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们之前使用的简易阵地被加固了一番,按照孙卫国的要求,区队长钟剑使用歪把子轻机枪在简易阵地中心。

    区小队一班有三个步枪小组,这三个步枪战斗小组都是打过枪的战士组成的,剩下钟剑等四名人员则是控制轻机枪。

    孙卫国将一班两个战斗小组部署在阵地两侧,同时抽调二班和新组建的三班各两个战斗小组配属在两侧。

    这样的话阵地两侧便有六名步枪手,三名拿着原始武器的战士了,在战斗过程中,这些人是要执行迂回合围战术的。

    简易阵地的中心有钟剑的歪把子轻机枪,还有一班二班合击三个步枪战斗小组,三班三个原始武器战斗小组。

    当然在战士们加固阵地的同时,孙卫国将从日军缴获的手雷拿出了十五颗用来做诡雷,剩下的则是分发给老战士们使用。

    做好了诡雷后,孙卫国隐蔽在加固后的战壕中,他端着三八式步枪,瞄准不远处道路上,脸上满是沉静的表情。

    战壕里面一片的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战士们都盯着道路上,他们很期待日军的到来。

    柳茜先是帮战士们加固阵地,随后又帮助受伤的战士们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她又在附近找来了一些草药,做好了救助的准备,孙卫国也不管柳茜是否会使用手枪,他把从日军机枪射手那里缴获的南部手枪送给了柳茜。

    有了一支手枪后,柳茜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她询问了一番孙卫国手枪使用方法,便和孙卫国一样趴在战壕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片漆黑的道路上始终都没有日军出现。

    一些战士们因为疲惫已经开始睡了过去,握住歪把子轻机枪的钟剑目光不由朝着孙卫国看了一眼。

    等了这么久,钟剑显然是有些焦急了,毕竟区小队之前受到了重创,补充的十七名村民是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

    哪怕钟剑很信任孙卫国,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这关系区小队的生死存亡。

    “孙卫国,小鬼子会来吗?”柳茜打了一下哈欠,一双美眸朝着孙卫国看了过来。

    “会来的,你放心吧,他们肯定会来送死的。”孙卫国语气坚定的说着。

    不一会的时间,柳茜也睡了过去,她身体紧紧的靠在孙卫国身上,这一点她是毫无意识的。

    孙卫国嗅着柳茜身体散发出来的女子芳香,想到白天自己看到的画面以及摸到的触感,孙卫国心神不由荡漾起来。

    看着柳茜那美貌的脸颊,孙卫国不由伸出自己右手,想要在上面轻轻抚摸一下,但就在这个时候,孙卫国脸上不由露出紧张的表情,他已经能够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了嬉闹的日语。

    前世作为一名特种兵,孙卫国是学过日语的,这些日语他是能够听懂的。

    “区队长,小鬼子从右边的道路上过来了。”孙卫国一脸凝重的朝着钟剑喊了一句,紧接着他把身边睡过去的战士们叫醒了过来,好在睡过去的战士们不多,不一会的时间,睡过去的战士们纷纷清醒了过来。

    在各自班长和战斗小组长的命令下,四十多人的区小队做好了战斗准备。

    远处的道路上,十三名日军士兵扛着自己的武器,缓慢的走在道路上,他们一边走着,一边嬉闹着。

    这也是一支日军步兵班,与之前被区小队歼灭的日军步兵班同属城关镇的守备小队建制。

    日军集结重兵对晋察冀军区发起攻击,负责守备城镇的日军士兵则是对广大农村地区进行扫荡,配合日军主力作战。

    这些小鬼子十分的狂妄,他们认为在自己的占领区,根本就不会有中国部队出现。

    日军武器上挂着被杀死的鸡鸭等动物,在他们刺刀上有着凝固的血迹。

    十三名日军士兵懒散的走在道路上,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附近有四十多人的区小队在伏击他们。

    “幺西,花姑娘美美的,享受大大的。”矮小的日军班长中川雄走在日军队列前面,想起白天在村庄里面享受的姑娘,他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容,语气歹毒的说着。

    中川雄的一句话引起其余日军士兵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就如同是地狱中的魔鬼。

    “班长,前面……前面……是小林君他们!”一名眼尖的士兵发现了道路前面的日军尸体。

    “八嘎!”中川雄快步朝着前面走了几步,看清楚十三具尸体后,中川雄愤怒的叫喊了起来。

    此时这十三具尸体已经被扒光了衣服,武器弹药全部被区小队缴获。

    他们就如同十三具退了毛的死猪躺在地上,中川雄看到这一幕,他怎么可能不愤怒。

    “八嘎,是谁竟然敢对我们大日本皇军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被我们抓到,全部死啦死啦的。你们快快的,把他们尸体收拢到一起。”中川雄满脸恼怒的喊道。

    五名日军士兵迅速来到十三具日军尸体面前,他们准备将零散的尸体收拢到一起,然后在运输回城关镇。

    无论是这些日军士兵还是中川雄,以现在痕迹来看,这些日军被击杀很久,杀死他们的人早就离开了这里。

    然而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距离他们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埋伏着四十多人的区小队。

    此时区小队战士们的枪口,全部对准了这些日军士兵。

    如果不是班长和战斗小组组长反复的强调不要开枪,恐怕这些红了眼的战士们,早已经开枪射击了。

    “是他们,是他们,就是他们屠了村子。”清醒过来的柳茜朝着日军看了一眼,紧接着她身体颤抖了起来,脸上满是恐惧。

    孙卫国将三八步枪的准星对准了中川雄的钢盔上,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在等待着射击的时刻。

    五名日军士兵开始搬动尸体了,随着尸体的移动,被孙卫国设置在尸体下面的诡雷开始爆炸。

    “轰轰轰!”手雷连续的爆炸声音响起,三名搬动尸体的日军士兵当场被炸死。

    几乎是在手雷爆炸的同时,孙卫国的迅速扣动了扳机,他同时大声喊道:“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