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医生,我妈妈刚做完手术,是最需要调养的阶段,你就先让她在特护病房住下吧,钱的问题,我晚几天一定会凑齐,交给医院的。”

    “姑娘,不是我无情,实在是医院规定,不交足住院费,就没法安排房间啊。”张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露出为难之色。

    林贝贝另一边站着一排不良少年,这群人刚刚打完群架,因为受了些皮外伤来医院包扎,经过楼道时看见清纯动人的林贝贝,便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染着爆炸头,穿着背心短裤的猥琐男子,一双三角眼在林贝贝身上扫了不下十几遍,眼睛都看绿了。

    “哈哈……美女,住院掏钱,天经地义,你身上没钱倒是小事,哥哥先借你一些,只要你晚上陪哥哥出去喝个酒,解解闷,这钱还不还都无所谓。”

    爆炸头看准时机,摸着自己的下巴,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林贝贝的身体,一脸玩味笑容。

    林贝贝早就注意到这些不怀好意的男子,眼中流转厌恶之色,气呼呼的瞪了那爆炸头一眼,根本不去理会这帮人,又继续向张医生求情。

    “美女,你没有钱,再怎么求情都没用的。”爆炸头笑嘻嘻的上前一步,伸开双手挡在林贝贝身前,让她没法继续追着向张医生求情。

    眼见着张医生在楼道口转弯消失,林贝贝急的眼睛里全是雾水,可眼前这群不良少年纠缠着她,让她没法脱身。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林贝贝一向淑女乖巧,这会也被激怒了。

    爆炸头在这站了好一会,大致摸清了情况,母亲看病住院,却掏不起住院费,这样的家庭,自然是没权没势,最对爆炸头这种混混的胃口。

    “美女,我看这样吧,哥哥我帮你母亲出住院费,你呢,就做哥哥的女人,哥在道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跟了哥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哥哥我包你夜夜飞仙。”

    “小美女……你说好不好啊!”

    爆炸头笑的越发灿烂,一双眼珠子恨不得就长在林贝贝的胸口里面,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似乎林贝贝已经成了他的嘴边肉,想跑也跑不掉的。

    一双不安分的咸猪蹄伸了过来,想要挑逗林贝贝的下巴。

    林贝贝脸色立即阴冷下来,最近事事不顺憋了一肚子委屈的她,突然爆发了出来。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

    “我操,老子看上的女人,什么时候失过手,你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要你好看。”

    当着兄弟的面被一个丫头训斥,爆炸头伪装的笑脸顿时阴沉下来,邪恶的笑道:“兄弟们,这妞够水灵的,扛回去大家一起品尝。”

    爆炸头的话引来一阵哄笑,在众人的起哄下,他一步步的朝着林贝贝逼近,林贝贝吓的慌忙后退,只是才退了两步,就撞进了别人怀里。

    一阵熟悉的男人气息窜进林贝贝的鼻息,竟然不是那么的讨厌。

    “呵呵……原来这世道上,还有和本大少一样完美的男人,看上的妞,从不失手!”

    正好赶来的秦枫,将刚才的情景看在眼里,淡淡的笑了起来。

    眼中的杀气却是一闪即逝。

    秦枫?

    林贝贝正要挣扎出男子的怀抱,结果发现来人竟是秦枫,她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满心的委屈一瞬间喷涌而出,带雨梨花的躺在秦枫怀中,阵阵温暖让她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小子,你是哪个道上混的,哥几个有正经事要做,你最好赶紧离开。”突然冒出一个多管闲事的人,爆炸头气的怒目圆瞪,一副想要吃了秦枫的架势。

    只是他见秦枫的穿着举止都很高贵,应该是上层人士,并不想直接与这种人发生矛盾,想要借着自己这边人多,把秦枫吓跑。

    “呵呵,本大少并非道上的人,不过道上却有我的传说。刚才路过这里,见到满天的牛皮,忍不住停下来看看,是哪只野狗在这里乱吠。”秦枫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就眼前这几个小瘪三能吓到他?

    爆炸头头脑有些简单,秦枫的话说了好一阵,他才反应过来。这小子竟然说自己吹牛皮说大话,还骂自己是野狗。

    一瞬间,爆炸头就暴怒起来,怒吼一声,率先朝秦枫扑了上来。

    “兄弟们一起上,弄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一群六人,将狭窄的过道填满,像是五只饿狼一般飞扑而来,别说,这架势还真有些吓人。

    只是拥有了初级雷虎拳的秦枫,身上与生俱来的多了一份强势气息,就算他亲自出手,放倒这五人也不是难事,更何况福伯还站在他的身后。

    秦枫不想福伯知道他会武功的事情,因为这个至尊纨绔系统实在是不好解释,他只是朝福伯看了一眼,福伯便心领其会,脚下轻轻一点,像是一条水鱼般灵活的飞窜出去。

    福伯的身手,秦枫是亲眼所见过的,就算他现在拥有了雷虎拳,也自认十个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他身形快如闪电,拳风阵阵,每到之处,便是一声闷响惨叫。

    只是几个呼吸间,六个大混子全部倒地不起,弯着身子惨叫连连。

    在看福伯,已经回到了秦枫身后,站得笔直如松,神色淡然如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福伯,你去把住院手续办好。”秦枫朝着福伯说道。

    福伯点了点头,拨了个电话,便下去了。

    倒地的六人个个哭丧着脸,气的肺都要炸开,他们都是混社会的老手,打架闹事那是家常便饭。

    平时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哪有被人欺负的说法。

    如今,被一个不起眼的糟老头子给收拾了,这群人撞死的心都有了,这事要传出去,他们哪还有脸继续在道上混下去。

    “彪哥,是我啊,黑子。我在市第一医院被人打了……报了彪哥的大名了,结果人家不但不讲情面,出手反而更狠了,彪哥,您一定要来教训教训这些不开眼的家伙,为小的们做主啊!”僵持片刻,爆炸头开始寻找援兵。

    或许是电话那头的彪哥bei景雄厚,挂了电话,这群人又嚣张起来,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向秦枫,深怕他要逃跑一般。

    “臭小子,你这回死定了,彪哥已经带人赶来,老子今天让你知道,这卫城市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是么?那本大少还真想见识见识啊。你叫他快点来,免得一会办完事,我就走了。”

    秦枫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像是看着傻子一般,看着爆炸头一行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