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关镇内静悄悄的,孙卫国带着赵新武来到了赵老财的家中。

    根据赵新武提供的消息,日军士兵是居住在赵老财家里的。

    不过等到孙卫国来到赵老财家中的时候,孙卫国没有发现日军士兵。

    保安队都被赵老财部署到了镇外阵地上,家里只有一些家丁,这些家丁自然不会是孙卫国对手。

    轻松用刺刀将他们解决后,孙卫国用驳壳枪顶着赵新武脑袋,来到了赵老财的面前。

    赵老财穿着锦衣华服,如同电视剧里的地主一样,赵老财一双眼睛闪烁着狡诈。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看到孙维谷哦出现,赵老财急忙的求饶。

    “小鬼子呢。”孙卫国语气冷漠的说着。

    赵老财目光为难的朝着孙卫国看了一眼,孙卫国直接打开了保险,将驳壳枪对准了赵新武。

    看到自己儿子似乎要被孙卫国给枪毙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赵老财不敢隐瞒了,他把井上健一守备仓库的事情说了出来。

    “看来你是没有用处了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送你去见阎王吧。”

    孙卫国转移了枪口,对准了赵老财的额头,他一脸冷漠的说着。

    “好汉,我有用啊,我有用的啊,皇军刚刚接了一个电话,内容我是听到了的,好汉想要知道我都说出来。”

    赵老财看到孙卫国枪口对准了自己额头,他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一脸畏惧的说着。

    孙卫国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说明区小队全部都在镇外待命。

    赵老财知道孙卫国是八路军的区小队,他立即把自己听到的电话内容说了出来。

    同时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赵老财还表示自己能够贡献出一批武器大洋,捐给区小队抗战。

    孙卫国脑海里面思索着赵老财说的电话内容,109,寿阳,平定,孟县,这是赵老财提供的消息。

    从这个消息来看,孙卫国大概判断出来,109师团一部会在寿阳县,平定县集结,然后对孟县展开围攻。

    “你们两个狗汉奸,现在杀了你们简直就是便宜你们了。”孙卫国用绳子将赵老财等人捆绑了起来。

    整个赵老财家里的所有人,孙卫国不是把敲昏就是把他们捆绑了起来。

    他还要对付日军,自然是不能看守他们的,虽然孙卫国想把他们杀了,不过得到城关镇的民心,孙卫国决定把他们留下来。

    城关镇政府大院,日军的机枪架设起来,掷弹筒也部署在院子里面,随时支援作战。

    日军班长亲自带着八名步枪手在院子外面警戒,他们分成了三组,来回巡视着。

    井上健一带着两名装备南部手枪的掷弹筒兵守在仓库里面,他是有些惶恐不安的,

    原本井上健一认为日军是所向无敌的,但两个步兵班失去联系,这让他有些担心八路军游击队会打入到县城中。

    孙卫国来到这里后,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防御的日军,孙卫国端起三八步枪,对准了挎着军刀的日军班长。

    “啪”的一声,孙卫国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子弹脱离枪膛,直接击打在日军班长额头上。

    日军班长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八名日军步枪手立即对孙卫国隐藏的房屋这里进行射击。

    子弹击打在墙壁上,产生火星,孙卫国则是拿出驳壳枪,一边后退,一边对日军进行射击。

    八名鬼子兵显然是忘记了自己职责,他们看到孙卫国在逃跑的时候竟然还敢射击,八名鬼子兵立即展开了追击。

    孙卫国撤往到了镇外,在撤退的路上,孙卫国平放驳壳枪,射杀了两名鬼子兵。

    看到孙卫国跑到了镇外,剩下的六名鬼子兵露出了冷笑,他们还觉得孙卫国跑到这里来完全是送死。

    只是当孙卫国跃入到阵地里面的时候,六名鬼子兵完全的愣住了,他们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他们之前认为保安队会在阵地上,可当阵地上轻机枪以及步枪响起的时候,六名鬼子兵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只是他们想要躲闪的时候,机枪和步枪的子弹,已经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六名鬼子兵满脸错愕的倒在了地上,他们至死都不明白,阵地上的保安队为什么会对他们开枪。

    “仓库里面还有日军一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日军人数不会超过十个人。”孙卫国看到打死六名鬼子兵,他急忙说道。

    钟剑在这个时候自然明白孙卫国的意思,他留下一部分人看守阵地上的保安队,便带着其他人跟随孙卫国来到了仓库这里。

    日军听到了镇外的轻机枪声音,他们认为是保安队协助追击的日军士兵干掉了偷袭者。

    不过警惕的井上健一还是来到了轻机枪的面前,他让机枪射手做好了准备。

    轻机枪部署在大院的最高处,一旦有人冲击仓库,这挺轻机枪完全可以给对手造成毁灭性打击。

    而且井上健一觉得,就算八路军游击队来到这里,以他们落后的武器,根本就不是自己这挺轻机枪的对手。

    孙卫国带人来到了这里,他让三十多人的部队隐蔽了起来。

    看着日军部署在房顶上的轻机枪,孙卫国拿出了步枪。

    “啪”的一声,孙卫国开枪射击,机枪射手也看到了行动的战士,他打了两发点射。

    子弹打在墙壁上,等他想要继续扣动扳机的时候,一颗步枪子弹击穿了他的头颅。

    钟剑抱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直接朝着大院的房门突突了起来。

    木制的房门被打出几个洞口,几名战士用力朝着房门撞击过去。

    房门被撞到,里面的两名掷弹筒兵还想要发射榴弹,只是战士们已经冲了进来。

    一马当先的钟剑看到两名鬼子兵,他直接扣动扳机,捷克式轻机枪打出五发连射,两名鬼子兵倒在了地上。

    房顶上的日军副射手想要控制轻机枪射击,孙卫国的步枪却是锁定住这挺轻机枪。

    两名日军士兵只是刚刚摸到轻机枪,便被孙卫国的子弹要了性命。

    井上健一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八路军游击队竟然敢打到城关镇这里。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部署的防御阵地,在游击队的冲击下,就如同纸张一样被轻松捅破。

    他站了起来,他想要去拿轻机枪,但是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心脏位置。

    井上健一看到了打死他的对手,那是一个很年轻的面貌,他不会想到,两个步兵班以及搜索部队的毁灭,以及攻打城关镇的计划,都是这个有着年轻面貌的男子完成射击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