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大半夜的你叫魂呢?”

    秦枫第一次亲自打架,面对的还是三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光头这一身气势又来的太过突然,把秦枫吓了一跳。

    这一拳力量颇大,要是真打在秦枫脸上,简直要给他毁容。

    不过很快,秦枫就冷静了下来,也许是拥有了初级雷虎拳的缘故,秦枫发现,那一身肥膘的光头,虽然看着来势汹汹,阵势吓人,但速度明显不够快,拳法更是没有任何套路招式可言。

    说白了,全身上下全是破绽。

    秦枫毕竟是见过了不少大世面,很快便稳住性子,动也没动,等到光头的大铁拳近在咫尺时,他眼前一亮,突然撤身,出拳。

    砰!

    一声闷响在寂静的工厂上空传开。

    秦枫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光头身子却弯成了状。

    他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腹部的剧痛,只是惊恐的看着秦枫。

    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货,既然这么厉害!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拳,把自己给打倒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身尝试,打死光头也不能相信,这和外面所传言的废柴秦大少简直是判若两人。

    剩下的刀疤脸和黄毛也瞪大了双眼,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干净利落,霸道威猛!

    这是刀疤二人心中对秦枫这一拳的凭借,搞了半天,这小子一直都在装逼啊!

    这一拳让刀疤和黄毛变得警惕起来,看待秦枫的眼神没了之前的玩味轻蔑,变得严肃起来。刀疤连忙朝黄毛使了个眼色,示意二人一起上,弄死这小子。

    吼!

    刀疤二人像是两头野狼,怒吼着朝秦枫扑了上来。

    经过刚才那一拳的效果,秦枫信心大增,看着迎面扑来的二人,他淡定的笑了笑,突然加速,迎面扑了上去。

    砰砰!

    三人对撞的瞬间,两响突起。

    下一秒,便只有秦枫如标枪笔直的身板立在那里。

    刀疤和另一个壮汉只是各自挨了秦枫一拳就倒地不起,雷虎拳霸道威猛,刚劲有力,二人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打移了位。

    简直就是一场,还没开始便已结束的战斗!

    ……

    “操,这孙子一直在装逼,原来还藏了这么一手,难怪上面一直按兵不动,看来他们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秦枫。”

    一直躲在暗处的马德虎,目睹了这一切,心中无比震惊。

    他神色越发阴沉下来,难道今晚真的没法蹂躏云霄了?可是一想到云霄那性感火爆的娇躯,马德虎就满心不甘。

    “你小子很能打是么?老子一枪崩了你,还可以提前回去交差。”

    一番思想斗争后,马德虎狰狞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一把银质手枪突然出现在他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秦枫的后背。

    嗖!

    一道飞镖快如闪电,飞驰而来。

    马德虎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飞刀划破了手腕,痛的他直接将枪丢在了地上,连忙仓皇而逃。

    黑暗中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位年纪半百,两鬓发白,眼神却异常透亮的男子神色阴沉下来,他叫福伯,是秦皇安排在秦枫身边的保镖,平时都在暗中保护秦枫的安危。

    好在他刚才出手及时,救了秦枫一命,万一秦枫有个三长两短,福伯都不知道该如何跟秦皇交代。

    心中松了口气,福伯双眼射出精光,刚才秦枫与光头三人的打斗,他全部看在眼中,心中震撼万千。

    连跟随保护了秦枫十多年的福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练了这么一手强悍的外家拳法,而且从秦枫拳法的熟练程度来看,怎么也练了不下十年。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犹豫了片刻,福伯掏出手机,打了出去。

    “福伯,是不是枫儿出事了?”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一个雄厚的声音,这么晚接到福伯的电话,秦皇最担心的就是枫儿出事。

    “秦先生,您放心,少爷很好,不过,福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秦先生汇报。”

    听到秦枫没事,秦皇静下心来,声音洪亮如钟:“你说。”

    “秦先生,少爷好像偷学了外加拳法,还是一门上乘的外家拳。”

    “什么?”

    秦皇身为卫城市第一首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几千万的生意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但此时却如同身中狂雷,激动的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枫儿练了外家拳?”

    不过很快,秦皇的神色又黯淡下来,声音低沉的说道:“不可能,枫儿出生的时候,我特意找人看过,他这一生,没法练武!”

    “秦先生,要不是我亲眼所见,也不敢相信此事,但他确实将一套外家拳法练到入门,几个呼吸间就放倒了三个壮汉,那熟练的手法,最少练了十年。”

    震惊!从头到脚的震惊!

    秦皇知道福伯不会轻易说谎,而且这种事情,他也没必要乱说。既然他亲眼所见,那么这件事情就是真的,秦皇一时间竟激动的忘记了呼吸。

    沉默了许久后,他神色坚毅的说道。

    “福伯,从现在开始,24小时跟随枫儿,保护他的安危,一旦有新的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挂了电话后许久,秦皇激动的情绪依旧无法平静,一想到枫儿既然偷偷摸摸的将一门外加拳法练到入门,秦皇激动的老泪纵横。

    他负手而立,站在别墅顶楼的落地窗前,从这里建在山顶上的别墅里可以看到大半块卫城市的夜景。

    “素素,你知道么,我们的枫儿能练武,还将一套外家拳练到了入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孩子像你,遗传了你的基因……素素,你在那边过的还好么?”

    历经沧桑的秦皇眼中闪烁泪花,兴奋中带着些许惆怅。

    原本,一年之后的秦家族会,秦皇都已经放弃了帮助枫儿登顶新任少家主的位置,但是现在,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