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人?!”

    萧逸轩立马收起脸上正在酝酿的挑衅之色,放眼望去,天风武馆不算小的门面前,人来人往的居然有几百人之多,小屁民心态变化再快,也不敢对着几百人冲上去开干啊,那根本就是找死!

    看街边凑热闹的人不少,萧逸轩路人甲一样走了过去,顺手拍了一下前面的一个穿着快递员套装的年轻小伙子,客气地问道:

    “哥们,这边什么情况,咋这么热闹?”

    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快递员小伙儿被吓了一跳,不过萧逸轩话说得客气,快递员倒是没生气,而生一脸八卦地解释道:

    “嘿嘿,这是踢馆呢,据说是因为一个美女,两家武馆起冲突了,你来晚了点,刚才对骂可刺激了,差点儿打起来,这不,这会儿又开始对峙了……”

    “踢馆?”

    萧逸轩惊讶地凑前看了看,这才发现,场中人虽不少,但却分成了两拨人,现在还在那里对骂呢。

    “好事!”

    萧逸轩很缺德点了点头,踢馆好,正好方便他救人了,不过那个‘美女’不会就是张怡宁吧?

    “嘿嘿,哥们,你这话最好小声点儿,被天风武馆的人听到了有你好受的……”

    听到萧逸轩的缺德话,快递员非但没有反感,反而一脸幸灾乐祸地提醒萧逸轩小心点。

    “呵呵,你似乎对天风武馆的观感不太好啊……”

    看快递员居然还有心提醒,萧逸轩顿时来了兴致,一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围观的人虽然都在看热闹,但有人说风凉话,肯定会有人指责的,快递员对天风武馆绝对算不上友好的态度倒是让萧逸轩有些好奇了。

    “一帮趁着混乱祸害老百姓的王八蛋而已,活该他们被人踢馆!”

    快递员的语气愤恨,但却压低了声音,这让萧逸轩猜测,快递员很可能就是被祸害的一员,但却敢怒不敢言。

    这才几天时间,天风武馆已经在赵都这边闯出些名头了?

    快递员的表现让萧逸轩感觉出了天风武馆的威慑力,就如今这种近乎失去固有社会秩序的世道,实在没什么谁怕谁的道理,快递员既然敢怒不敢言,这说明‘天风武馆’在附近的威风可不小。

    对峙的双方各有一百来人,天风武馆的人都穿着统一的蓝色制式训练服,来踢馆的一方全都是一身黑色运动服,前胸位置‘胜龙武馆’四个白色大字很显眼。

    两边打头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胜龙武馆这边还是一位年轻帅哥,一米八多的身高,星目剑眉,干净的俊脸上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硬气。

    另一边天风武馆的当头人身材精瘦,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精悍气息,不过长相就有些对不起还算健美的身材了,一脸麻子不说,还一口黄牙,就这面相,让人一眼看了就觉得是个典型的反派丑角。

    萧逸轩再次看到了林学文,不过这会儿林学文正被胜龙武馆的那个带头帅哥指着鼻子大骂,骂的他脸红耳赤,却不敢吱声。

    “林学文!老子真没想到你做事竟然这么恶心,干什么不好?拿自己暗恋的人攀附天风武馆,你特么还算是个男人么?!”

    自家小弟被人指着鼻子骂,黄牙麻子脸的天风武馆带头人当然高兴不到哪里去,撇着嘴一脸不屑地冲胜龙武馆的帅哥道:

    “张玉龙,你特么说话的时候最好看看是在什么地方,这里不是你们胜龙武馆,更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麻子脸说着话就几步走到帅哥对面,发现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只到人家的肩膀,扯扯嘴角又退几步拉开距离,抬手往身后一指,不客气道:

    “这里是天风武馆的地盘!看在咱们两家武馆以前合作过的份儿上,带着你的人马上滚蛋,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上门踢馆的事情,不然……”

    “刘洋,我日你娘!”

    麻子脸的话还没说完,帅哥张玉龙就直接调转枪口,非常不客气地指着他骂了一句,说完还一脸凶狠地继续道:

    “老子今天是来要人的,要么把张怡宁交给我!要么老子今天就砸了天风武馆!!!”

    霸气!!

    萧逸轩看得忍不住要送个大拇指上去了,太特么霸气了,这才叫嚣张啊!

    不过那个引起纷争的‘美女’竟然真的是张怡宁?

    萧逸轩看了看帅气的张玉龙,又转头看了眼低声下去的林学文,似乎,这两个人认识啊,难道他们是同学?

    “你,你他么敢骂我?!指着我骂我?!”

    麻子脸刘洋一脸不可置信之色,仿似不相信张玉龙敢在他家的地盘儿上指着他的鼻子骂一样,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话说得太早了。

    “你特么再不把人交出来,老子马上就揍着你骂你全家!!”

    这下刘洋彻底被刺激的炸毛了,如同被强干了一百遍一样,一脸麻子扭曲着变得狰狞无比,愤怒无比地抬手指着刘玉龙叫嚣道:

    “次奥!!刘玉龙!你麻痹嚣张个毛!当老子怕你啊!!不就是学了个高级武学么?!老子也有!!”

    说完,刘洋一脸狰狞地猛然回头,冲着身后的一百多人大骂道:

    “都特么还愣着干毛呢?!给我上!往死里打!!!”

    “刘洋,你特么还真贱,非得被老子骂过瘾了才开战,早这样不就好了?!”

    嗤笑一声,刘玉龙猛地几个大步贴近了刘洋,迅捷绝伦地一脚飞踢一脚,‘嘭!’的一声闷响,遂不及防的刘洋直接被一脚踹飞!

    “啊!!刘玉龙!你麻痹偷袭!!”

    刘洋惨叫怒骂着倒飞而去,刘玉龙得势不饶人,猛地几个大步前窜,再次跟上了飞退的刘洋后,一脸鄙夷地道:

    “兵不厌诈,亏你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全他吗练狗身上了?!”

    说着话,又是一脚飞踹,直奔凌空乱舞的刘洋!

    可惜,刘洋也不是个简单货色,虽然身在空中无法借力,但他居然硬是凌空折身堪堪躲过了刘玉龙这一记飞踹,单手在刘玉峰飞踹的腿上一拍,借力翻身,竟然一个凌空后翻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都是高手啊……”

    萧逸轩看得心里有些突突,张玉龙和刘洋都是开武馆的练家子,对于武学的理解肯定比他这个以前的小屁民强,这让萧逸轩原本满满的信心开始快速流失了起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