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守营地的护卫皆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第一眼就看出,林寻应当是初来乍到。

    甚至可能是替某个大势力卖命的散修狩猎者。

    毕竟,模样实在太陌生了,明显是第一次前来这七号营地。

    而这也让林寻在他们眼中,顿时成了一只可以狠狠宰一刀的肥羊。

    当听到护卫统领的命令,当即就有十多个护卫杀气腾腾冲出,不怀好意地盯上了林寻。

    林寻皱了皱眉,兽皮手册上可没有讲解面对这等情况该如何应对。

    不过,林寻当年在弑血营中也不是白过的,见此一幕,他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神色间的杀气反倒消失,变得愈发淡然平静。

    “来来来,让我先检查一下这小子究竟是不是奸细!”

    一个粗壮大汉兴奋地第一个冲上前,摩拳擦掌,他嗅觉灵敏无比,早已察觉到林寻背上的行囊中有着不少好东西。

    嘭!

    只是,当他距离林寻尚有一丈距离,整个人像被泰山压顶,噗通一声,很干脆地跪倒在地。

    紧随他身后的那些护卫,也一个个身影踉跄,脸色大变,像喝醉了酒一般,被一股无形的恐怖威势压迫着。

    旋即,噗通噗通一阵响声,那些护卫皆跪倒,满脸涨红,双膝不断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

    “你们不是要检查我的东西吗,怎么突然下跪起来,这是在恭迎我吗?”林寻一脸讶然。

    全场寂静。

    驻守碉楼附近的其他护卫皆倒吸凉气,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他们这些同伴,可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能够在这恶劣凶险的弑血战场活到现在,根本没一个寻常人物。

    可现在,他们都没能靠近那少年,直接就跪了!

    这就太过触目惊心。

    “放肆!”

    跪倒在地的一名护卫怒吼,欲要挣扎而起,可仅仅一瞬,就又被狠狠压迫在地上,骨头差点崩断。

    如今的林寻,已是一尊踏足绝巅王者的存在,他的威势乃是从无数血战中磨练而出,别说是这些才拥有灵海境修为的护卫,就是洞天境强者来了,也不敢正面对抗!

    喀嚓喀嚓!

    地上,那些护卫浑身抽搐,宛如被大山压身,脸色苍白,额头直冒冷汗,浑身筋骨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摩擦声,快要崩裂。

    威压越来越大了!

    若这样下去,他们非被压迫得七窍流血,浑身筋骨爆碎不可。

    这让他们终于感到恐惧,意识到碰到了一个硬茬,这哪是一只肥羊,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朋友!有话好说!”

    碉楼上,那护卫统领急忙叫道,他也色变,倒吸凉气不已,仅凭气势都能碾压那些护卫,这种角色,让他都心生惊悚惧意。

    说话时,他已从碉楼上冲下来。

    “不想好好说话的是你们吧?”林寻眸子扫视着那护卫统领,黑眸中带着一抹幽冷。

    那护卫统领猛然间感觉像被一抹无形利刃抵在咽喉,致命的危险气息让他浑身如坠冰窟,冷汗如瀑布般涌了出来,浸透全身。

    这让他惊得亡魂大冒,能够立足在弑血战场中的强者,都有着对危险非常敏锐的直觉。

    而这护卫统领,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一刹就让他意识到,这披着夜幕,独自而来的少年,绝对是一个恐怖无比的角色!

    “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护卫统领深深鞠躬,他内心兀自砰砰直跳,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紧张。

    林寻收起威压,道:“我第一次来,什么也不懂,刚才若有得罪,还望诸位莫要介意。”

    护卫统领暗松一口气,擦了一把冷汗,勉强笑道:“我我等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大人不计较已经是天大恩赐了”

    “是啊,是啊。”那些被镇压在地的护卫也都爬起来,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多出一抹深深的忌惮。

    碉楼附近的护卫也都面面相觑,意识到这次碰到了硬茬,皆不敢再乱语。

    这就是立威,无论是在弑血营,还是在军营,想让这些老油条服软,直接展现出力量就足够了。

    林寻也懒得和他们纠缠,砰的一声,将背上那巨大行囊丢在地上,拍了拍手,道:“我说了,我不懂规矩,既然你们要检查,我自不会不同意,刚才我之所以不客气,在于你们的态度有问题。”

    此话一出,护卫统领他们皆神色讪讪,尴尬不已,确实,他们还以为碰到了一只肥羊,说是检查,实则是心中贪念作祟。

    见林寻此刻态度客气,护卫统领愈发感觉眼前这少年不简单,他略一沉吟,道:“罢了,规矩不可破坏,既然这样,咱们就检查一番,尽早让这位大人进入军营。”

    附近护卫轰然应诺。

    所谓检查,也只不过敷衍,谁都看出,林寻根本不可能是巫蛮杂碎的奸细。

    不过既然林寻坚持,他们倒也必须得配合一番。

    只是,当打开那巨大如小山丘似的行囊时,场中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满目皆是血淋淋的战利品!

