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搭乘“发髻”号进行空间跳跃,但是与以往一样,杨屹有种类似于晕车的感觉。

    “我的天啊。”

    “快,准备战斗!”

    听到钟丽丽与林嘉的惊呼声,杨屹迅速清醒过来。看到前方的景象,他也惊呆了。

    哨所被数十艘硅魅联盟的战舰团团围住,战斗还在进行,炮弹与炸弹雨点般砸下,不断有爆炸发生。哨所也在开火还击,只是火力很微弱,没有对四周的敌舰构成威胁,连挠痒都算不上。

    “‘发髻’号呼叫‘老妈妈’,收到请回答。”

    “菜鸟,愣着干嘛?你是打算用眼神杀死敌人,还是打算用张大的嘴巴把敌人一口吞下去?”

    被钟丽丽推了一下,杨屹猛的回过神来。

    “你负责上面那门激光炮,跟敌人拼了!”钟丽丽迅速打开了武器控制界面。

    杨屹哪敢迟疑,立即启动武器的控制系统。

    “发髻”号有两门自卫用的激光炮,一门安装在腹部、一门安装在背部,构成了全方位的防御火力。除了需要一名驾驶员,“发髻”号需要两名炮手,因此一个外勤小组由三个人组成。

    操作激光炮的方式很简单,在虚拟界面上控制就行了,外面的景象直接投影在操作人员面前。

    “敌舰在射程之外,不要开火,听我的命令。”钟丽丽的语气不容分说。

    杨屹也没多说,他是第一次操作激光炮,也是第一次参加战斗,自然得听从老兵的指挥与吩咐。

    “‘发髻’号呼叫……”

    “林嘉,是我,老罗。”

    “老罗,我们回来了,你在哪?”

    “不要过来,赶紧离开这里。”

    投影出来的罗斩星的影像很模糊,还在不断抖动,通信质量不是很好,表明通信受到了干扰。

    “敌人进行了全频段干扰,暂时没有阻断定向通信。哨所遭到攻击,即将沦陷。你们得赶紧逃走,把消息发给战区司令部与舰队司令部。硅魅联盟大举入侵,第六次格林尼治战争已经爆发。”

    “老罗,我不能丢下你,我……”

    “这是命令,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整个人类联邦。你们必须把消息发出去,让联邦为战争做好准备。”

    “可是……”

    “没有可是,执行命令。”

    “老罗……”

    罗斩星已经转过身去,只是通信还没中断。

    “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吗?硅魅联盟的杂碎发动突然袭击,想一举消灭我们。我们现在杀出去,让那些狗杂碎为侵略付出代价,让那些狗杂碎见识我们的厉害。兄弟们,跟我一起冲!”

    影像消失,通信中断了。

    远方,一群身着太空作战服,手持电磁枪的军人从哨所里冲了出来,前仆后继的冲向敌人的战舰。

    与庞大的战舰相比,人类战士显得太渺小了。

    连哨所的激光炮都无法对敌人的战舰构成威胁,战士手里的电磁枪又怎么可能对敌舰构成威胁呢?

    “林嘉姐,快冲过去!”钟丽丽大声吼叫起来。

    “发髻”号离战场很远,敌舰在激光炮的射程范围之外,现在开火根本无法对敌舰构成威胁。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冲向敌舰,钟丽丽急得快要吐血了,恨不得立即冲上去跟敌人拼命。

    只是,“发髻”号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开始转向。

    “林嘉姐……”

    “老罗说得没错,我们必须把消息送回去,让联邦做好战争准备,不然将有更多的人遭到荼毒。”

    “可是……”

    “我们会为他们报仇,不过不是现在。”

    “发髻”号开始加速,只是受到战斗影响,空间很不稳定,无法进入跳跃通道。

    “妈的!”钟丽丽大声咒骂了一句,一拳砸在武器系统的控制面板上。

    杨屹的心情也很沉重,哨所遭到敌人围攻,指挥官罗斩星少校带着最后一批官兵发起最后冲击,就算哨所里还有一些官兵活着,在战斗结束前也会被敌人残忍杀害。在两大阵营的战争中,因为生命本质截然不同,不存在收容战俘的说法。数千年来的五次全面战争,双方都没有收过俘获。虽然才来这里一个月,而且跟老兵的关系算不上融洽,除了林嘉一直都很照顾他,还有嘴硬心软的钟丽丽,杨屹与其他官兵的关系都很一般,但是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不是朋友都是战友。上千名战友在眼前战死,即便杨屹是铁石心肠,此时也难以平静下来。

    悲痛归悲痛,杨屹没有放松警惕。

    在“发髻”号转向的时候,他就将激光炮的炮口转向后方,始终对准哨所,以及包围哨所的敌舰。

    “丽丽,我不是不想去救他们,而是没办法,我们……”

    “林嘉姐,我明白,不用解释。”虽然钟丽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但是并非不明白轻重缓急。

    “小心!”

