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脚下的马德虎,眉心多出一把飞刀,刀刃全部没入血肉里,他大睁着眼睛,神色还带着一丝疑惑和不甘,已经彻彻底底的挂掉了。

    杀人灭口,这幕后人还真是心狠手辣!

    马德虎都已经挂了,秦枫也不打算继续呆在这里,主要是刚才那个黑衣人的身手实在强悍,给秦枫一股子面临死亡的气息,他连忙搀扶起云霄,一起离开。

    ……

    出了废弃工厂,秦枫开着兰博基尼载着云霄,一路无话。

    云霄的视线飘忽不定,丰满的身子还在不自主的微颤,显然,秦枫挥剑劈人的画面着实吓到了这位美女老师。

    只是秦枫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云霄才好,那蒙面人的突然出现,让他也乱了阵脚,现在能活着出来,也算幸运。

    秦枫现在还在琢磨着,那黑衣人到底是哪边的人,怎么没有对他下手……

    将云霄送走后,秦枫一路飞驰,来到了皇家酒店,他在路上就给福伯打了电话,一下车,就看见正等在门外的福伯。

    “少爷,你没事吧?”见到秦枫,福伯上前关切的问道。

    其实,不用秦枫说,福伯也知道情况,因为他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秦枫。

    “福伯,我没事,你帮我查了马大龙的资料没?”

    早在十分钟前,福伯就收集到了有关马大龙的所有资料,从他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前一天的重要事迹,丝毫不漏。

    这便是云城市秦家的恐怖力量!

    “少爷,我们上车再说,秦先生也得知了少爷今晚发生的事情,他很担心你,叫你回去一趟。”福伯说道。

    二人便来到一辆商务奔驰前,福伯负责开车,秦枫坐在后面。

    “马大龙,男,47岁,云城市东南区飞龙会大哥,最近一直忙于保龙公司的业务发展,并未发现私底下有什么怪异的行为。”福伯一边专心的开着车,一边说道。

    “难道马德虎这次对付秦家,连他老爹都不知情?”秦枫沉思道。

    “马德虎也查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这次幕后人隐藏的很深,实力也超乎想象,秦家怕是要遭遇一场大劫了,少爷以后出行一定要小心谨慎!”福伯回想着那蒙面人的飞刀,不禁皱眉。

    那人的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拥有这样实力的高手下属,那背后的势力又怎么会小呢?

    一路疾驰,兰博基尼最终在卫城市西北处郊区的一座围城前停下,围墙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

    秦府!

    围城里面则占据了云城市西北角的一大块山头,这秦家的大基地,就建在这处山头上。

    背靠大山,两面是一望无际的山林,安保系统绝对的堪称一流。

    高高的围城上站着一排西装革履的壮汉,用望远镜看清底下的车子后,连忙打开城门,给秦枫放行。

    秦枫将车开了进去,又经过了一大片小树林,才来到秦府内部,眼前是一片气派豪华的别墅群建筑。

    “枫儿,福伯,你们回来了!”秦枫车子刚停在别墅门前,一位身穿白色唐装的男子便迎了上来。

    此人高大魁梧,面容刚毅,正是卫城市的第一首富,秦皇。

    “爸!”秦枫朝着秦皇鞠躬行礼,这是家族里流传下来的必要礼仪。

    “枫儿,回来了。”秦皇一双犀利的黑眸上下查看着秦枫,见他确实没有受伤,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爸,我有事情跟你说,咱们上楼去吧。”

    “好,我们上楼,爸也有事情找你谈谈。”

    福伯留下守在了别墅门口,父子二人则一路来到别墅顶楼,顶楼是个巨大的露台,露台中央是露天烧烤的地方,在右侧一角,还有个不大不小的露天泳池。

    秦枫之前战斗出了一身汗,这会脱掉衣服,就跳进了泳池里,游了一个来回后,探出头,深吸了口气说道:“爸,有人想对付咱们秦家,bei景还很强大。”

    秦皇坐在遮阳伞下,喝着红酒,深邃的眸子看着远方,坐在这里,能够看到卫城市的半片天,东南区的夜景,尽收眼底。

    “枫儿,这次辛苦你了,你确实长大了。”秦皇突然看向秦枫,正色道:“事情福伯都跟我说了,这次的敌人确实不太好对付,但我们秦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冯大威我已经处理掉了,几分钟前他才被上面的人带走,接受处分。至于马德虎父子,我会找人暗中让他们消失的。”

