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林贝贝手心冒出的冷汗,秦枫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林贝贝安心,接着,又看向铁锰,试图从他口中套出更多的消息。

    “光头,这种事情我不怎么信,想必是你们道上这些人为了吹嘘自己,瞎掰的。”

    铁猛正吹嘘的得意呢,这些大学生妹子最喜欢暴力血腥的男朋友了,现在又是被秦枫喷水,又是质疑的,他杀了秦枫的心都有了,不满的嚷嚷道:“老子吹嘘,哼……也不怕告诉你,在飞龙会有我们野狼帮的高层卧底,这个消息,就是那边放出来的,要是有假,老子现在就把头割下来。”

    铁猛一副极其较真的架势,并不像是在说谎,秦枫这便重视起来,莫非马德虎被蒙面人杀死后,栽赃嫁祸到了自己头上。

    这借刀杀人的把戏玩的可真够好的。

    想想要是今天没有遇到铁锰这二货,还不知道自己被飞龙会追杀的事情,虽然在秦枫眼中,飞龙会算不上什么,但要是突然来个偷袭,还是很致命的。

    ……

    因为有秦大少坐镇,聊天的一小阵功夫,秦枫点的菜品就被一一端了上来,这是迎宾特地让后厨指定先做的菜品。

    偌大的圆桌上,不一会就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还有三十几盘菜系没地方放,全部摆在了备菜台上。

    看着玲琅满目的美食,铁猛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气的肺都要炸开。

    这可花的都是他的钱啊!

    “把那瓶红酒打开!”秦枫招了招手,示意服务员将82年的拉菲打开。

    铁锰没心情吃饭,他可是心情大好。

    “等等!”眼见着美女服务员就要开启82年的拉菲,铁猛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玩意他没喝过,但知道价格,一瓶就要五万多,再加上这些菜品,这一餐下来,怎么也要个十几万大洋啊。

    铁猛这会肠子都悔青了,就不该带这傻小子过来。

    “这红酒就别开了,老子都喝腻歪了,味道也就那样,和十几块钱一瓶的老干红没啥区别,劲头不够猛,去,拿一瓶白酒过来,白的喝着才够劲。”

    来也来了,钱也花了,那计划就一定要成功,铁猛准备用一瓶白酒灌倒秦枫和林贝贝,该打的打,该干的干!

    ‘嗵’的一声,在铁猛说话的时候,秦枫已经熟练的打开了红酒,给自己和林贝贝各自倒上了一杯。

    已然是把那铁锰当成了空气。

    “贝贝,来尝一尝,这酒五万五一支,你一口下去,就是大几千啊!”秦枫笑眯眯的看着铁猛说道。

    林贝贝吓了一跳,他知道皇家酒店消费很贵,但怎么也没想到一瓶红酒就要五万五,端着高脚杯的手忍不住微颤,看着杯中鲜艳的酒水,迟迟不敢下口。

    母亲的手术费十万块,这眼前的一瓶酒,就要了母亲的半条命了,这上层社会人的生活,果然是林贝贝这些人无法想象的。

    “光头,既然你都说喝腻歪了这些红酒,那我就不给你倒了,贝贝,咱们来干杯!”

    酒都开了,铁锰也无话可说,这种好酒他都没机会尝过一次,这会正要感受一下,秦枫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差点把他给气晕过去。

    秦枫笑着看了铁锰一眼,然后便跟林贝贝碰杯,他知道林贝贝不舍得喝,便率先喝了一口。

    见秦枫都喝了,林贝贝也不再犹豫,真是好奇这么贵的酒到底是什么滋味,跟着,也小小的抿了一口。

    噗!

    酒刚入口,秦枫就皱着眉头,一口将红酒喷了出来,用手背擦了擦嘴,随手便将那一瓶82年拉菲丢了出去:“靠,这么难喝,假酒吧?”

    林贝贝也皱了皱眉,她这是第一次喝酒,根本不会品尝这杯美酒,只觉得又涩又酸,还没三块钱的饮料好喝呢。

    “我也觉得,不怎么好喝。”林贝贝嘟囔着嘴看着秦枫说道,这么难喝的酒还卖这么贵。

    林贝贝真不知道那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铁猛这会直接傻了眼,看着洒了一地的82年拉菲,就感觉那是自己流的一地血。这么贵的酒,他长这么大都没机会喝过,现在难得被坑了一瓶,却眼睁睁看着别人丢掉了。

    他再也沉不住气,脸部变得极度扭曲起来,拍桌而起,指着秦枫就是一番叫骂:“假酒?你他妈个土鳖,这里是卫城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来消费的客人非富即贵,你他妈觉得这里的老板会傻到用假酒来糊弄人么。”

    “你小子这回死定了!”说着,铁锰便掏出手机,一副要叫人来干架的阵势。

    一旁的美女服务员见到这一幕,神色淡然,不紧不慢的提醒道:“先生,这里是皇家酒店,请你文明用餐,不然,我就叫酒店的保安来处理。”

