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票一旦干成,得到了秦枫的认可,那张彪往后就真是秦枫的人,可以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混了。

    只是当他看到包间里,正垂头丧气跪在地上的冯天华时,脸上的横肉一阵猛颤。

    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卫城市那些官僚可都眼熟,眼前这位正是公安局局长冯大威的独子,要是秦枫让他干掉这人,张彪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秦大少,请您明说!”张彪心惊胆颤的问道。

    “冯天华,你应该认识,我就不在介绍了。这鳖孙想要背地里暗算本大少,被我识破了,你现在去把他做掉,以后死心塌地跟着我干,保准亏待不了你的!”

    果然来了,张彪仿佛遇到了人生最艰难的选择,愣在原地紧咬牙关,左右不定。

    一边是秦家秦大少,另一边是公安局长家的公子。

    光是想想,张彪的脑袋就要炸开了。

    但这个决定必须是要做的,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来回比较了秦枫和冯天华的bei景后,张彪一咬牙,来到冯天华面前。

    “你这个小鳖孙,他妈的不开眼,招惹了秦大少,死有余辜!”一双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冯天华的脖子,张彪神色变得狰狞起来,他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本就长的五大三粗,而冯天华又瘦的像只猴子,在张彪手中,跟个小鸡仔似的,死死挣扎了起来。

    “我操,张彪,你他妈的疯了,老子是冯大威的独子,你他妈敢动老子,我叫我爸带人把你老窝给抄了。”

    冯天华吓坏了,张彪这种混黑的人,要放在往常,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有多远躲多远。

    但他同样清楚,这种人一旦发起狠来,绝对是不顾一切。

    这一刻,冯天华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活活被张彪掐死的下场。

    “等一下!”看着已经翻了白眼,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冯天华,秦枫淡淡开口。

    张彪连忙松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着粗气,已经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就是上层社会的人,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人的生死!

    “小冯子,我看你这点胆量也不像是敢阴我的人,是不是幕后还有黑手,只要你说出来,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秦枫笑着走到冯天华身前。

    冯天华刚从鬼门关走出来的人,心里的防线早就被击溃,他不过是帮别人做事,可不会傻到把命也搭在里面。

    更何况,要是真的惹怒了秦枫,他冯家以后也不用在卫城市混了。

    根本不带一丝犹豫,冯天华的嘴巴,像是倒黄豆一般全盘皆出:“秦大少,您大人有大量放了小的吧,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脑袋被驴踢了轻信他人,我确实没有胆量跟您较量,都是那马德虎,是那个王八蛋怂恿我干的啊,一切都是他指挥的,秦大少,求求您放了我吧……”

    呵呵!原来是他!

    听到马德虎的名字,秦枫嘴角划过一丝冷笑。

    上次因为解救云霄老师的任务,和马德虎结怨,后来秦枫一直没有时间找他,这小子倒主动闹腾起来了。

    “很好,你再把皇家酒店安装摄像头的内鬼指出来,就可以走了!”

    听到系统提示的任务完成,秦枫知道冯天华没说假话,便准备把第二个任务也搞定了。

    “秦大少,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了,那个内鬼是马德虎找的人,我只负责带您过来而已,这皇家酒店是您老爹的产业,我可没有能耐买通这里的高层啊。”

    冯天华吓的连连磕头,从他那副苦苦求饶的样子来看,倒不像是在说谎。

    虽然没有查到酒店的内鬼,但秦枫也不担心,既然是马德虎安排的人,一会正好要去找他,从他口中问出结果也是一样。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秦枫朝张彪使了个眼色,张彪立马会意,一拳打在了冯天华的脑门上,直接把他打晕了过去。

    正所谓斩草要除根,秦枫可不会真的就这么放过冯天华。

    他做人的底线,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哥就将他的整个家族都连根拔起!

    掏出手机,秦枫给福伯打了出去,将处置冯天华的后事,交给了福伯。接着,他又交代了张彪一些事情,便大摇大摆的出了皇家酒店。

    是时候,去找马德虎喝喝茶了!

    送他什么茶好呢?菊花茶吧,秦枫邪恶的笑着。

    “福伯,发你的手机号码定位到了么?”开车黑色蝙蝠,秦枫一路狂飙,他刚才给福伯发了马德虎的手机,让福伯帮忙定位。

    福伯这会心情有些复杂,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在暗中密切的保护秦枫,刚才在皇家酒店发生的事情,福伯心知肚明。

    没等秦枫出手,他就已经暗中给秦皇发了短信,开始收集冯大威的黑暗记录,准备上交到上面,换掉他的位置。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事秦枫早已经计划在内,甚至还利用这件事情,逼的张彪没有退路,从此往后死心塌地的跟着秦枫。

    这样的秦枫,足智多谋、沉着冷静、杀伐果断,就连福伯都看不懂了,这还是以前那个无所事事,只懂泡妞的纨绔大少么?

    “少爷,估计还需要十分钟的时间,才能精确定位。”福伯说道。

    “行,定位了第一时间告诉我。”秦枫刚挂了福伯的电话,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扫了眼来电显示,直接怔住。

    竟然是马德虎打来的。

    “喂!”秦枫犹豫了片刻,便接通了手机。

    他正愁着找不到马德虎呢,这小子就主动送上门来,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哈哈,秦大少,是不是正急着找老子呢。”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冷笑,正是马德虎的声音:“冯天华那蠢货不过是枚小棋子罢了,被你识破了又何妨?老子在新城路83号工厂等你,还有你那风骚的云霄老师也在老子手上,二十分钟内若没赶到,老子可就忍不住要上她了!哈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