    “爸,你查到什么线索了么?这次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秦枫将头发抹到脑后,认真的看着父亲问道。

    查处马德虎背后的势力,这是系统的任务之一,秦枫不得不重视。

    秦皇眼中猛地射出一道精光,如同毒舌的舌尖一般阴狠,想到这次有人敢打秦家的主意,还差点伤害到枫儿,他就满腔怒火。

    他20年前带着刚出世的秦枫,第一次踏入卫城市这片土地。

    经过二十年的打拼,白手起家,走到了如今的地位。这期间,明里暗里敌人无数,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但这个如大山一般雄伟的男人也不曾皱过一下眉头。

    但这一次,秦皇沉思了许久后,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浮现出一抹忧虑之色:“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次的敌人很强大,枫儿,你以后要倍加小心,有什么事情都让福伯陪着,我就担心,这次是京城的……”

    “唉……不说这些了。”秦皇突然停口,没将他的猜测说出来,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跟秦枫说这些事情。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突然一改阴沉之色,笑意浓浓的看向秦枫,说道:“臭小子,听福伯说,你偷偷练了外家拳?”

    “呵呵,哪有,就是觉得好玩,学了点花架子。”秦枫深怕父亲深究这雷虎拳的出处,尴尬的挠了挠头,打着幌子。

    倒不是他连父亲都不相信,只是这至尊纨绔系统太超乎常理,说了老爸也不相信啊。

    “你就别在自己老子面前装了,福伯亲口说,你学习的拳法刚劲威猛,乃是上等外家拳法,怎么说也练了十年,你小子藏得可真够深的,连你老子我都没有一丝察觉。”

    秦皇笑拍着秦枫的肩膀:“不过这对你来说是好事,我也不会深究你是从哪里学习的拳法,只要你喜欢,那就用心练下去。”

    听到这里,秦枫心中松了口气,秦皇接着说道:“对了,最近我正在将手上的一些股份转移到你头上,过上一个月,你来皇室集团上班,我让人教你管理集团。”

    上班?管理集团?

    秦枫嘴角一阵猛抽,心想自己这个老爸心可真够大的,把公司交给自己管理,也不怕三天就给他搞垮了。

    要他这个风流纨绔大少去上班管理公司,秦枫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笑什么笑,给我正经点,你都20岁的人了,你老爸我20岁的时候,带着你刚来到卫城市,什么苦没吃过,哪像你小子这么好的命,就知道吭你老爹的骨头。”

    秦皇突然严厉起来,秦枫也不敢在狡辩,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态度,只见,秦皇接着说道:“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给你在京城订了门婚事。”

    我靠!

    纵使在秦皇面前,秦枫还是一个没忍住,爆出了脏口。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他震撼了。

    他这会连上班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诧异万分的看着秦皇,许久后才回过神来,连忙抗议道:“爸,你又给我订婚?上次赵家的赵灵仙就是你不经过我本人同意,定下婚事,我好不容易休了她,你怎么又来了,你这是要玩死孩儿啊!”秦枫此刻撞死的心都有了。

    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秦皇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说话正经点,什么玩死不玩死的。”秦皇这次没有顺着秦枫,板着脸强势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私自退婚赵家给秦家带来了多大麻烦,你知道么?一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泡妞,灵仙这么好的姑娘,你真是瞎了眼了。这一次,我就是要找个更好的姑娘把你拴住,改改你的一身痞气,你要是再敢给我玩退婚,看老子不打断你的狗腿。”

    我是狗腿,那你也是狗腿,你全家都是狗腿!

    秦枫在心中抱怨着,但是这种话可不敢真的说出来,为了这门突如其来的婚事,他求了秦皇老半天,秦皇也没有半点松软的意思,最后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秦府。

    经过今晚的事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还很薄弱,他要去完成更多的任务,提升自己。

    秦枫一走,秦皇站在宽敞的落地窗前,凝眉俯视着灯光闪烁的半片卫城市区,喃喃自语。

    “京城秦家大会还有一年,难道,这些人现在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出手了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