我……”

    “小子,你认为这里是救济站,想吃就能吃?”坐在对面的高个终于忍不住了,他还在为输了一包烟生气呢。

    杨屹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大家都盯着他。

    除了李大哥、阿玲、矮子与高个,还有一个长得胖嘟嘟的、脸上随时挂着和蔼笑容的中年女人。

    “猴子与帅哥。”李大哥指了下矮子与高个,又对中年女人看了一眼。“胖嫂,管家兼厨师。好了,做个自我介绍吧。”

    杨屹扫了眼众人。“你们可以叫我阿屹,我是联邦军人……”

    没等杨屹说完,矮子与帅哥首先大笑起来,连胖嫂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大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全都是军人,没有一个例外。说说看,什么样的伟大事迹让你沦落至此?”

    “我是冤枉的,我……”

    这下,矮子与帅哥笑得更大声了,还前伏后仰,似乎杨屹说的话很好笑。

    “我没有撒谎,我……”杨屹有点急了,他就是一张干净的白纸,一尘不染,纯洁得没有半个污点。

    “没错,你是冤枉的,我们都是被冤枉的。猴子只是跟军团长的老婆私下见过几次,还碰巧住进同一家酒店的同一个房间,而且军团长凑巧闯了进来。帅哥更无辜,收到了几封情书,做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因为不知道对方是将军的女儿,所以没有做防范措施,结果差点当爸爸。胖嫂的情况有点特殊,她的儿子得了重病,军队发的津贴又少得可怜,不得已挪用了公款。真要说无辜,恐怕只有阿玲。她只是不想给一个年纪跟她爷爷差不多的老家伙当情妇,奋起反抗时让那个老家伙提前进入更年期。”李大哥稍微停顿一下。“至于我嘛,不比他们坏,也不比他们好。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没人会无缘无故来这里。告诉大家,你是无辜的?”

    杨屹瞠目结舌的看着众人,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当然,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不说也没人强迫。等你想通了,想要说出来,我们是你最忠实的听众。”李大哥呵呵一笑,脸色随即一变。“只不过,帅哥说得没错,这里不是救难济贫的救济站,任何人都没资格白吃白喝。从明天开始,你得靠自己的双手,挣到属于你的那份生存物资。”

    “劳动?”

    李大哥点了点头,说道:“军法处的巡逻飞船每个月来一次,根据情况,也就是处理废品的速度空投食物、淡水、衣物等生存物资,以及用来处理废品的工具。完不成进度,我们就会挨饿。阿玲把你救了回来,并不是因为觉得你很可怜,更不是为了多养一张嘴巴,我们也没这个能力。通过劳动获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食物是这里的基本规矩,我们不管你是不是被人陷害,也不在乎你的过去。你只要记住,要想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活下去,你得把自己当成一头老黄牛。”

    杨屹一下愣住了,他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李大哥没再罗嗦,起身离开了餐厅。

    等杨屹回过神来的时候,猴子与帅哥都已离开,胖嫂在厨房里清洗餐具,只有阿玲坐在旁边盯着他。

    “他们都走了?”

    “我才来的时候也一样,比你还要糟糕,半个月都没恢复过来,认为是在做梦,很快就会从噩梦中醒过来。如果不是胖嫂悉心照顾,我早就死了。李大哥是个好人,他说那些话只是想让你尽快振作起来。”

    杨屹微微一愣,勉强笑了笑。

    “你的房间在通道左手边的第三个洞库,床单、被褥都准备好了。”阿玲站起来,在杨屹的肩膀上拍了拍。“别想太多,胡思乱想只会让你发疯。如果你想兑现立下的誓言,首先得活下来。”

    杨屹猛的一颤,阿玲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只有活着才能复仇,死人什么都做不了。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真正的强者绝对不会向苦难低头,只会把苦难当成磨练,战胜与克服遇到的艰难险阻!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苦难是到达终点必须经受的考验。

    战胜苦难,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对,战胜苦难,变得更强!

    “砰!”

    此念一出,杨屹顿时豪情万丈,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哎呀,小心点!”

