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通过消耗纨绔点便可以提升纨绔等级,消耗一点纨绔点便是凡人一级纨绔,消耗十点是凡人二级纨绔,消耗一百点,是凡人三级纨绔,以此类推!”

    “主人共消耗50点纨绔点,现在是凡人二级纨绔,纨绔等级不同,能够兑换的物品也不相同。”

    果然,小香猪说了一大堆云里雾里的话。

    不过秦枫算是大致听懂了,也是这会才开始慢慢了解至尊纨绔系统,听起来很强大很强大的样子。

    “主人,小香猪说了这么多,饿死我了,快放我出来吃东西!”

    “你还能出来?”秦枫心中大惊。

    随着他意念一动,便发现那只可爱的粉红色小猪突然消失在脑海中,一双粉嫩的爪子正在他肩膀上不安分的乱抓。

    真的能出来!

    小香猪从秦枫的肩膀滑了下来,最后纵身一跃跳落在羊毛毯上,撅着粉嫩的屁股兴奋的满屋子跑,似乎对房间的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好奇。

    累了一天的秦枫淡淡一笑,随便找了些吃的放在地上,也不再管小香猪,自顾自的躺在大床上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秦枫就被福伯打来的电话吵醒。

    “谁啊?别打扰本大少睡觉,不然拉出去弹你jj啊。”秦枫睡意正浓,眼睛都懒得睁开,抱怨道。

    电话那头的福伯,如今已过半百,听到这个惩罚,本能的双腿一紧,面对如何强大的敌人都未曾紧张过,现在却满面通红。

    犹豫了好一阵,福伯才继续说道:“少爷,我是福伯。林小姐的资料弄好了,我在皇家会所的大厅等你!”

    “本大少管你是谁,影响我睡觉的,统统要拉出去弹……咦?是福伯啊,呵呵,我马上就下楼,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秦枫一个激灵彻底醒了过来,虽说福伯是他的保镖,却在秦家地位不凡,老爹秦皇对他都是相互敬称。

    何况福伯是从小看着秦枫长大的,在秦枫眼中也是像亲叔叔一样的角色,该有的尊重,他可不敢乱整。

    一把掀开被子准备起床,秦枫这才发现,趴在他胸口睡的正香的小香猪差点被丢出去,笑了笑,秦枫意念一动,小香猪便消失不见,跑进了至尊系统里面。

    快速洗漱完毕,秦枫换上一身粉色西装,帅气阳光,简单的喝了杯牛奶,就冲到一楼的大厅来。

    “福伯,早上好啊!”

    看到福伯,秦枫难免还是有些尴尬,但是福伯,一本正紧,已经完全看不出一丁点之前的窘样。

    二人相互打完招呼,一起出了皇家会所,上了一辆商务奔驰,福伯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少爷,林小姐芳龄20,卫城市本地人,现就读于卫城大学艺术系一年级,父亲早年因车祸去世,母亲今年年初查出胃癌,正在市第一医院治疗。”

    “林小姐原本住在卫城市北边的开发区,房子两个月前已经被拆掉,但是房屋赔偿款至今没有发下来,因为背后有人在作祟。”

    随着福伯的深入介绍,秦枫剑眉微蹙,这才发现林贝贝生活原来如此不易。

    他突然明白过来,昨晚林贝贝为何会来皇家会所卖身,想必是遇到了实在无法解决的事情。

    “福伯,林贝贝母亲的手术费需要多少?”

    “光是手术费需要十万,但是日后的调养花费的可能更多。”

    十万手术费,正是她卖身的价格。

    “那房屋赔偿的幕后人查到了么?”林贝贝瘦小娇弱的模样浮现在秦枫脑中,他心底涌起一阵呵护怜惜之情,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

    “查到了……是恒丰地产的总经理,朝阳。”福伯停顿了一下,说道。

    朝阳秦枫没听说过,但是恒丰地产他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他父亲皇室集团旗下的一家地产公司么。

    似乎看出了秦枫神色的变化,福伯继续说道:“这次卫城市北区开发区建设项目,是秦先生旗下的恒丰地产招标投资,朝阳负责管理,他联合底下的建筑商一起偷工减料捞油水,因为看上了林小姐的美色,却被林小姐拒绝,朝阳便刻意刁难林家母女,拆迁费压的极低,还一直拖欠不给林家赔偿。”

    “林小姐母亲昨夜在病房,手术在即,急需手术费,这才跑去皇家会所……”

    福伯说到这里没再多说,但是秦枫已经全部明白了,这个朝阳可真是公司里的大蛀虫,他在想正好利用林贝贝的这次任务,将他给解除了。

    “福伯,开快点,市第一医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