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小队长额头被子弹准确的击中,子弹穿过他的头颅,小队长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三挺轻机枪射手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炸伤,他们无法继续展开射击了。

    部署在最后面的三具掷弹筒手,则是全部被机枪子弹打死,三具掷弹筒孤单的摆在地上,没有人来使用他们了。

    上尉参谋看到进攻小队伤亡惨重,连小队长都阵亡了,他急忙呼喊着进攻鬼子兵立即撤退。

    但进攻的鬼子兵和战士们纠缠到了一起,根本就无法撤出战斗了。

    天色渐渐变得漆黑,再次对区小队进攻的五个战斗小组全部被歼灭,而区小队也付出了一定的伤亡代价。

    负责进攻区小队的日军一个小队鬼子兵,已经被击杀四十余人,剩下的也全部都是伤员。

    无奈的鬼子兵们只好停止攻击,撤回到战壕里面等待援兵。

    直属大队部的重机枪中队,炮小队,开始对区小队据守的阵地进行报复。

    重机枪子弹如同雨水一样打了过来,高爆弹更是一颗接着一颗的袭击而来。

    现在小队能够凑起来继续作战的轻伤员不足二十人,如果继续在打下去,区小队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孙卫国让红志强立即带领伤员后退,他把两个机枪班剩下的四挺捷克式轻机枪留在了阵地上进行防御。

    机枪班的战士们隐蔽在四处的废墟中,子弹和炮弹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打击。

    一阵的报复射击后,鬼子兵们也变得安静了下来。

    孙卫国举着望远镜观看情况,他觉得现在是时候让军分区主力杀进来了。

    恰好这个时候,特务营的一名通讯兵赶到了这里。

    “孙排长,营长让我把信号弹给你,让你在合适的时候打出信号弹。”通讯兵将信号弹递给了孙卫国。

    特务营的营长苏玉连对孙卫国指挥能力已经是心服口服了,虽然孙卫国只是个排长,但他还是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孙卫国。

    孙卫国接过信号弹,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将信号弹发射了出去。

    特务营和区小队已经和日军大队战斗了这么久,日军大队的锐气已经被消磨了大部分。

    而且日军的损失肯定是在两个中队左右,剩下的鬼子兵,只要部队配合默契,军分区的五个营,是有可能全歼日军大队的。

    将信号弹打了出去后,孙卫国松了一口气,他拿起缴获的水壶,大口的喝着水。

    梁铁牛和程战两名班长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可是知道,如果日军猛攻的话,他们两个机枪班都得交代这里。

    他们倒是不怕死,只是他们可不想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底一次性拼光了。

    信号弹出现在空中,军分区司令周建屏看到后,他立即命令潜伏在清城镇附近的五个营展开攻击。

    五个营一千多人的部队迅速朝着清城镇行进,不一会的时间,刚刚安静不久的清城镇,再次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大队长,不好了,镇外突然杀进来很多八路军主力部队,我们很有可能陷入到他们合围之中了。”

    一名鬼子兵中尉参谋急匆匆的跑到了长谷川的面前,他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汇报说。

    “八嘎,这些八路军竟然妄想全歼我们,简直就是自己找死,命令部队立即停止进攻,以大队部为中心构筑防御阵地。”

    长谷川狠狠的咒骂了一句,他立即下达了命令。

    日军部队是训练有素的,随着长谷川命令传达下去,三个中队的日军立即停止攻击,快速返回。

    他们以长谷川所在的大队部为中心,迅速占领附近的房屋,并且快速的修筑防御工事。

    轻机枪立即被设置成火力点,掷弹筒则是隐蔽在阵地后面待命。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进攻的鬼子兵们就已经修筑好了防御工事。

    五个营的部队在周司令的带领下进入到了镇内,战士们在各自营长带领下开始对日军进行猛攻。

    同时周司令从特务营苏玉连这里得知区小队的战绩和伤亡后,周司令立即下达指示,让区小队立即撤出战斗休整。

    “卫国同志,你们区小队打的很好,苏营长已经和我说过了,这次你们区小队是头功啊。不过区小队伤亡太大,你可不能要求继续参加战斗了,我得给你们区小队留一点种子。”周司令看到孙卫国来到自己身边,他严肃的说着。

    孙卫国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他目光凝重的朝着日军防御阵地看了过去。

    “周司令,日军反应很快,他们发现军分区主力到来后,他们立即停止攻击,龟缩到了一起,现在我们想要歼灭他们,恐怕不是简单的事情了。”孙卫国指着日军的阵地,表情沉重的说着。

    如果日军是分散的,以五个营的兵力猛冲猛打,或许是有全歼他们的可能。

    现在日军集结到一起,并且利用房屋砖瓦构筑了防御阵地,军分区想要全歼他们,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按照情况来看,鬼子兵应该不足八百人了,我们就算不能全歼他们,至少也要打掉他一半兵力。”周司令态度坚决道。

    看到周司令脸上的表情,孙卫国低着头没有在说什么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区小队的排长。

    他只能够说出自己的建议,但是却不能够影响到高级指挥员的指挥。

    五个营的部队开始对日军展开了攻击,战士们在各自班排长带领下进行冲锋。

    机枪提供火力掩护,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不断对日军阵地进行射击,掩护战士们的冲锋。

    轻机枪射手跟随战士们一同冲锋,到了三百米的距离后,机枪射手迅速展开火力打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日军的两门步兵炮,十二挺重机枪,十几具掷弹筒立即展开了射击。

    炮弹划破空际,落在冲锋的战士们之中,爆炸声音响起,战士们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叫喊起来。

    子弹仿佛不要钱一样,重机枪子弹不间断的射击,一排接着一排的战士们倒在了地上。

    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至少有数十名战士被子弹和炮弹射杀,而且伤亡数字在不断增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