    太多了,密密麻麻!

    其中大多是从巫蛮力士身上收割的战利品,也不乏大巫级别的战利品!

    “老天!差不多有十九个大巫级军功,上百个力士级军功!”

    护卫统领和场中护卫皆倒吸凉气,看向林寻的目光变得愈发忌惮了,这少年简直……太凶残了!

    一个人而已,收割这么多血淋淋的军功,可想而知他的实力何等变态。

    “咦!这只断手似乎有些特别。”

    忽然,军营中冲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个灰袍老者,须发皆白,连眉毛也是白色的。

    此刻,他来到近前,眼睛第一时间盯在一只断手上,神色间带着一抹诧异,目光看向林寻:“这只断手你从哪里得来的?”

    林寻皱眉:“你是?”

    “大人,这位是卢文庭卢大人,是咱们七号军营的军需官,掌控军营的物资。”旁边的护卫统领连忙解释。

    林寻哦了一声,道:“这只断手有问题?”

    卢文庭倒也不计较林寻那冷淡的态度,摇头道:“没问题,只是……这断手似乎是来自暗蛮皇族强者,这可很罕见。”

    嘶!

    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那附近一众护卫皆傻眼了,暗蛮皇族的一只断手?

    老天!

    这位少年大人难道杀了一位暗蛮皇族强者?

    他们可清楚,暗蛮皇族绝对是刺客中最顶尖的存在,犹如人类修者中的绝世天骄,强大的不可思议。

    似这般刺客,精通潜行和遁术,宛如阴影中天生的王者,纵然是衍轮境大修士出手,都很难将其留下!

    而现在,一只暗蛮皇族的断手就在眼前,这岂不是意味着……

    他们目光齐齐看向林寻。

    却见林寻怔了怔,若有所思道:“原来那家伙还是一位暗蛮皇族后裔,怪不得那么难杀……”

    他想起了那一个阴影男子,心中又是不禁有些郁闷,可惜了,就差一点点,就能将那家伙杀死!

    得到林寻确认,护卫统领他们都懵了,这居然是真的……

    “小友想必也急需兑换军功吧?还请随我来。”

    卢文庭似乎对那只断手极其看重,也不管林寻来历,直接就要带他前往军营。

    “也好。”林寻点头,跟着卢文庭一起前往军营中。

    目送他们离开,护卫统领他们齐齐长吐一口气,心中兀自惊悸,刚才他们竟差点得罪一个深藏不露的杀星!

    ……

    军营灯火通明,诸多建筑鳞次栉比,沿着一座山峦排列,密密麻麻,却显得井然有序。

    夜色降临,军营中倒是显得热闹无比,处处可见帝国修者的身影,一个个气息皆极其精悍,有一股独特的铁血煞气。

    这是久经厮杀才能磨练出的气质,一般修者身上根本没有。

    军需处。

    卢文庭匆匆安排两名下属去帮林寻清点战利品,而他则拿起那一只断手,仔细打量起来。

    半响,他才一脸怪异地抬起头,盯着林寻,道:“毋庸置疑,这的确是暗影皇族后裔的断手,其掌纹烙印着属于暗蛮皇族的‘阴影之剑’图腾,做不得假。只是……”

    仿似知道卢文庭要问什么,林寻直接道:“他没有死。”

    卢文庭顿时失望,叹息道:“也对,这种堪称绝世的角色,哪可能会被随随便便杀了。”

    林寻并未解释,虽然他确信自己有把握击杀对手,可毕竟最后那家伙还是被人救走了,即便解释,只怕也没人相信了。

    不过,卢文庭的反应,倒是应验了林寻之前的揣测,那灰影男子果然是个来历不凡的特殊角色!

    “大人,清点完毕,总计大巫级军功十九个,力士级军功二百一十六个,加起来,可以归为一个二等功,两个三等功。”

    那两名属下恭敬开口,他们目光掠过林寻时,也不免带上一抹惊诧,似没想到,这样一个少年,竟能斩获这等功绩!

    “不,还要加上这只断手。”

    卢文庭想了想,直接拍板道,“就算作是两个二等功!对了,还不知小友尊姓大名,来自哪个军营中?”

    说着,他有些歉然地看向林寻,只顾着那只断手的事情,却忘了询问眼前这少年的来历。

    ——

    ps:金鱼微信公众号上,橙瓜app搞了一个抽奖活动,有苹果7和一些纪念奖品,好像截止15号前,每天都可以抽三次。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加一下微信号,大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回复关键词“抽奖”就可以了,祝大家好运!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