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卫国在说出“打”字的同时,他右手食指迅速的扣动了扳机。

    子弹带着孙卫国的满腔怒火,快速朝着中川雄额头袭击而去。

    但是在诡雷爆炸的同时,机警的中川雄却早已经趴在了地上,子弹沿着中川雄头上钢盔飞过。

    看到自己的子弹打空,孙卫国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迅速转移目标,快速将准星对准了正在架设机枪的日军射手。

    只是孙卫国还没有来得及射击,七八发机枪子弹快速朝着阵地这里扫了过来。

    子弹打在战壕上面,激起一层层的土壤,孙卫国连同战士们迅速隐蔽起来。

    小鬼子可不好打,否则艰苦的抗战也不会打了八年之久。

    钟剑的轻机枪开始展开了射击,压制日军火力,同时钟剑目光朝着孙卫国看了过来,有询问的意思。

    他想要询问孙卫国现在是否展开两翼迂回包抄作战,见识到孙卫国的实力后,钟剑是相当重视孙卫国的意见。

    孙卫国观察了一下战场情况,目前日军被炸死三名,之前的一阵排枪只是打死了一名日军士兵。

    日军还有一挺轻机枪,四支步枪的火力,虽然区小队目前是占据着优势的。

    但孙卫国却不敢冒然发动进攻,小鬼子的枪法可是很准的,几乎每颗子弹都会咬到肉。

    孙卫国轻轻的摇摇头,示意钟剑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悄悄探出头,将三八步枪准星对准了日军射手。

    日军射手似乎察觉到了孙卫国的存在,他迅速调转枪口,快速朝着孙卫国这里打了三发点射。

    看到日军轻机枪那里冒出了火星,孙卫国立即低头,三颗子弹几乎是沿着孙卫国头皮擦过去的。

    如果孙卫国在慢一步,恐怕他的脑袋都会被机枪子弹打爆了。

    日军单兵素质很强,他们的反应能力也很快,中川雄趴下之后,他迅速组织火力对战壕进行压制。

    中川雄脸上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会有伏击部队。

    “杀给给!”中川雄端着三八式步枪,大声的喊道。

    日军是崇尚进攻的,哪怕目前算上自己只有五名步枪手,但中川雄还是发动了攻击。

    五个人分成了两组,其中三名步枪手在后面掩护,两名步枪手快速突进。

    等到两名步枪手前进十米左右,他们立即寻找掩护,后面的三名步枪手则是快速前进。

    轻机枪的指挥官举着望远镜观察战壕的情况,为射手提供射击的目标。

    副射手蹲在射手身后,做好代替射手的准备,弹药手则是在轻机枪一旁,快速更换打光的弹斗。

    负责歪把子轻机枪的四名日军动作熟练,配合默契,相反钟剑控制的歪把子轻机枪,打了十几发连射后,子弹便没有了准头,冲锋的五名小鬼子根本就没有把这挺轻机枪放在眼里。

    “二柱,大军,瞄准日军弹药手,目标,准星,缺口,三点一线,手不要抖,稳住了听我命令在打。”

    孙卫国急忙对身边的二柱和大军喊道,他们则是按照孙卫国的命令,小心翼翼探出头,将枪口对准了日军弹药手。

    歪把子轻机枪是有着很多缺点的,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弹斗式供弹,单单是这一点,就必须是要求最低有两名士兵来完成歪把子轻机枪射击,因为弹斗里装填六个桥夹,每个桥夹有五发子弹。

    一旦打光子弹,弹药手则是需要往弹斗里装填六个桥夹,而且他必须要保证这些桥夹装填整齐,否则很容易会卡壳。

    孙卫国很清楚轻机枪对区小队的威胁,所以他是必须要除掉日军这个轻机枪小组。

    “啪”的一声,孙卫国扣动了扳机,子弹快速朝着端着望远镜观察战壕的轻机枪指挥官袭击而去。

    这名举着望远镜的小鬼子身体后仰,子弹直接击穿了他的喉咙。

    “打!”孙卫国一边拉动枪栓,一边大声喊道。

    二柱和大军同时开枪,两颗子弹快速朝着弹药手袭击而去。

    即便他们之前都是有过开枪射击经验,可他们的枪法是远远不如孙卫国的。

    两颗子弹分别从弹药手身边擦过,并没有给这名弹药手带来任何威胁。

    但是孙卫国却是再次扣动了扳机,他的这一颗子弹,准确击中了日军弹药手。

    “对轻机枪打排枪!”孙卫国看到日军射手正调转枪口,他急忙的喊道。

    在孙卫国身边的二柱等五名步枪手纷纷对准轻机枪的位置,随即同时扣动了扳机。

    五颗子弹快速朝着轻机枪这里射击了过来,轻机枪射手立即抱着轻机枪转移。

    孙卫国将枪口对准了射手右边的位置,当日军射手抱着轻机枪出现在准星中的时候,孙卫国扣动了扳机。

    子弹准确击中了射手的胸膛,射手连同轻机枪倒在了地上。

    “区队长,是时候了!”孙卫国看到日军轻机枪射手被射杀,他急忙喊道。

    “两侧迂回过去,不要放走一个小鬼子,同志们,给乡亲们报仇啊!”钟剑听到孙卫国的声音,他立即下达命令。

    在战壕两侧的部队听到命令后,快速朝着前面移动。

    孙卫国是在战壕右侧的,他挥了挥手,自己冲在了最前面。

    五名步枪手跟随在孙卫国的身后,三名刚刚加入区小队,拿着原始武器的村民则是走在最后面。

    “啪”的一声,在朝着前面行动的同时,孙卫国脚步停止了下来,他将枪口对准了准备去捡起轻机枪的日军副射手,迅速扣动了扳机,子弹准确的击中了这名副射手的太阳穴,他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射击!”中川雄听不到自己轻机枪射击的声音后,他迅速停止了行动,下达了自由射击的命令。

    四名步枪手迅速趴在地上,对阵地上暴露的战士们展开了射击。

    日军士兵枪法出众,毫不夸张的说抗战初期的每一名日军士兵都具备后世狙击手的准确性。

    随着四名步枪手趴在地上展开射击,战壕里面的区小队开始出现了伤亡。

    但是这四名日军步枪手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在他们左右两侧,各有九名区小队战士在展开左右包抄,他们已然是瓮中之鳖。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