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昏暗的通道里面,一高一矮的两个年轻人面对面的靠在墙上,矮的那个拿着一块老式机械表,高的那个眉头紧锁。“砰砰”声来自几米开外的那扇铁门,还不时传来困兽一般的咆哮声。

    “帅哥,还有半分钟。”矮子晃了晃手上的机械表,神色很是得意。

    “急什么?”高个白了矮子一眼,朝铁门大声吼道:“该死的,给大爷老实点,不然大爷等下要你好看。”

    “砰、砰、砰……”

    回答他的是一阵急促的砸门声,还有狂暴的咆哮声。

    “五、四、三、二、一,帅哥,你输了。”

    “时间到了?”

    矮子呵呵一笑,把机械表抛了过去。高个接住一看,很不甘心的掏出了一包皱巴巴的香烟丢给了矮子。

    “该死的,害我输了一包烟,大爷……”

    话没说完,高个就闭上了嘴,因为两人进了通道,正朝这边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脸上爬满皱纹的中年男人,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眉目秀美,却神色忧郁的年轻女人。

    “谁赢了?”

    高个瘪了瘪嘴,没有回答男人提出的问题,不过他的神色已经做了回答。

    “晚饭快好了,你们上去吧。”

    “李大哥,三天了,他都没有消停……”

    “我有分寸。”

    男人挥了挥手,矮子没再多说什么,叫上高个一同离去。

    等两人离开后,男人回头看了眼跟来的女人,这才朝铁门走去。女人没跟过去,似乎那扇铁门后面关着一头吃人的猛兽。

    走到铁门前,男人伸手在铁门上敲了几下。“还活着吗?”

    “你们是什么人,马上放我出去,不然……”门后传来异常愤怒的喊叫声,关在里面的是一个男人。

    “不然怎么样?三天三夜了,你还没有冷静下来。如果你需要更多的时间,我可以再关你三天三夜。”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还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门后的那个人沉默了,久久没有回答。

    “如果你冷静下来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当然,如果你觉得现在无法坐下来平静的跟我交谈,那就过几天再来。”

    “开门,放我出去。”那个人没再吼叫,话语很平静。

    “不要耍花招,不然你会后悔。”

    “开门!”

    男人淡淡一笑,握住门把手转动了一下,然后推开了铁门。

    铁门还没完全打开,一个人影就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个拳头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朝男人的脑袋砸去。

    男人没有躲避,而是以挥出了一拳。

    那一拳看上去并不快,却后发先至,打在了人影胸口,将人影轰了出去。

    “看来,你没有冷静下来,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袭击联邦军人是死罪!”那人蜷缩在角落里,说话的声音明显弱了几分,看上去伤得不轻。

    铁门后面是一个面积不到五平方米的小房间,没有窗户,跟囚室差不多。

    男人先是一愣,随即放声大笑起来。

    “笑吧,趁现在笑得出来就赶紧笑。我是现役联邦军人,军方的人正在找我,只要找到这里,你们……”

    “你说的是这个?”

    一块铁片从男人手里飞出,落到了人影跟前。

    那人拣起铁片一看,立即翻身爬了起来,动作很灵活,不像受伤的样子。

    “这是……”

    “好好看看吧,我在外面,想通了就出来找我。”男人转身离开,没有关上铁门。

    那不是一块普通的铁片,而是一个信息储存器。正面刻着“判决书”三个大字,启动开关上有一个激光封印,需要受理人用指纹开启。那人迟疑了一下,把右手大拇指压在了激光封印上。

    四道光束射出,储存器上方出现了一个虚拟屏幕。

    判决书:

    判处对象:第三战区警备部队三等兵杨屹,军人号49940300779527。

    判处罪行:临阵逃脱。

    判处依据:联邦军事法规第4部、第78章、第4238条、第58项。

    判处结果:流放。

    判处期限:终生。

    服刑地点:熔岩星。

    判决生效时间:第三纪第4994年……

    还没看完,那人就晃动了几下,差点昏过去。

    不是别人,正是杨屹。

    这……这怎么可能!?扶住墙壁,等到神志稍微清醒一点,杨屹再次打开判决书,仔细阅读了一遍。

    激光封印上有第三战区军法处的印章,肯定不是伪造。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屹使劲在脑袋上拍了几下。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这个房间里面。昏迷时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他只记在返回哨所时,“发髻”号遭到攻击,转向推进器被敌机摧毁,飞船失去控制,他按照林嘉的吩咐带钟丽丽去了逃生舱,把钟丽丽装进了一个荚式逃生舱,设定好了自动弹射程序,然后钻进另外一个荚式逃生舱。

