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山中队全军覆没,算上昨天在平定县的伤亡,日军第三大队损失了二百多人。

    长谷川面色铁青,他怒目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房屋,一双眼睛充满了杀意。

    幸亏清城镇的百姓都被疏散了,否则这些禽兽难免又要拿百姓来出气了。

    “第二中队立即占领战壕,重机枪中队跟随前进,第三中队沿着左右两侧迂回,第一中队担任预备队。炮小队低进射击,杀光这些八路军,杀给给!”

    长谷川用力的挥舞着军刀,大声的咆哮了起来。

    第二中队迅速朝着战壕前进,重机枪中队与炮小队则是跟随在其中。

    第三中队分成了两部分,分别沿着左右两侧迂回前进,长谷川是想要把孙卫国等人合围起来歼灭。

    日军行动迅速,相互配合默契,掷弹筒和轻机枪交替掩护前进。

    要是这个时候废墟里面展开射击,那么掷弹筒和轻机枪便会立即进行火力压制。

    孙卫国自然不会进行远距离的射击,和日军比拼谁的家底雄厚,孙卫国可没有那个底气。

    “孙排长,你不用愧疚,以前我们川军打内战,百姓们见着我们都躲,这次打国战,百姓们到处欢迎我们。我们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在这里顶住小鬼子攻击,小鬼子就会跑到四川去杀人放火。就算我们都死在这里,也绝对不能让****的跑到四川去。”

    梁铁牛快速的装填弹夹,看到孙卫国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梁铁牛一脸平静的说着。

    “就是,非但不能让****的跑到四川去,咱们这些当兵的就算拼掉脑壳也要把他们赶出中国去。”

    另外一名射手也说了一句,他脸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

    “的确,保家卫国是我们的份内事,就算今天我们全部战死,中国也不会亡于倭奴之手,我们死了,还会有更多人拿起武器和他们抗衡,只要小鬼子还在我们国土内,我们的抵抗就绝对不会停止。”

    孙卫国将弹夹安装在机枪上,他看着梁铁牛等人,凝重的说着。

    梁铁牛等人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轻机枪,他们与孙卫国的目光对视,随即分散。

    四挺捷克式轻机枪部署在废墟各处,每名射手都携带一名副射手。

    日军出动了数百人,并且携带了重机枪和步兵炮,谁都清楚日军是誓死都要拿下这里。

    梁铁牛等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们就算拼掉脑壳,也要拖住日军,从而给特务营争取时间。

    日军第二中队已经进驻战壕中,重机枪中队的十二挺九二式重机枪部署在战壕上。

    两门步兵炮也部署完毕,日军中队长站在战壕里面,他端着望远镜,观察着废墟的情况。

    看到废墟这里一片静悄悄的,因为有了之前丸山中队的教训,这名中队长不敢大意。

    两个小队的士兵被他派遣了出去,其尖兵班的十三名鬼子兵快速靠近废墟。

    这三十名鬼子兵拉开漫长的散兵线,他们小心翼翼的前进。

    四名机枪小组的鬼子兵在步枪手的掩护下前进,在距离废墟二百米的时候,歪把子轻机枪被架设了起来。

    八名步枪手在尖兵班班长的带领下靠近废墟,他们的行动很小心,同时他们又很分散。

    日军可是很精明,他们吸取了丸山中队灭亡的教训,根本就不敢集中冲锋。

    尖兵班的士兵距离废墟这里不足一百米,他们停止了前进,端着步枪对废墟这里进行挑衅射击。

    这些鬼子兵的策略很明显,他们想要吸引废墟的火力开火,从而给后面的轻重机枪射手,掷弹筒手,炮兵提供打击目标。

    如果捷克式轻机枪射击了,那么就会立即遭到轻重机枪,掷弹筒,步兵炮的打击。

    但是僵持着不采取行动,后面的两个小队就会迅速靠近废墟,那个时候就必须要采取白刃战了。

    孙卫国放下了捷克式轻机枪,他接过副射手的三八式步枪。

    朝着右边爬行了十几米后,孙卫国端着三八式步枪探出头。

    一名鬼子兵一条腿跪在地上,正对废墟这里进行盲目的射击。

    孙卫国将准星对准了这名鬼子兵的喉咙,他迅速的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声响起,这名鬼子兵倒在了地上。

    击杀这名鬼子兵后,孙卫国迅速转移枪口,对准了另外一名趴在地上射击的鬼子兵。

    “啪啪啪啪”四声步枪射击的声音响起,四名鬼子兵被射杀。

    打光弹夹后,孙卫国隐蔽了起来,他迅速的装填子弹。

    六挺轻机枪对废墟这里进行了疯狂的扫射,压制废墟这里的火力。

    五个步兵班在两名日军小队长指挥下,分成了三部分,开始快速靠近阵地。

    六具掷弹筒被架设了起来,弹药手手握榴弹,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尖兵班被打死了四名鬼子兵,他们变得安分了许多,鬼子兵们纷纷隐蔽在日军尸体的后面,不敢暴露自己了。

    “轰轰轰轰。”眼看着两个小队进入到废墟不足二百米的地方,战壕里面的日军中队长迅速命令步兵炮进行火力支援。

    四发高爆弹被两门步兵炮连续射击出来,炮弹落在废墟上,产生了爆炸声音。

    小石头被弹飞起来,增强了炮弹的杀伤力。

    弹片四处的飞舞着,孙卫国因为是拿着步枪在废墟上射击,他的胸膛被弹片划过。

    弹片割裂了衣服,在孙卫国胸膛上划出一道伤口,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孙卫国的胸膛流了出来。

    幸亏弹片是划过去了,如果弹片击中孙卫国胸膛,恐怕孙卫国这条小命都保不住了。

    他急忙简单包扎了一下,看到日军全部躲避了起来,同时日军部队发起了冲锋,孙卫国急忙回到机枪射击点。

    架起了轻机枪,孙卫国看着三名小鬼子为一组的进攻小租。

    这些进攻小组交替前进,在轻重机枪火力掩护下,他们的行动是很快的。

    十二挺重机枪不断扫射着废墟,打的废墟这里是尘土飞扬。

    如果区小队的战士们全部部署在这里,恐怕伤亡肯定是很惨重的。

    “八十米,给我打!”孙卫国大喝一声,迅速扣动了机枪扳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