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变得蒙蒙黑,深夜即将来临。

    清城镇到处激烈的枪炮声音,这让一直在清城镇附近隐蔽的军分区主力部队异常焦急。

    军分区周司令和刘政委两个人站在了一起,他们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快要五点了。

    清城镇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这让两位军分区的首长脸上不由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司令员,要不现在咱们就发起进攻吧。”刘政委试探的询问道。

    他是担心驻守在清城镇里面的特务营和区小队全部拼光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全歼日军大队,都是得不偿失的。

    “在等等。”周司令犹豫了一下,他拒绝了刘政委的提议。

    如果清城镇中只有苏玉连的特务营,周司令肯定会立即下达进攻命令。

    但是孙卫国也在清城镇里面,他相信孙卫国会在最适合的时候,给自己传达出进攻的信号弹。

    此时的孙卫国已经把机枪一班的两挺轻机枪抽调了过来,因为他看到了日军携带了轻机枪进攻。

    战斗再次的打响了,鬼子兵们依然按照老办法进行攻击,先是爆破然后突进。

    这一次鬼子兵们倒是聪明了许多,炸出突破口后,他们对准突破口,等待区小队战士们出现。

    但他们哪里知道,孙卫国同样改变了策略,孙卫国的提议是尽量使用手雷炸。

    毕竟针锋相对的进攻,会给区小队带来伤亡,躲避起来投掷手雷,这样是安全很多的。

    同时孙卫国也要求战士们躲避在房屋桌子底下,这样是可以有效保护好战士们的。

    清城镇的百姓们疏散的很慌张,家里的桌椅板凳几乎都是没有带走的,战士们倒是不用担心房屋中没有桌子的问题。

    “叭叭叭。”日军机枪射手看到突破口有战士冲了出来,他们急忙进行点射。

    一处突破口冲出来的一名侦察兵被三颗子弹击中,身体也倒在了地上。

    鬼子兵随即顺着突破口冲了进去,但是里面的战士投掷了手雷。

    手雷爆炸的声音连同机枪射击的声音响起一片,血腥的味道和硝烟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鬼子兵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区小队则是改变了策略,双方发生激战,枪声不断响起。

    三挺日军歪把子轻机枪不断射击,日军小队长卖力的挥舞着军刀。

    在后面部署的三具掷弹筒,更是不怕暴露的展开了射击,一颗颗榴弹不断袭击而来。

    “陶班长,鬼子机枪看到没有,给我敲掉他们,三挺轻机枪都要敲掉。”

    “梁班长,鬼子掷弹筒在四百米处,我不管你们打,一定要给我把掷弹筒手全部打死。”

    趴在屋顶上孙卫国看到小鬼子展开了猛攻,他把自己最后的家底集结到了一起。

    掷弹筒班,机枪一班,这是孙卫国最后杀手锏。

    机枪一班自然不用说了,他们的表现已经出乎了孙卫国的预料。

    掷弹筒班班长陶乐乐,他也是一名川兵,在川军里面他是迫击炮手。

    不过区小队现在没有迫击炮,只能够让他来当掷弹筒手了。

    在之前的交火中,孙卫国为了保护掷弹筒班,一直都没有让他们射击。

    现在鬼子兵把火力都展露了出来,他们是打算突破阵地,孙卫国也不得不使用杀手锏了。

    “排长,三挺机枪要是不哑火,我提头来见。”陶乐乐和孙卫国一样年轻,但他当兵时间可是很久了,足足有六年的兵龄。

    陶乐乐做出了保证,他举着望远镜,测量三挺轻机枪的距离。

    隐蔽在房屋后面的三具掷弹筒,随着陶乐乐说出距离,掷弹筒手迅速开始调整炮口。

    “笨蛋,老子告诉你们多少次了,靠瞄准线打不准的,要靠感觉。”陶乐乐不由咒骂了起来。

    索性他直接从屋顶上跳了下去,推开一名掷弹筒手后,陶乐乐通过断壁,粗略的进行瞄准。

    其余两名掷弹筒手有些畏惧的朝着陶乐乐看了过去,他们都是学习不久的掷弹筒手,根本就无法凭感觉来射击。

    **十掷弹筒口径五十毫米,虽然掷弹筒有瞄准线,但依靠瞄准线来射击,肯定是打不准的。

    瞄准要依靠掷弹筒手的感觉,抗战初期的日军掷弹筒手是很厉害的,近距离内一打一个准。

    陶乐乐是打掷弹筒出身,对掷弹筒他是比迫击炮还熟悉的。

    将三具掷弹筒调整角度后,陶乐乐立即命令弹药手装填榴弹。

    榴弹被装填在炮筒中,陶乐乐的目光朝着孙卫国看了过去:“报告排长,装填完毕。”

    “射击。”孙卫国立即下达了命令。

    “掷弹筒班射击!”陶乐乐重复命令。

    随着陶乐乐等人拉动皮带,三颗榴弹被击打出来。

    榴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划破空际,朝着日军三挺轻机枪击打了过去。

    孙卫国一边举着望远镜进行观看,一边命令梁铁牛压制日军掷弹筒手。

    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开始射击了起来,梁铁牛两名射手展开了点射。

    日军三名掷弹筒手被机枪子弹击中,他们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

    而在三名掷弹筒手被射杀的同时,一颗榴弹准确的落在了一挺轻机枪上。

    这挺轻机枪连同射手被炸毁,另外两颗榴弹则是在另外两挺轻机枪附近爆炸。

    很显然陶乐乐发射的榴弹准确的砸在了日军轻机枪上,另外两名掷弹筒手发射的时候肯定出现抖动,导致榴弹没有击中目标。

    但是随着两颗榴弹炸起了尘土,歪把子轻机枪哑火了。

    日军歪把子轻机枪是很娇气的,只要有尘土进入,机枪就很容易卡壳。

    榴弹爆炸的尘土进入到机枪弹斗,两挺歪把子轻机枪卡壳,日军弹药手和射手急忙的整理。

    但陶乐乐却是没有给他们继续射击的机会,陶乐乐调整好角度,再次发射了榴弹。

    孙卫国的步枪也没有闲着,他将步枪的准星对准了露出脑袋日军小队长。

    在榴弹射击的同时,孙卫国也扣动了扳机。

    榴弹准确的在两挺轻机枪中间位置爆炸,弹片将暴露的日军射手和弹药手射杀。

    而孙卫国的一颗子弹,则是朝着日军小队长的脑袋准确袭击而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