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对方就是朱大妞,白青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这是她高中三年的老同学了,已经有四年多没见面。

    突然和高中的老同学在人海中相遇,大家的第一反应,自然是高兴的。

    “白青,你这是趁着中午休息的功夫,出来逛街?”相互寒暄了几句,朱大妞仔细的上下打量了白青一番,见到她一身职业套装,胸口上还别着胸牌,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嘲讽之色,捂着嘴轻笑道:“咯咯,我事先告诉你哦,这家的珠宝很贵的,你就算看上了也买不起的。”

    说着,朱大妞转身朝西装男招了招手,甜腻腻的说道:“亲爱的,快来啊,我的高中同学,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她哪是介绍男友给白青认识,就是**裸的要在白青面前炫耀的!

    西装男微笑着朝二人走来,等走近了看清白青的美貌时,身子不禁一颤,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占有欲。

    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之色,伸出手来,笑着说道“你好,我叫朝阳,恒峰地产的总经理。”

    看到白青那柔若无骨的白皙玉手,朝阳心中可是很期待的。

    “哎呦,都说了是我老同学啦,不用这么客气得。”没等白青伸手,朱大妞就挡在二人中间,轻蔑的斜了白青一眼,说道:“亲爱的,我这同学可是当年卫城市的高考状元,人又长得美,当年在学校里不知有多风光呢,不过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女人啊,考得好不如嫁得好,亲爱的,你说是吧。”

    女人,考得好不如嫁得好!

    这句话像是毒针一般扎进了白青的心里,她的脸色突然阴冷下来,美眸中的光芒渐渐暗淡变得迷离,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原本,白青高考得利,上最好的名牌大学,找不错的工作,结婚生子,一切似乎都将顺水推舟的进行。却在高考分数下来的那个晚上,发生了一件彻底改变她命运的事情。

    为此,她放弃了大学,从酒店服务员干起,一步步提升自我,最后来到了皇家酒店,当上了经理。

    然而,这一切才是她复仇的开始……

    “朱大妞小姐,朝阳先生你们好,我是白青的男友,阿枫。”

    秦枫一直站在旁边观察,现在总算看明白了,白青这位叫做朱大妞的同学,是**裸的来跟她显摆的。

    只是听到朱大妞那位男友的自我介绍时,秦枫嘴角不经意的翘了起来。

    “哎呦,这人是谁啊,这么讨厌,说了人家叫angel,公主的意思,不要乱喊名字好不啦。”朱大妞厌恶的瞪了秦枫一眼,尖酸刻薄的说道:“啧啧,你就是白青的男朋友?看着一般般么,不像什么有钱人,该不是白青包养的小白脸吧?真没想到,白青,你还老牛吃嫩草啊!”

    朱大妞长的还算不错,一眼看去,属于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只是说起话来,声音太嗲,嘴角轻挑,给人一种傲慢冷厉的感觉。

    她高中三年跟白青住在一个寝室,学习没人家好,长相也比不过人家,本有的那一点光彩全部被白青的璀璨所覆盖,心底里恨极了白青。

    如今看到她混成这般模样,心中自然得意忘形。要狠狠的在白青面前炫耀一把。

    “白青小姐,如果你对现在的公司不满意,欢迎随时到恒峰地产上班,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待遇方面,肯定是你现在的两倍还高。”

    朝阳像是没看到秦枫一般,对于秦枫的自我介绍置之不理,他的视线一直落在白青身上,就没离开过,这会暗示性的开始利诱白青。

    这种大美人,整个卫城市都是极少见的,朝阳已经快失了魂。

    见男友眼中对白青露出的**之光,朱大妞气的脸都黑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白青这种高傲的人,怎么会要别人的施舍呢,亲爱的,你就别瞎操心了,免得被人家误会,还以为是我们瞧不起她,像是打发乞丐一样的施舍她呢。”

    白青的脸色微微泛白,本来见到老同学她是挺高兴的,却没想到时间的打磨,使他变成了满身铜臭味的女人,正想告诉秦枫,离开这里,却发现秦枫一脸惊讶的走近了朝阳。

    “呦,这位竟然是衡阳地产的总经理,我听说,那衡阳地产可是皇室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厉害的不得了!”

