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卫国说出来的想法让钟剑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孙卫国胆子这么大,敢在这里进行第二次设伏。

    钟剑目光朝着不远处整齐排列的十三具日军尸体,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区小队刚刚成立不久,今天这一战可是给区小队带来了很大的伤亡,要没有孙卫国这名神枪手,区小队肯定是要全军覆没的。

    继续在这里进行第二次设伏,钟剑没有这个胆量,他不想把自己成立不久的区小队全部搭进去。

    钟剑并没有答应孙卫国的要求,孙卫国只好作罢,他有些郁闷的跟随区小队撤离了。

    出发四十多人的区小队,回去的时候却只剩下二十多人,战士们在喜悦之后,开始变得沉默了下来。

    部队沉默的行进,谁都没有在多说什么话,只是偶尔那些穿着灰色军服的战士,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孙卫国。

    他们大概想不明白,这个年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左右的普通村民,怎么会有如此出众的枪法。

    现在的时间是1937年十二月初,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

    当孙卫国跟随区小队来到一个村庄的时候,战士们的脚步停止了下来。

    孙卫国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目光朝着村头看了过去,紧接着孙卫国感觉到自己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变得沸腾了起来。

    村头的树木上挂着十几颗的男子的人头,这些人头脸上的血液已经凝固,看不出他们的面貌。

    即便还没有走进村内,但里面血腥的味道清晰可闻。

    村内不少的房屋依然在燃烧着,尸体被烧焦的味道渐渐传来。

    战士们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一些战士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

    紧接着,这些痛哭的战士们如同发疯了一样,朝着村内跑了进去。

    孙卫国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随着孙卫国来到村内,他眼睛里面的泪水在也控制不住了。

    泪水如同泉涌一样顺着孙卫国脸颊流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面前的画面孙卫国哪里能硬的起心肠。

    村内有不少尸体,女人的衣服被扒光,全身上下都有被玷污后的痕迹,甚至有的女人身体器官被切下。

    即便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年女性都没有逃脱这样的命运,这里瞬间成为了地狱。

    几岁孩童的小小尸体被火焰燃烧,黑乎乎遗体已经让人们看不清这些孩童的面貌。

    村庄并不是很大,尸体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整个村内,不用说,村内肯定遭遇了日军的扫荡。

    “娘,娘,你醒醒啊,我是二柱,娘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一名穿着普通百姓服装的战士趴在一具尸体上,他满脸痛苦的叫喊着,泪水不断顺着他脸颊撒落在地面上。

    孙卫国来到二柱的面前,他轻轻拍着二柱的肩膀,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

    他的目光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他脑袋“嗡”的一声,身体猛烈摇晃了一下,险些跌坐在地上。

    距离这里不足十米处,一名女人的肚子被剖开,一段段的肠子散落在一旁。

    而在这名女子的身边,还有一名带着胎盘的婴儿,这名婴儿显然是被日军直接从女子体内直接挖出来的。

    女子一双眼睛瞪大,脸上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她到死亡都是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下。

    “组长,她,她是大军的媳妇……”二柱也发现了这名女人,他呆呆的看着女人和女人身边的婴儿,语气呆滞的说着。

    孙卫国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他看到了大军脚步轻缓的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二柱和大军都是一班的士兵,孙卫国和他们两个人组成了一个战斗小组,孙卫国同时也是他们的组长。

    大军的眼睛是通红的,他的脚步很轻柔,仿佛生怕会吵醒自己的妻子还有自己未见过面的孩子。

    “大军,拦住他,快拦住他!”钟剑看到这一幕,大声喊道。

    孙卫国快步来到大军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抱住大军。

    “啊!”大军发出了一声几乎不是人类发出的吼声,他拼命的挣扎着,双手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胸膛。

    哭喊的声音在村内响起,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烧焦的尸体味道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孙卫国的泪水不断流下,他这一世的记忆已经出现在脑海中。

    这一世的他自幼是孤儿,被村庄里面一名猎户收养,吃着村内百家饭长大。

    收养孙卫国猎户是到镇里贩卖猎物时被日军击杀的,知道这个消息的孙卫国为了给养育自己的猎户报仇,直接参加了区小队。

    没有猎户的收养,没有村内百家饭,孙卫国是活不到今天的。

    怒火在他心里燃烧,血液随着怒火变得沸腾,孙卫国此时只有一个想法,打鬼子报仇!

    “区队长,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杀鬼子给乡亲们报仇。”孙卫国一边抱着大军,一边朝着钟剑喊道。

    “杀鬼子,杀鬼子。”几名穿着八路军军服的战士怒吼了起来。

    钟剑脸色铁青,眼角隐隐有泪水划过,他双手握拳,指甲已经深深陷入到了皮肤中。

    “打鬼子,给乡亲们报仇。”钟剑怒吼了一声。

    “大军,你听我说,你要冷静下来,和我走,打鬼子给你媳妇报仇!”孙卫国双手紧紧抱住大军,大声的喊着。

    不断捶打自己胸膛的大军听到孙卫国的话,渐渐变得冷静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孙卫国。

    区小队二十多人已经被钟剑集中了起来,只有孙卫国还抱着大军没有入列。

    孙卫国渐渐松开了大军,他拉着大军的胳膊,走入到队列之中。

    “世界上什么苦都可以受,唯有亡国的苦不可受。什么人都可以当,亡国奴却不能当。小鬼子侵我河山,杀我同胞,同志们,现在我们手中有枪,腰间有剑,何以让区区三岛倭奴亡国灭种。打鬼子,给乡亲们报仇雪恨,让小鬼子知道,我们中国人不是任由他们揉捏的孬种!”

    孙卫国虽然站在队列中,但他目光却是左右看着,一脸严肃的吼道。

    钟剑目光赞许的朝着孙卫国看了过来,他觉得孙卫国有本事,又有口才,是个文武双全的好苗子。

    “打鬼子,给乡亲们报仇!打鬼子,不当孬种!”战士们齐声喊道。

    “出发!”钟剑挥了挥手,率先朝着村外走了出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