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名步枪手在等待着孙卫国的命令,他们想要从孙卫国这里学习到出众的枪法。

    尤其是那些没有开过枪的战士们,他们手上拿着步枪,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

    孙卫国一开始的训练并没有进行实弹射击,他从村庄里面找到了二十七个还算完整的瓶瓶罐罐。

    这些瓶瓶罐罐被孙卫国放在了一百五十米的位置上,他让二十七名步枪手持站姿瞄准这些瓶瓶罐罐。

    目标,准星,缺口,三点一线,孙卫国来回纠正战士们的姿势,同时反复强调三点一线的射击技术。

    “二班长,这样有啥作用啊,你让我开枪射击,我保证一枪打碎了瓶子。”

    三班长以为孙卫国会传授什么射击绝活给自己,可是当孙卫国要求摆出姿势后,三班长红志强有些失望的说着。

    向红志强这样的老兵自然能够轻松击中一百五十米的目标,两次伏击战中,这些老兵也是射杀了鬼子兵的。

    他们只是没有孙卫国射杀的数量多,而且也没有孙卫国能够击中四百米开外鬼子兵的枪法。

    “三班长,这是基础,只有掌握了基础才能够拥有一手好枪法!”孙卫国一脸严肃的说着。

    新兵们站姿持枪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他们手上的枪支开始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瞄准目标的眼睛也睁不开了,看着一百五十米外的目标更是模糊不清了。

    四名老兵还能坚持,但是过了五分钟时间后,这些老兵手上的枪支也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来。

    战士们目光朝着孙卫国看了过去,他们却是发现孙卫国站姿持枪,身体纹丝不动。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

    二十七名战士们双手几乎都抬不起来了,他们眼睛更是通红。

    可是他们却发现孙卫国始终都是保持一个姿势,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快看,是野兔!”有一名战士惊呼了起来。

    五百米开外的地方,一只灰色的野兔在快速奔跑。

    孙卫国迅速立起标尺,调整好游标后,孙卫国扣动了扳机。

    子弹脱离枪膛,奔跑之中的灰色野兔随着枪声响起倒在了地上。

    “神了,五百米开外!”红志强一脸钦佩的说着。

    说完之后红志强这才意识到,孙卫国之前可是一直都保持着持枪站姿射击的姿势半个多小时。

    经过这件事情后,二十七名战士对孙卫国的训练没有丝毫异议,孙卫国说什么,他们便去做什么。

    一个上午的时间,战士们都是在训练之中渡过的。

    这些战士们都想要打鬼子,他们有着很强的信念,哪怕是再苦再累他们都能够忍受。

    孙卫国看到战士们的表现很满意,他相信只要有充足的时间,这些战士们都会成为出色的士兵。

    午餐吃的是香喷喷的烤鸡和烤鸭,柳茜在村内找到了一些杂粮,做了一些杂面窝窝头。

    孙卫国打的野兔肉是给柳茜以及两名重伤员的,对于这一点谁都没有意见。

    “卫国啊,这些油是做什么的啊。”

    吃饭的时候,钟剑带着油壶来到了孙卫国的面前,他只是会射击机枪,但他对歪把子轻机枪却不是很了解。

    “区队长,小鬼子的歪把子轻机枪很容易卡壳,这些油是用来刷子弹的,这样就可以减少机枪卡壳的几率了。”

    孙卫国耐心的解释着,并且他把自己所了解的歪把子机枪射击方法以及装填子弹的注意事项全部说了出来。

    等到孙卫国说完这些事情后,战士们已经吃好了午饭。

    钟剑示意孙卫国和训练的战士们休息,而他则是带着四名战士到附近进行警戒。

    孙卫国是没有客气,昨晚他是一夜都没有休息,一上午的训练让他很是疲惫了。

    战士们得到休息的命令后,纷纷找地方倚靠休息。

    孙卫国来到一处阳光能照到的地方,他靠在断壁上,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刚刚闭上眼睛的孙卫国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自己,他急忙睁开了眼睛,同时右手拿出了南部手枪。

    依然披着日军军大衣的柳茜端着一碗野兔肉来到孙卫国的身边,看到孙卫国睁开了眼睛,她俏脸上有些红润。

    “给你吃。”柳茜将野兔肉递给了孙卫国,轻声的说着。

    闻着散发着香味的野兔肉,孙卫国不由咽下了口水,他这两天可是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吃饱过。

    只是看着面前的柳茜,孙卫国知道这肯定是柳茜没吃,直接给自己送过来的。

    “还是你吃吧,你照顾重伤员也是需要体力的,而且日军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你必须要保证体力。”孙卫国摇摇头说。

    柳茜只是一个女子,她如果不吃点肉食,恐怕会跟不上部队脚步的。

    孙卫国的拒绝让柳茜俏脸上露出些许失落表情,她低着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自己好心好意把舍不得吃的野兔肉给孙卫国送来,孙卫国却没有领情,柳茜的自尊心仿佛受到了打击。

    “这样吧,我吃一块,你吃两块,咱们快点把这碗野兔肉消灭掉吧。”

    孙卫国两世为人,柳茜的表情他看在眼里,为了不让柳茜误会,他笑着说了一句。

    他拿起了柳茜手上的筷子,夹起一块野兔肉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紧接着孙卫国又夹起一块肉,直接放在了柳茜的嘴边。

    柳茜一张俏脸变得通红,她感觉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樱桃小嘴却是微微张开,吃下了野兔肉。

    当野兔肉进入到嘴里的时候,柳茜这才想到,这样岂不是把孙卫国的口水送到了自己嘴里。

    她脸颊变得更加通红了,可是当孙卫国再次夹起野兔肉的时候,柳茜却是再次吃了下去。

    一碗野兔肉很快被孙卫国和柳茜联合消灭了,柳茜脸颊通红,仿佛熟透的苹果。

    孙卫国脸上也满是尴尬,到了最后孙卫国才意识到自己和柳茜的口水完全混合到了一起。

    “我,我去照顾伤员了,你,你休息一会吧。”柳茜拿着碗筷,她羞涩的说着。

    也不等孙卫国回答什么,柳茜便急匆匆跑开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