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小鬼子没有注意到自己两侧的情况,但是狡猾的中川雄却是注意到了。

    他趴在地上,端着三八式步枪,对右侧展开了射击,打头的区小队二班长没有注意到中川雄的存在。

    一颗罪恶的子弹快速从中川雄枪膛里面射击而出,正带队冲锋的二班长身体停顿一下,随即他胸口出现一片血花。

    二班长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当场便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

    跟随二班长身后的八名战士完全慌了神,他们的脚步停止了下来,五名步枪手则是就地对中川雄展开了射击。

    双方的距离只有不足二百米,但是这五名步枪手的子弹却没能击中中川雄,反而他们射击引起的火星,给中川雄指引目标。

    连续开了两枪后,两名区小队的步枪手再次被射杀,中川雄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

    “他们的,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不是我大日本皇军的对手,杀给给。”

    轻松射杀三名区小队战士,中川雄显然很是得意,他大声喊道,鼓舞四名小鬼子的士气。

    但他们却不知道,孙卫国已经跑到了他们左侧,孙卫国与他们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百米。

    “一会我将手雷丢出去,大家都和我冲过去!”孙卫国轻声的对二柱等人说。

    经过两次的作战,孙卫国明显意识到区小队与小鬼子之间的差距。

    如果在这样距离上展开对射,孙卫国自然有把握将五名日军全部射杀,但他清楚自己这边恐怕也会付出伤亡代价。

    索性孙卫国打算利用人多的优势,和剩下的五名日军士兵展开白刃战。

    缴获的手雷剩下的并不多,钟剑将大部分手雷分配给那些穿着八路军军服的战士们,孙卫国是唯一一名获得手雷的穿着普通百姓服装的战斗人员,由此可见钟剑对孙卫国是多么的重视。

    拿出手雷后,孙卫国打开引信,同时用力在地上磕了一下,快速朝着中川雄那里丢了过去。

    “同志们,和我冲啊!”孙卫国端着安装好的步枪,大吼一声,他如同是下山的猛虎,迅速扑向鬼子兵。

    二柱和大军等人听到孙卫国的命令后,他们红着眼睛,快速奔跑了起来。

    他们的亲人都被这伙鬼子残忍的杀害了,他们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手雷在中川雄等人前面不远处爆炸,弹片四处的飞舞,一名鬼子兵直接被弹片击中了脑袋当场死亡。

    战壕里面的钟剑看到孙卫国发起了冲锋,他将卡壳的轻机枪丢在了一旁,端起步枪,大声喊道:“冲啊!”

    留守在战壕里面的士兵有的端着步枪,有的拿着大刀长矛,有的则是拿着农具,跟随在钟剑身后展开冲锋。

    中川雄看到区小队竟然对自己发起了冲锋,他嘴角露出不屑的表情。

    他迅速安装好刺刀,与前面的三名小鬼子汇合到了一起,他们两个人背靠一起,端着刺刀轻蔑的看着不断靠近他们的区小队战士们。

    孙卫国一马当先,他朝着中川雄直接来了一个突刺,中川雄反应迅速,直接将孙卫国刺刀挑开。

    紧接着中川雄双手端着步枪,对准了孙卫国右键,虽然中川雄摆出是袭击孙卫国右肩的姿势,但当他刺刀刺过来的时候,袭击的却是孙卫国左胸心脏位置,这是一个标准的骗右刺左动作。

    如果中川雄面对的是普通战士,他的计谋会得逞,他的刺刀会要了对手的性命。

    可他面对的是孙卫国,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特种兵,中川雄的小动作没有隐瞒住孙卫国。

    孙卫国快速拨开我中川雄的刺刀,随即他脚步向前,一个猛突刺,锋利的刺刀准确的刺入到了中川雄的心脏位置上。

    中川雄瞪大自己的眼睛,此时他眼睛里面没有了轻蔑,反而露出了惊愕的目光,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穿着普通百姓服装的中国男子手上。

    中川雄被刺死,剩下的三名日军士兵没有受到影响,他们背靠背,熟练的与区小队战士进行拼刺。

    “不要和他们拼刺,用大刀和长矛对付他们。”孙卫国急忙喊道。

    日军拼刺水平如同枪法一样,也是很厉害的,孙卫国的话是晚了一步,两名战士还是被小鬼子刺死了。

    钟剑脸色铁青,他怒目朝着小鬼子看了过去,拿着大刀和长矛的战士们听到孙卫国话后,他们立即冲到了最前面。

    孙卫国来到一名小鬼子面前,他刺刀朝着这名小鬼子袭击而来,这名小鬼子急忙的阻挡。

    但是一杆长矛,却是直接刺中了这名小鬼子的喉咙上。

    区小队有着明显的人数优势,小鬼子拼刺上的确很厉害,但是面对大刀和长矛,他们是占据着劣势的。

    当一名拿着大刀的战士直接砍下一名小鬼子头颅后,最后一名小鬼子明显有了畏惧的表情。

    最后一名小鬼子自然是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一名拿着长矛的战士,刺穿了他的心脏。

    十三名小鬼子再次被全部歼灭,但区小队却又付出了六人阵亡的代价,其中两名是从八路军正规部队下来的老兵。

    “阵亡六人,受伤十二人。卫国啊,这样的消耗战咱们可打不起了啊。”钟剑满脸悲痛的说着。

    孙卫国点了点头,通过这两次作战,孙卫国也意识到了区小队的情况。

    虽然区小队有四十多人,但伏击日军一个步兵班,依然是有些吃力的。

    当然如果好好训练训练区小队,以目前区小队缴获的武器弹药,只要完成整训后,是可以吃掉日军一个步兵班的。

    战士们开始打扫战场,钟剑统计缴获的武器弹药以及敌我伤亡情况。

    孙卫国作为一名特种兵,他虽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是简单的创伤包扎他还是可以做的。

    于是孙卫国开始协助柳茜,对受伤的十二名战士进行包扎救护。

    处理好伤员后,孙卫国协助钟剑,带好缴获的武器弹药,撤离了伏击地点。

    区小队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如果这个时候在遭遇日军的话,区小队肯定是要面临全军覆没的威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