    胖嫂的一声惊呼把杨屹惊醒过来。

    阿玲已经离开,胖嫂也收拾好了餐具,正准备离开。

    杨屹那一拳使出了全力,桌子由合金制成,屁事没有,反到是杨屹的拳头吃不消,痛得他直抽抽。

    被胖嫂盯着,杨屹咬紧牙关忍住疼痛,没有叫出声来。

    瞪了杨屹一眼,胖嫂才转身离开。

    奶奶的,我要变得更强。杨屹揉着吃痛的拳头,灰溜溜的离开了餐厅。

    分给杨屹的房间并不大,十平方米不到,不过该有的家什一应俱全,虽然床单与被褥都是旧的,但是浆洗得很干净。

    这个晚上,杨屹睡得并不踏实。

    只要闭上眼睛,一些希奇古怪的画面就会浮现在他眼前。

    钟丽丽怎么样了?

    林嘉有没有及时进入逃生舱?

    援军赶到了吗?

    那些围攻哨所的敌人有没有被消灭掉?

    是谁签署了那份判决书?

    这些问题折磨着杨屹,直到半夜,他才浑浑噩噩的睡死过去。

    此时,数十光年之外。

    随着能量屏障落下,一艘外形怪异的飞船缓缓驶入了建在小行星背面的军事基地。正是那艘在第三舰队离开之后到达第7777号哨所附近,在“发髻”号的残骸里找到两个荚式逃生舱的飞船。

    在飞船进入后,能量屏障升起,基地的入口消失了。

    基地指挥中心,在那名身着灰色军服的军人进来时,几十名官兵立即立正敬礼,然后井然有序的转身离去。

    军人在控制台上操作一番,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像投影。

    是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只是面部一团漆黑,看不到他的相貌。

    “麟帅!”

    “有发现吗?”声音是从控制台上的喇叭里传来的,沙哑、低沉,有一股饱经沧桑的味道。

    “第三舰队在我之前赶到,找到了一个逃生舱,然后就离开了。”

    “还有一名幸存者?”

    “我查过了,是一个叫杨屹的三等兵,今年入伍的新兵,编入外勤分队,事发时在‘发髻’号上。”

    “他还活着?”

    “三天前,第三舰队绕过战区司令部以战区军法处的名义签署了一份判决书,判处对象就是杨屹。”

    “判决结果呢?”

    “终生流放熔岩星。”

    “这么说,杜万屠打算在今后某个时候利用他。”

    “正是如此,如果只是为了保守秘密,以杜万屠的行事风格会杀人灭口。”

    “让他去折腾吧,如果他哪天消停了,不再折腾,那才是怪事。”

    “找到的两个人怎么处置?”

    “他们是谁?”

    “外勤分队的林嘉上尉与钟丽丽下士。”

    “林嘉?”

    军人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她是林啸霆大将的孙女,不过是旁支,已经多年没跟林啸霆大将往来。”

    “林啸霆有二十几个孙女吧?”

    “二十七个。”

    “算了,派人送她过来。不管怎么说,她是林啸霆的孙女。”

    “明白。另外一个怎么处置?”

    “杜万屠肯定不知道还有两个幸存者,不然不会流放杨屹。就让她这么呆着吧,今后有用得着的时候。”

    “明白。”

    “此事绝不能泄露。”

    “只有我知情,参与行动的人员并不清楚情况。”

    “很好,你办事我放心。”

    “谢谢麟帅夸奖。”

    “就这样吧,有新的发现再跟我联系。”

    “是!”

    人像消失,通信结束。

    灰衣军人没多停留,通过指挥系统下达了一条命令,然后就离开了指挥中心。

    机库里面,一个荚式逃生舱被送进了一艘快速飞船,另一个被送往基地底层。

    这两个救生舱里面,正是林嘉与钟丽丽。

    数个小时之后,快速飞船冲出基地,朝家园星系方向飞去。

    此时,熔岩星迎来了新的一天。

    被李大哥用一盆凉水浇醒之后,杨屹用了五分钟洗漱。因为起来得晚,所以在他赶到餐厅时,早餐已经结束了。

    还好,阿玲帮他留了几个面包。

    “看来,昨晚睡得不错。”

    杨屹呵呵一笑,尴尬的挠了挠头皮。他本来就是粗神经,就算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一觉睡醒就全忘了。

    “李大哥说了,给你三天时间。”

    “干嘛?”

    “跟着我学习劳动技能,三天后单独出工。”

    杨屹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手里的面包香甜酥软,可是现实却极为残酷。

    “别慌,今天只是跟我出去逛一圈。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等有了力气,再上岗工作也不迟。”

    “没事,我已经适应了。”

    阿玲打量了杨屹一番,笑着摇了摇头。

    “走吧,我可不想挨饿。”杨屹拿起最后一个面包,起身朝外面走去。

    放下了思想包袱,杨屹首先想到,得养活自己,不能成为别人的累赘,其他的暂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