    按照程序,在设定好前往邻近哨所的线路后,弹射程序就将自行启动,把荚式逃生舱弹射出去。因为逃生舱的飞行速度很慢,邻近哨所又离得很远,所以会给逃生人员注射安眠药物,然后启动冬眠装置,让逃生人员进入冬眠状态,熬过漫长的星际飞行,活着到达目的地或者被路过的飞船救起。

    杨屹记得很清楚,昏睡之前,他所在的荚式逃生舱已被弹射出去。

    在此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每个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一样,只是你的反应更大一些。”

    杨屹抬起头来,发现那个一拳打飞他的男人站在门口。

    “你打破了帅哥保持了五年的纪录,不过比我创造的最高纪录还差了很大一截。”

    “纪录?”

    “在这里面呆的时间。”男人朝杨屹所在的房间扫了一眼。

    杨屹微微一愣,这是一个禁闭室。

    “是不是觉得在做梦?不过,现在梦醒了。”男人把一个盒子抛给样子。“来吧,我带你回到现实世界。”

    那是一套收拢的防护服,压在胸口上再按下开关就能启动。

    杨屹咬了咬牙,跟上了男人的步伐。

    “她是阿玲,是她找到了你,并且把你带了回来。”从女人身边经过的时候,男人介绍了一句。“我姓李,你可以叫我老李或者李大哥。”

    “你是这里的狱警?”

    “这里没有狱警,我只是比其他人更早来到这里。好了,前面就是出口,不想被烤成焦炭就赶紧穿上防护服。”

    前面是一扇锈迹斑驳的气密门。

    男人穿上了防护服,叫阿玲的女人也穿上了防护服,杨屹不敢迟疑,立即穿上防护服。

    气密门打开,一股火红的气浪涌了进来。虽然穿着防护服,无法感受到气浪的温度,但是肯定不低,恐怕在一千摄氏度以上。

    “到外面不要乱跑,走丢了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杨屹点了点头,不过依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虽然以前没有来过熔岩星,但是在人类联邦,没人不知道这颗被称为“烈火地狱”的星球。

    在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之前,“熔岩星”被称为“极乐星”,海洋的覆盖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环境优美,是与“天堂星”齐名的度假旅游胜地。可惜的是,在第五次格林尼治战争初期,人类联邦节节败退,为了保住家园星系,只能放弃所有殖民星球。“极乐星”在被硅魅联盟占领之后,受到了全面彻底的环境改造,海洋彻底消失,除了几座岛屿,星球表面被岩浆覆盖。因为丧失了所有水资源,已经没有开发价值,所以人类联邦夺回失地后,并没做环境改造。从此之后,“极乐星”变成了“熔岩星”,这里也成为了人类联邦规模最大的废品处理场地。

    简单的说,现在的熔岩星就是一座垃圾焚烧工厂。

    杨屹不知道的是,这里还是流放罪犯的地方。

    气密门后面是一条笔直向上的通道,有一部升降电梯。

    几分钟后,大约上升了五百米,三人来到一个巨大的岩洞里面。

    洞口赤红一片,外面就是熔岩星的地面世界。

    杨屹哆嗦着朝洞口走去,阿玲想跟过去,李大哥却一把拽住她,还朝她摇了摇头,让她不要过去。现实很残酷,但是来这里的人都得迈出这一步。只有勇敢面对现实,才能在这个比地狱还要恶劣的地方生存下来。

    走到洞口,杨屹才停下脚步,扶着岩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外面的天空赤红一片,地上全是烧得通红的飞船残骸,炙热的狂风随意肆虐,烈火无处不在。

    “烈火地狱”这个名字当之无愧。

    这是现实,不是梦境!?

    杨屹很想脱下防护服,用感觉来判断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但是仅存的一丝理智冲散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谁,是谁陷害了我!?

    一股无名怒火冒起,瞬间填满杨屹的整个大脑,熊熊燃烧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杨屹仰起头,对着赤红的天空大声吼叫起来。“我,杨屹,在以至亲的生命发誓,不管你是谁,哪怕是位高权重的将军,哪怕是皇亲贵胄,我也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岩洞里,阿玲面露忧色,似乎害怕杨屹因为那番话惹来杀身之祸。

    李大哥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要想在这个鬼地方活下去,不但需要钢铁般的意志与蟑螂般的生命力,还需要求生的动力。仇恨也许会让人走上歧途,却能让人战胜逆境,顽强的生存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