    平时这些客人怎么在包间里闹腾都没关系,可现在这里面还坐着秦大少呢,可由不得别人随便撒野。

    “你……”铁锰凶狠的瞪了服务员一眼,半天却憋不出一句狠话来,这皇家酒店的bei景太强大,实在不是铁锰这种小瘪三能够侵犯的。

    他怒气冲冲的坐了回去,用手机开始悄悄的发送短信,已经开始叫人过来,既然皇家酒店里不能闹事,老子就派人堵在酒店门外,还不信你小子一辈子都躲在这里面,不出去了。

    “就是嘛,光头,你发这么大火气干嘛?不就是一瓶酒么,我要是有机会能请贝贝吃饭,花再多的钱,我也乐意。”秦枫面不改色的笑说着。

    铁锰气的咬牙切齿,花的又不是你的钱,你他妈的当然不心痛了。

    但事已至此,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位的,铁锰一收刚才的戾气,笑着说道:“这点小钱,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就是气你小子不懂行,还乱说话,你这意思,就是我带着林美女,来喝假酒咯?”

    秦枫笑而不语,他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六岁就开始品酒,喝遍了天下各色美酒,这皇家酒店从法国庄园进来的拉菲,就是他亲自鉴别过的,都是真品。

    “光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么大方的人,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秦枫笑着打了个响指,美女服务员便连忙来到他身边:“听说皇家酒店请来了法国著名的‘凯撒乐队’,你把他们叫过来,给我们来上一曲。这光吃饭也没劲,要找些助兴的乐子才行啊。”

    “光头,这点小钱,你肯定不会在意吧。”秦枫笑看着铁锰说道。

    铁锰给大哥过生日的时候,来这里吃过饭,知道这种小乐团贵的要命,随便一首歌,就几千块小费,他刚要拒绝,秦枫就看向林贝贝说道:“贝贝,你一定也喜欢这种边吃饭边听歌的浪漫感觉吧。”

    林贝贝是个聪明的女生,老早就看出秦枫一直在坑铁锰,这会便配合着秦枫点了点头,有些害羞的说道:“有小乐团助兴当然好,但是别人请客,我们也不好强求。”

    这餐饭,林贝贝就提了这么一个要求,铁锰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咬着牙说道:“去,把那个什么‘卡死乐队’请来,给我们来一首。”

    “是‘凯撒乐队’。”美女服务员白了铁锰一眼,便下去了。

    不一会,小乐队就被请来,一排蓝眼睛大胸脯的外国美女。

    柔和动听的旋律缓缓升起……

    此情此景,秦枫随着音乐轻轻的哼了起来,唱的是一首法语歌。

    那旋律优美,声音充满了磁性,很快,林贝贝就陶醉了进去。

    她目光柔和的看着秦枫,这个男人不光是外表,家世还是自身的魅力,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难怪他会如此风流,被誉为泡妞情圣。

    就连单纯的林贝贝,此时此刻都想要投入秦枫的怀抱,一生跟随在他左右。

    一首歌下来,连乐队的美女都情不自禁的给秦枫鼓掌,还有几个法国妞,已经朝他投来暧昧的目光了。

    铁锰气的快要吐血,他算是看清楚了,老子出钱,你他妈的在这里泡妞,你真当老子是冤大头啊。

    要不是顾忌着在皇家酒店,铁锰这会一定会跳起来弄死秦枫。

    乐队一直在旁边演奏,铁锰没有一点胃口,显得坐立不安。

    秦枫一首歌后,林贝贝芳心融化,显得主动了不少,跟秦枫边吃边笑,还时不时的做出一些亲昵暧昧的动作来,配上铁锰锃亮的光头,他还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灯泡。

    一顿饭下来,吃了两个小时,林贝贝整个人都快被秦枫融化了,这是她有生以来,吃过的最浪漫奢侈的一次饭,心中对秦枫的好感,又增加了许多。

    “咳咳……我看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吧。”铁锰早就等不及了,这会站起身来一副要走的架势,等出了皇家酒店,他要打断秦枫的狗腿。

    “光头,真的要走了么?”秦枫也吃的差不多了,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嘭!

    突然,一群身穿保安制服的男子冲进了包间,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将铁猛围住并按倒在地上,铁猛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带头的保安队长走到秦枫面前,恭敬的说道:“秦大少,坏人已经制服了。”

    “好,这人强行拆迁名宅,对我的朋友欲图不轨,还在皇家酒店捣乱,之前还亲口承认杀过人,你们把他送到警局,公正处理。”

    我靠!铁猛这会直接被吓傻了,秦大少?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他反应了老半天,突然,眼前大亮,神色中布满了惊恐,呆呆的看向秦枫,说道:“你,你就是秦枫,秦皇的儿子?”

    “我,我没杀人啊,刚才是逗你们玩呢,你们可别当真啊,我这人其实是菩萨心肠,连只蚂蚁都没踩死过啊。”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