    秦枫这副浮夸的模样,让白青冒出一头黑线。

    衡阳地产可能有人不太了解,但是提到皇室集团,整个卫城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老总秦皇,是卫城市第一首富。

    而他的独子秦枫,这会就站在自己身旁,不经意间,白青的嘴角划过一抹好笑。

    对于秦枫这副震惊的态度,朱大妞很是满意,骄傲的都快要飞起来了,一脸轻蔑的看着秦枫说道:“哼,不是人家吹牛哦,我家亲爱的可是衡阳集团的一把手,公司上上下下近千号员工,都归他管,去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唉……像你们这种地位低下的人,说了你们也不会懂的。算了,不跟你们说了。”

    呵呵!

    秦枫一阵冷笑:“不过是衡阳地产的总经理而已,竟有这么大的权利,该不是在吹牛吧?”

    “吹牛?靠,老娘像是会吹牛的人么?”朱大妞突然激动起来,从发嗲带着台湾腔的小妹顿时化身成了母老虎。

    看来,之前那楚楚柔弱的样子,都是她装出来的,秦枫想想都觉得累人。

    “哼!跟你们说了又不信,你们这种低等的人啊,注定要穷一辈,永远在社会的最底层翻不了身。亲爱的,咱们去挑选珠宝吧,别跟这些下等人一般见识。”

    下等人?白青还是头一次听到别人称呼秦大少是下等人的,突然发现这件事情是越来越有趣了。

    “angel说的倒不假,在公司安插一个主管级别的职位,倒是举手之劳。”朝阳没有朱大妞那般激动,朝白青递了张卡片,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名片,白青小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联系我,我随时都有时间。”

    接着,二人便转身朝里面的柜台走去,没走两步,饶雪晴捧着一个高档的珠宝盒走了过来,一脸讨好的说道:“秦大少呦,让您久等了,这是昨天店里才到的最新款项链,您看看入不入您的法眼。”

    秦枫还没说话,不远处的朱大妞捂着嘴尖叫着跑了回来,双眼直勾勾的落在盒子里流光璀璨的项链上,一副来了**亢奋神情。

    “亲爱的,快来看,我说的就是这一款,victoiredecastellane设计的最新款钻石项链,足足有五克拉哎,做工精细,超美超赞的,你说过要给我买的,你一定要给人家买啦!”

    饶雪晴白了朱大妞一眼,心想这是哪来的非主流,没见过珠宝么?叫的跟**了似的,不过秦枫没有发话,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朝阳又风度翩翩的走了回来,看着珠宝盒上面的价格,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一串钻石项链,竟然要89万大洋。

    他又瞥了眼白青,见到白青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时,心中便镇定了下来。

    看来,这女人也一样,用钱就能搞定。花个百来十万的,能把这种极品弄上床,倒也值了。

    “这款项链确实不错,亲爱的要是喜欢,就买给你,给我的女人花钱,我从来不看价格。”朝阳说这番话的时候,刻意的看了白青一眼,他话中暗藏的意思,相信白青能够明白。

    秦枫没有在意朝阳的话,视线落在白青白皙的玉颈上,要是让她带上这串项链,确实是天造之合。

    “青青,喜欢么,喜欢我就买下来。”秦枫轻声说道。

    白青恍惚了一下,快速让自己镇定下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秦枫一眼,最后摇摇头,说道:“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哼!没钱就别装大爷,说来说去,不都是借口。”朱大妞认定了秦枫二人不可能有钱买这么名贵的珠宝,语气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小姐,帮我包了这款项链,还有哦,这种地方,你们可不能什么人都放进来,万一丢了什么名贵珠宝,你们工资都不够扣的。”

    朱大妞那不可一世的傲娇模样,看的饶雪晴都想抽她,她瞪着朱大妞,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这款项链我们不卖给你,我打算送给这位小姐。因为她戴上去会比你戴着好看十倍。”

    “你说什么?”朱大妞整个人都惊呆了,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瞪大了眼睛惊愕的看着饶雪晴,许久后,扯着尖锐的嗓子吼道:“靠,你这贱女人刚才说什么?老娘可是这个店里的vip哦,你现在立马跪在老娘面前道歉,不然我一个电话打到你们总经理那去,有你的好看。”

    朱大妞像是泼妇骂街,不一会就将店内的顾客都吸引了过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