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响起,昏迷中的孙卫国随即惊醒,紧接着五颗子弹快速从他头顶掠过。

    作为一名出色的特种兵,醒来的孙卫国目光迅速警惕的扫了一周四周的情况。

    孙卫国身边有二十多人,这些人有的穿军装,有的则是穿着普通百姓服装,而在阵地的前面,则是有十多人的尸体。

    远处的羊肠小道上,有十三名穿着日军黄色军服的士兵正朝着这里展开攻击。

    “孙卫国,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压子弹!”

    在孙卫国惊愕自己发现的同时,身边一名穿着八路军灰色军服的士兵用力朝着孙卫国屁股上踹了一下。

    即几颗黄澄澄的子弹从孙卫国残破的口袋中滑落,孙卫国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握着一支堪称古董级的三八式步枪。

    孙卫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一颗子弹快速从远处飞来,子弹精准的击中了穿着军服士兵的额头上。

    鲜红色的血液顺着这名士兵额头上流淌出来,血腥与硝烟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远处九名穿着日军士兵互相交替掩护,他们不断的靠近这个简易的阵地。

    “他娘的,吓傻了啊,赶紧压子弹,小鬼子快上来了。”一名手持驳壳枪的中年人大声朝着孙卫国喊道。

    此时孙卫国已经大概猜测到了,自己是在执行任务中被炮弹炸昏了过去,而这颗炮弹却将他从后世带到了几十年前的抗日战场上。

    熟知这段历史的孙卫国自然清楚日寇铁蹄给中国带来的苦难,既然他来到了这里,那孙卫国自然是要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给这些侵略中国的日本鬼子带来沉痛的打击。

    急忙将五颗黄澄澄的子弹压到弹夹上,孙卫国又快速将弹夹安装在步枪上。

    右手端起步枪,孙卫国将步枪准星对准了远处四百米处羊肠小道的上的一名日军士兵头盔上。

    这名日军士兵正操控着一挺歪把子轻机枪对阵地这里进行点射,五颗子弹不断朝着阵地打来。

    简易阵地上的火力完全被压制,偶尔有露出身体的士兵就会被子弹击中,满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孙卫国看着阵地上原本就很弱的步枪火力被机枪压制,在看到九名端着步枪交替掩护的日军士兵不断靠近,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知道如果继续僵持下去,简易阵地上剩下的二十多人都会死在这里。

    “步枪手,给我干掉轻机枪!”手持驳壳枪的中年人满脸怒容的喊着。

    几名端着步枪的士兵纷纷冒险抬起头,对羊肠小道上的轻机枪射手展开了袭击。

    一颗颗子弹朝着这名轻机枪射手袭击过去,但是因为距离过远,没有一颗子弹击中这名日军射手。

    九名交替前进攻击的日军步枪手纷纷展开了射击,一颗颗子弹精准的朝着这些暴露士兵袭击而来。

    两名士兵还没有来得及低下头,他们便被子弹击穿了头颅。

    孙卫国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将表尺框向后立起,又移动表尺框中游标上移,紧接着他把步枪缺口,准星同时瞄准了日军轻机枪射手钢盔上的红色小太阳。

    “不要浪费子弹……”中年人看到孙卫国想要开枪射击,他立即大声怒吼道。

    孙卫国并没有理会身边的中年人,他右手食指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子弹快速脱离枪膛,朝着四百米外羊肠小道上的日军射手钢盔上袭击而去。

    恰好这名日军射手看到露出脑袋的孙卫国,他刚刚想要朝着孙卫国打去五发点射。

    但是就在他食指即将扣动的时候,子弹击穿钢盔,日军射手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机枪副射手看到射手被打死,他迅速推开射手,控制轻机枪朝着孙卫国这里打了一个连射。

    七八颗子弹朝着孙卫国袭来,孙卫国却早已经躲避了起来。

    简易阵地上士兵们纷纷朝着孙卫国看了过来,他们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

    手持驳壳枪的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即重重在孙卫国肩膀上拍打了一下。

    “好枪法!”

    孙卫国拉动枪栓,将一颗新子弹上膛,日军射手被打死,引起剩下日军的恼怒。

    轻机枪和步枪对简易阵地进行火力打击,子弹如同雨水一样袭击而来。

    九名日军步枪手进行一番射击后,三人一组分成三组,快速交替掩护朝着阵地前进。

    四百米开外的日军轻机枪也趁机推进,这是一个班的日军,他们互相的战术配合十分的熟练。

    孙卫国猫着腰朝着一旁移动了两米,他悄悄探出头,查看一下日军的情况。

    看到三名日军正在架设轻机枪,孙卫国迅速将枪口再次对准了轻机枪的副射手。

    “啪”的一声,孙卫国再次扣动扳机,枪声响起,正在架设轻机枪的副射手身体倾斜,倒在了地上。

    “好,打的好,孙卫国,你是好样的。”中年人看到孙卫国再次一枪击毙轻机枪射手,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四周几名端着步枪的士兵,目光纷纷朝着孙卫国看了过来,脸上满是崇拜的表情。

    日军一个班有十三人,其中四个人是负责一挺大正十一式轻机枪(歪把子轻机枪)的,这四名日军士兵包含一名指挥官,正副射手,弹药手,此时孙卫国将两名正副射手击毙,挎着军刀的轻机枪指挥官控制起轻机枪,疯狂的朝着简易阵地进行火力扫射,压制阵地上的火力。

    日军三个战斗小组则是在日军班长的带领下,互相掩护前进,此时他们距离阵地已经不足二百米了。

    九名日军步枪手全部趴在了地上,配合轻机枪对阵地上进行全班火力打击。

    一阵疯狂的火力打击后,九名日军士兵快速朝着阵地奔跑了起来。

    轻机枪指挥官则是控制歪把子轻机枪对阵地依然进行三发点射,压制阵地上的火力。

    孙卫国判断了一下轻机枪射击方向,他迅速抬起头,将枪口再次对准了轻机枪指挥官。

    “啪”的一声,枪声响起,轻机枪指挥官随即倒在了地上,额头上不断流出鲜红色血液。

    轻机枪弹药手愣了一下,他大概是没有预料到对手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神射手。

    当这名弹药手反应过来,准备去控制轻机枪射击的时候,孙卫国却是已经拉动枪栓,扣动了扳机。

    枪响人倒下,负责轻机枪的四名日军士兵眨眼间便被孙卫国全部解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