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东升,万道光芒照射在大地上。

    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在夜晚已经开始陆续出发了,当孙卫国起来的时候,小镇里只有军分区部队的留守人员了。

    区小队的部队迅速被集合了起来,看着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区小队,孙卫国豪情万丈。

    这次清城镇作战的计划是他一手策划的,而且孙卫国也为区小队争取到了作战的机会。

    “主力部队已经提前出发了,司令员原本是不想让我们参战的,不过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次作战的机会。部队立即出发前往到清城镇,我们要让主力部队知道,我们区小队的战士们也不是孬种,打鬼子我们区小队一点也不含糊!”

    孙卫国站在队列面前,他目光看着战士们,表情严肃的说着。

    “排长,你放心吧,咱们这些川兵绝对不会给你丢脸,我们机枪一班要是不打死日军两个班,回头你把我这班长给撤了都行。”机枪一班的班长梁铁牛信誓旦旦的说着。

    “梁班长,虽然你们机枪一班都是老兵,但我们机枪二班也不是吃干饭的,你们要打死两个班的鬼子兵,我们机枪二班也要打死鬼子兵两个班,要是做不到这一点,我这个班长也没脸当下去了。”

    机枪一班的三名射手全部是川军老兵,机枪二班的三名射手则是叶晓峰和钟剑培养出来的狗蛋和傻福等人。

    机枪二班的班长是八路军老兵,名字叫程战,他一直都不服气梁铁牛这些川兵抢了机枪一班这个番号。

    在部队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前面盯着一的部队,一般都是主力,例如一营、一连、一排。

    打平定县的时候,孙卫国更是亲自点了机枪一班的将,让机枪一班出尽了风头。

    机枪二班心里难免都是有些不服气的,他们更想要在孙卫国面前表现一番,压压一班的威风。

    “程班长,这次咱们就比试比试,哪个班打的鬼子多,以后哪个班就是主力,你敢不敢来比一比。”

    梁铁牛也是个要脸面的人,程战的话激起了他好强心,索性他直接下了战书。

    孙卫国并没有出面制止,部队之间的较量是可以纵容的,这样可以增强部队的战斗力。

    当然如果他们把事情闹成了矛盾,那孙卫国自然是要进行干涉的。

    “有什么不敢的,比就比。”程战接下了战书。

    “好,我就来当这个裁判,不过有一点我可要说明了,机枪班的机枪和战士都是宝贝,你们要是敢把机枪给我让小鬼子炸毁了,战士要是让小鬼子给射杀了,我可不答应。”孙卫国适当的出面,表明了态度。

    梁铁牛和程战纷纷答应了,两个机枪班的战士们更是鼓足劲,都想要在自己排长面前表现一番。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两个步兵班的班长以及掷弹筒班的班长,他们心里同样暗自下决定,这次清城镇作战,一定要好好表现。

    两个步兵班,两个机枪班,一个侦查班,一个掷弹筒班,总共兵力五十余人。

    周司令员让孙卫国休息后在出发显然是有用意的,因为这里距离清城镇有一段距离。

    在周司令员看来,等到孙卫国赶过去的时候,战斗都已经打响了,区小队便可以直接被不用参战,直接当预备队使用。

    这是周建屏想要保护区小队,毕竟目前的区小队还很弱小,他不想在清城镇战斗中拼光区小队。

    尤其是孙卫国,周建屏和刘政委都觉得他是个人才,他们是打算以后好好培养孙卫国的。

    孙卫国哪里会知道这一点,但清城镇的作战,孙卫国是信心满满的参加,他是想要狠狠的打击小鬼子。

    区小队的战士们都有这种想法,随着孙卫国出发命令下达,战士们开始跑步前进。

    小镇里面的居民都已经起来了,听说部队要和小鬼子作战,他们纷纷站在道路上观望。

    等到区小队走过街道的时候,居民们纷纷拿出了鸡蛋等食物。

    八路军部队是有纪律的,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孙卫国是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战士们婉拒村民的食物,快速朝着清城镇的方向进行急行军。

    “快点,在快点。”孙卫国不断催促行军的区小队,他自己也知道,日军一时半会是赶不到清城镇的。

    但孙卫国是想要提前赶到清城镇进行部署,他要将清城镇变得有一个巨大的堡垒,一旦日军进来,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日军虽然有众多的优势,但历次的作战却足够可以证明,日军并不是不可能战胜的。

    “呼呼……孙卫国……我……我跑不动了。”坚持要跟随孙兴华一起的柳茜不一会便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她喘息着,美丽的脸颊上满是汗水,看着孙卫国朝着后面走来,柳茜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歉意表情。

    “要不你先回军分区机关驻守的小镇吧,等战后我肯定会来接你的。”孙卫国看着柳茜,一脸为难的说着。

    柳茜一双美眸朝着孙卫国看了过去,她眼睛深处流露出坚定的表情。

    “我能跑,你放心,我不会掉队的,我也不会拖后腿的。”柳茜语气坚定的说着。

    “你这样跑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你还是听我的吧,先回去吧。”孙卫国语气变得有些强硬了。

    “孙卫国,我是区小队的卫生员,区小队去和小鬼子拼命,我留在小镇里面做什么。我知道我不会打枪,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我能救治伤员,我能尽全力去救治每一名伤员,我要让他们活下来。”柳茜目光看着孙卫国眼睛,一脸坚定的说着。

    她继续的朝着前面奔跑,那张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痛苦表情。

    “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看着柳茜瘦弱的身躯,看着柳茜那坚定的眼神,孙卫国不由在脑海里面想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八年抗战我们做到了一寸山河一寸血。”孙卫国满脸感慨自语道。

    他追上了柳茜,直接将柳茜背了起来,快速带着区小队朝着清城镇急行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