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剑是宁愿自己牺牲,他都不愿意看到孙卫国牺牲,区小队可以没有钟剑,但是却不能没有孙卫国。

    “区队长,你是否相信我?”孙卫国自然清楚钟剑的好意,他目光看着钟剑,一脸严肃的说着。

    “卫国,我相信你,不过你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我恨你一辈子。”钟剑目光与孙卫国对视,他语气凝重道。

    看到钟剑眼睛深处流露出深深的关切,孙卫国脸上露出平静的笑容,他点了点头。

    军人之间的友情是很奇怪的,或许前两天你我之间还拳头相向,但两天却又是生死兄弟。

    钟剑和孙卫国接触的时间没有多久,但孙卫国表现出来的能力获取钟剑的青睐。

    他觉得孙卫国是个人才,而且孙卫国处理方式与八路军政策不谋而合,钟剑是把孙卫国当成党内同志来看待。

    所谓是兵贵神速,既然知道日军要马上来到城关镇,区小队自然不能在城关镇进行停留。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百姓,区小队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撤往南庄村,准备牵制扫荡的日军,这部分区战士有两个步兵班,由区队长钟剑带领。

    另一部分战士则是朝着平定县行进,这部分战士有两个步兵班,一个掷弹筒班,两个机枪班,一个侦察兵。

    因为对平定县城情况不了解,孙卫国是带着侦察兵提前一步行进的,而步兵排的副排长兼任一班长的红志强则是带着其余部队跟随在其后行进。

    在区小队离开城关镇不久后,伊藤辉便带着三百多名日军部队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城关镇。

    被挂断了电话后,伊藤辉再次打来了电话,但电话始终都无法打通。

    意识到城关镇可能出事后,在获取第三大队部分支援后,伊藤辉迅速来到了城关镇。

    “八嘎呀路,游击队死啦死啦的!”

    来到城关镇之前,伊藤辉认为城关镇可能出事了,但井上健一等人应该还活着。

    他不相信那些装备落后的游击队能够将城关镇攻克,他更不相信驻守城关镇一个小队会被歼灭。

    更何况城关镇还有一个一百多人的保安队,就算一百多头猪,至少也会起到一点作用吧。

    等到伊藤辉来到城关镇后,伊藤辉不由咒骂了起来,这里没有了任何一名日军士兵。

    仔细询问了一番后,伊藤辉这才知道驻守城关镇的日军小队全部玉碎!

    “南庄村的,前进,八路游击队全部死啦死啦滴!”伊藤辉气恼的抽出自己的军刀,大声怒吼道。

    几辆三轮摩托车启动,在伊藤辉的指挥下,三百多人的日军部队,浩浩荡荡朝着南庄村行进。

    此时孙卫国自然不会知道城关镇发生的情况,孙卫国已经带着侦查班来到了县城外面。

    平定县是有城楼和城门的,在城楼上插着日本的膏药旗,城门处还架设着轻机枪。

    十几名日军士兵站在城门两侧,对进入到县城里面的人员进行严格盘查。

    尤其是当女性路过的时候,这些日军士兵随意欺辱,一双罪恶的禽兽之爪,来回在女性身上抚摸。

    通过望远镜观看的孙卫国满脸怒色,他立即叫来侦查班的一名战士,让他立即去通知机枪一班的班长梁铁牛。

    梁铁牛是川军士兵,他是一名机枪射手,德国的马克沁重机枪,捷克的轻机枪,小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梁铁牛都会使用,孙卫国和钟剑商议后,任命梁铁牛为机枪一班的班长。

    “排长,找我啥事?”人高马大的梁铁牛不一会就跑到了孙卫国面前,他还抱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

    “把你们班给我部署过来,先拿这些小鬼子开开荤。”孙卫国将望远镜递给了梁铁牛,一脸凝重的说着。

    孙卫国很清楚此时驻守平定县的日军肯定就是109师团的第三大队,所以他决定从现在进入到战斗状态。

    哪怕是杀死一名日军士兵,就会给军分区主力部队减少一名日军带来的压力。

    最主要的是这群小鬼子的做法惹怒了孙卫国,他要让这些小鬼子付出代价来,让他们知道中国百姓不是随意欺辱的。

    “没问题,排长瞧好吧。”梁铁牛一脸兴奋的说着。

    从川军那里的时候,梁铁牛是重机枪射手,但子弹却只有两百多发,根本就不够打的。

    参加八路军后,梁铁牛得到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并且给他配备了两名弹药手,每名弹药手携带弹夹四个,弹药三百发。

    机枪一班三名射手都是川军老兵,他们都打过机枪,对于这些人孙卫国可是很重视的。

    他给三名射手配备了两名弹药手,这两名弹药手都携带中正式步枪,一面这些弹药手要供给弹药,一面还要保护射手,另外一面他们还要从射手这里学会机枪射击的本事。

    三名捷克式轻机枪被梁铁牛隐蔽在县城外的一片房屋废墟中,孙卫国带着侦查班分散在废墟附近。

    孙卫国蹲在地上,他立起标尺,调动浮标,准星对准了日军一挺轻机枪射手。

    “啪”的一声,孙卫国扣动了扳机,子弹准确击中这名日军的额头,这名日军射手倒在了地上。

    枪声响起,日军射手倒下,梁铁牛三名机枪射手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们原本认为孙卫国只是鸣枪吸引日军,但他们没有想到孙卫国在五百米距离上竟然能够击中日军射手。

    “排长,好枪法啊。”距离孙卫国十米的梁铁牛竖起了大拇指。

    孙卫国展露了这一手,可是让梁铁牛这些川军老兵心服口服了。

    城门处有两挺歪把子轻机枪,被孙卫国干掉一名射手后,另外一挺轻机枪射手立即展开了射击。

    孙卫国嘴角露出冷笑,他隐蔽了起来,不在理会日军。

    轻机枪子弹不断袭击而来,但这些子弹只是打在废墟的砖瓦上,没有给孙卫国带来任何伤害。

    六名日军士兵展开了冲锋队形,他们迅速朝着废墟这里冲了过来。

    轻机枪也停止了射击,右侧被打死的日军射手已经被副射手取代。

    两挺轻机枪在日军射手控制下转动着,一旦有情况,他们便会立即展开射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