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这种从天堂跌到地狱的感觉,一定会很爽的,你一定要细心品味哦!”

    秦皇那边的电话还没有接通,马德虎却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眉飞色舞的上下打量了云霄几眼,便一脸坏笑的朝她走了过去。

    云霄看到马德虎那副丑恶的嘴脸,吓的身子缩成一团,拼命挣扎尖叫:“禽兽,滚开!快给老娘滚远点!”

    秦枫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尽量拖延着时间,让身体吸收二级力量药水的药性,只是吸收到一半,身体似乎没了反应,停止了吸收。

    眼见着马德虎红着眼,一脸坏笑的来到了云霄的身前,已经伸手要去扯云霄的衣服,秦枫来不急在等,爆呵一声,猛地跳了起来。

    吼!

    这一吼来的太过突然,震惊四座,如同一只刚睡醒的雄狮,吓的那马德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砰!

    秦枫猛地用力,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便断成数截,解脱了束缚。

    “小鳖孙,在你要玩本大少之前,爷爷先送你份大礼,你千万别手抖,给爷爷接好了!”

    秦枫笑着冲向马德虎,他所说的大礼,吓的马德虎全身颤抖,这礼物马德虎还真是不敢轻易乱接。

    这他妈的可是一把锋利的三尺长剑,也不知道秦枫是从哪弄出来的!

    四位保镖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退役老兵,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齐刷刷的朝着秦枫扑来。秦枫不得不转动剑柄,改变了攻击方向,朝着最先扑来的二人挥了过去。

    噗呲!

    刀锋划过血肉的声音响起,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微微颤抖,发出翁鸣的声音,凌厉的气势猛然间爆射而出,充斥着整个空荡的房间。

    秦枫大手一挥,手中闪着淡淡黄光的真刚剑削铁如泥,瞬间便将率先扑来的二人拦腰截断,划成了两截。

    那鲜血成柱状喷射而出,简直跟不要钱似得。

    这便是越王八剑中,排名老末的真刚剑的威力。

    此剑一出,谁与争锋!

    就连秦枫本人心中都激荡汹涌,他第一次使用真刚剑作战,万万没想到,这历史悠久的宝剑竟是如此的锋利。

    ……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画面甚是骇人,剩下的二人猛然停手,怔怔的看着手持长剑的秦枫,那惊悚的表情像是活见了鬼一般。

    惊诧了片刻后,二人回过神来,眼神中却难以摸去那丝惊疑之色,在刚才如此近距离的攻击下,二人也没能看清楚,秦枫手中的这把利剑,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变出来的?

    “秦枫,你……你他妈的疯了!”眼前血腥的一幕,看的马德虎直接傻了眼,心想着自己幸亏没逞英雄,学什么电视上空手接白刃的把戏。

    不然这会,他就已经被劈成两半了!

    光是想想,马德虎全身上下便不自主的抖个不停。

    剩余两人也是警惕的看着秦枫,再也没了之前的强势,迟迟不敢主动向秦枫发起进攻。

    嗡!

    秦枫翻转剑身,发出阵阵嗡鸣,既然都已经开了杀戒,那自然就要杀个痛快。

    他脚下轻点,主动的朝二人攻去。快速来到二人身前,手起刀落,只是眨眼的瞬间,血柱四射,二人已经真刚剑劈成了两半。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强烈的血腥味!

    这几个呼吸间就彻底翻转的局势,吓的马德虎再也坚持不住,拔腿就想逃跑。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精心策划的计谋,就这么轻易的被秦枫给打破了。

    只是刚站起身,马德虎又摔在了地上,一双腿早就软弱无力,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枫,拖着一把三尺长剑,像是恶魔一般步步逼近。

    “嘟……至尊纨绔系统发放任务,查出马德虎父子背后的联络人!”

    “任务限时一个月。”

    “成功完成任务,系统奖励500纨绔点;任务失败,宿主将有血光之灾。”

    ……

    “你……你要干嘛?”看着那把一连斩杀了四人的大长剑,此刻就落在自己的肩膀上,马德虎裆部一阵温热,吓的都尿裤子了。

    “说吧,是谁给你的狗胆,来跟我秦家作对?”秦枫神色凌冽的看着马德虎,这个任务来的真及时,啧啧!500纨绔点,想想秦枫就激动不已。

    马德虎虽然吓的不轻,可哆哆嗦嗦了老半天,也没有透漏半点讯息。

    噗嗤!

    秦枫丝毫没有犹豫,手起刀落,马德虎的一条胳膊便飞了出去。

    “啊……好痛,痛死老子了,秦枫,你他妈的真的疯了,你他妈的就是魔鬼。”断臂之痛引的马德虎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秦枫神色冰冷无动于衷,像是一个冷酷的杀神,笔直的站在马德虎面前。不知为何,手握这柄真刚剑,秦枫感觉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马德虎这种没有身手的常人,在他面前就如同蚊子般柔软。

    秦枫翻转刀面,沉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谁给你的狗胆,赶来与我秦家作对?”

    “我,我……”

    马德虎话没说完,秦枫便将其打断,因为从他慌乱中快速转动的眼珠子不难看出,这小子还想说假话。

    秦枫握着真刚剑的右手加大了些力道,一小截刀锋已经没入了马德虎的骨肉中,痛的他面色惨白。

    “在你开口之前,最好想一想你右臂的感受,为了隐藏别人,把自己弄成了废物,可不值得!好歹也要给自己留条胳膊,以后撸管用吧。”

    秦枫这番话算是说到了马德虎的心坎里,为了帮助别人对付秦枫,连自己的小命都搭上,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还有撸管的事情也是很现实的,以后总不能用脚弄吧,染上脚气可就麻烦了。

    “饶命……秦大少,饶小子一命啊,我说,我全都说。”

    马德虎再也强撑不住,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浑身颤抖的说道:“这,这一切全是那……”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