    听到杨屹的喊叫声,钟丽丽立即打开了激光炮的控制界面。

    “六点钟方向,三架敌机高速逼近。林嘉姐,我们被发现了。”

    “看到了,自由开火。”

    林嘉一声令下,杨屹立即扣下扳机,朝最前面那架敌机开火。那是一架蝙蝠型的太空战斗机,不但速度快,而且非常灵活。虽然杨屹的反应很快,激光炮的火力也很凶猛,但是没能打中敌机。

    “菜鸟,瞄准了再打,别浪费弹药!”

    “管好你自己吧。”

    杨屹看得很清楚,钟丽丽也打空了,由她射出的光速从一架敌机旁边擦过,没有对敌机构成伤害。

    其实,激光炮发射的不是炮弹,而是光速,也就是能量。

    “发髻”号只有一台原能转换器,为包括推进器与激光炮在内的所有设备提供能量。也就是说,如果激光炮消耗的能量太多,提供给推进器的能量就会减少,飞船的速度就快不起来。

    “菜鸟,你好意思说我,我至少差点打中,你呢?”

    “五十步笑百步,差一点与差很多有什么区别,都是没有打中。”杨屹受够了钟丽丽的热潮冷讽,平时还能克制,现在精神高度紧张,说话不会经过大脑,一下就把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你竟然敢嘲笑姐姐,我……”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林嘉来火了。“都瞄准了再开火,不要浪费能量。戴上氧气面罩,十秒钟后关闭生命维持系统。那是三架‘火蝠’战斗机,不把它们打下来,我们就完蛋了。”

    杨屹哪敢迟疑,立即戴上了氧气面罩。

    有能量屏障保护,关闭了生命维持系统,“发髻”号机舱内的气温也不会迅速降低,至少能维持十分钟,只是氧气很快就会耗光。换句话说,杨屹他们得在十分钟内击落追击的三架敌机。

    “菜鸟,三点钟方向的敌机,你朝右侧开火,我朝左侧开火,看它怎么躲。”

    “明白。”

    “三、二、一,开火!”

    两人同时扣下扳机,两门激光炮同时射出致命的光束。

    遭到攻击,那架“火蝠”战斗机立即转向规避,结果一头撞到了右侧的光束上,被高能激光切成两半。

    “丽丽姐,怎么样?我觉得,你不应该叫我菜鸟了。”打中敌机的,正是杨屹控制的那门激光炮。

    “菜鸟,才打下一架敌机,你的屁股就翘上天了?”

    “你打下过几架敌机?”

    钟丽丽无语了,这是她参与的第一场战斗,没有可以拿来炫耀的战绩。

    “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还有两架……”

    林嘉的话还没说完,飞船就猛烈震动起来。

    两架从右侧逼近的敌机正在凶猛开火,数十发炮弹打中了“发髻”号。杨屹与钟丽丽哪敢耽搁,立即朝两架敌机开火。

    “警报、警报,二号转向推进器故障,转向系统失灵。”

    转向推进器受损,“发髻”号无法机动,成了敌机的活靶子。

    “快去逃生舱。”

    “林嘉姐……”

    “别管我,我得把消息发出去。”林嘉没有回头,正在控制面板上输入指令。

    “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钟丽丽已经站了起来,很是倔强,摆明了不会服从林嘉的命令。

    “小杨,你要干什么?”林嘉突然转身,朝钟丽丽身后看去。钟丽丽吓了一跳,赶紧回头,随即就发现上当了。

    林嘉没给她半点机会,在她回头的时候就一掌劈在了她的后颈窝上。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杨屹刚刚离开座位。

    “带她去逃生舱。”

    “可是……”

    “这是命令。”林嘉一把将钟丽丽推到杨屹怀里。“就算你们现在逃离飞船,如果援军没能及时赶到,也就比我多活几个小时而已。答应我,如果有幸活了下来,杀光所有硅魅联盟的杂碎,为我报仇。”

    “我会在逃生舱等你。”杨屹懂得轻重缓急,没跟林嘉争辩。

    在林嘉点头答应后,杨屹抱起钟丽丽朝救生舱跑去。

    外面,那两架“火蝠”战斗机已经转向飞了回来,继续朝“发髻”号开火。

    驾驶舱里面,林嘉启动了定向通信设备,将天线对准离得最近的第7778号哨所,把遭到袭击的消息发了出去。定向通信的抗干扰能力很强,只是通信距离有限,理论上无法用于哨所间通信。林嘉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抱着一试的心态把消息发出去,希望第7778号哨所能收到信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