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

    萧逸轩有些想不明白,这里既然这么危险,之前的高速路上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么多交警指挥交通?

    “我应该和别人交谈一下的,至少也该了解一下那边出现那么多交警的原因!”

    萧逸轩有些懊恼地往头上拍了一巴掌,他之前回家的念头太过强烈了,加上又遇到了武装直升机对那些‘特殊人士’的追捕,以至于他根本不敢和任何人交谈,一路上只顾闷头赶路了。

    现在想想,在有大量交警指挥交通的情况下,足够宽大的高速公路不该堵成那个样子才对,稍稍发挥一下想象力,或许就能想到那些交警或许是在奉劝逃难的市民们回头,而不是让他们继续前进!

    因为萧逸轩现在所在地方绝对称得上危险区了,几里外那些铺满视野的狂暴鸡鸭猪羊,要屠杀如今算得上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实在太容易了!

    “哥们!别再往前走了,那边全都是发了疯一样的家畜,高速路下面已经死了一地人,还是回市里寻求军队保护吧,外面没生路了……”

    耳边突然传来的劝告把萧逸轩惊醒,回头看到说话之人的样貌之后,萧逸轩突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忍不住失声道:

    “你,您怎么这么狼狈?!”

    萧逸轩想说的其实是‘您怎么可能这么狼狈?’

    之所以这么失态,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大明星,又或者政府高官,而是见到了一个不久之前刚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

    此人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材魁梧,一张方脸上甚至还透露着些微的憨厚和未经社会磨砺的稚嫩,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一面之缘,萧逸轩只凭眼下看到的表象,或许会以为这是个还在上大学的学生罢了。

    但之前的那一面之缘对萧逸轩的冲击实在太大,大到他觉得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因为这人实在太特殊了!正是萧逸轩在小区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实力强大无比,如同一轮烈日一般引人瞩目的‘神秘男子’!

    眼下这个神秘男子的装扮已经彻底变了,一身廉价的地摊休闲装,脚下的白色旅游鞋已经变成灰色,或许是一路上经历了不少慌乱,一张方脸上也沾染了不少灰尘,一身灰白色的休闲服不但脏,而且凌乱邋遢。

    这副装扮看在萧逸轩眼里,让他忍不住生出一股精神错乱之感,初次遭遇这个神秘男子的时候,一身古装的他穿着极为奢华,尤其是那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惊人气势,让人一见难忘。

    但此时此刻的神秘男子,不但没了当初的坚毅和傲视天下的无匹气势,就连着装打扮,也和一个逃难的难民没多大区别了,尤其是半个叼在嘴里的鸡蛋煎饼,实在太破坏形象了。

    “狼狈?”

    神秘男子看了看自身堪称脏乱的形象,忍不住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有些好笑地往萧逸轩身后点了几下,说不清意味地自嘲道:

    “你看看你四周这些人,他们又能比我好得了多少?”

    萧逸轩惊觉回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已经多了十几个同样衣着凌乱的大学生,而且确定这些大学生身份的客观证据,就是其中的两位正好是和萧逸轩一同租住单元楼的两个室友!

    “是你们?”

    “萧哥!你也出来了?!”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惊讶开口,这让站在萧逸轩旁边的‘神秘男子’也忍不住惊讶,一脸恍悟地道:

    “大壮,疯子,我说你们两个怎么非要过来呢,原来这哥们你们认识啊?!”

    “是啊!”被称作疯子和大壮的两人齐齐点头,解释道:“我们也是看着像是萧哥,这不就是过来确认一下么,没想到还真是他……”

    大壮叫做张诚,疯子叫做刘玉成,两人和萧逸轩合租差不多一年多时间了,作为过来人的萧逸轩对他们两个相当照顾,因此三人的感情还是相当不错的,当初张诚和刘玉成离开出租屋的时候,还曾邀请萧逸轩一起离开,不过萧逸轩却以担心家人为由拒绝了。

    没想到,此时此刻,三人居然再次撞到了一起,这缘分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你们不是去赵都大学了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萧逸轩有些好奇,赵都大学虽然不在市中心,但也距离不远,他实在好奇,张诚和刘玉峰怎么会从赵都大学跑到几十里开外的郊区高速公路上?

    “当然是回家了!”

    比较爱说话的张诚回答了萧逸轩的疑问,不过说完这话之后他便满脸失望之色,却依然继续解释道:

    “我们回到赵都大学的时候,那边已经彻底乱套了,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个宠物领养中心,那边几十上百的宠物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跑到大学那边去了,当时如果不是林哥组织了我们系一帮男生,这会儿能不能活着都悬……”

    说这话的时候,张诚的语气还有些颤抖,目中也透露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恐惧,说到最后,张诚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激动悲愤起来,忍不住就带着些哭音地大骂:

    “这他妈见鬼的世界,原本就已经够操蛋了,谁知道它竟然还能变得更操蛋!!”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再怎么骂它恐怕也很难再变回去了,现在,咱们还是想想该怎么活下去吧……”

    刘玉峰上前拍了拍张诚的肩膀,两人的关系极好,属于那种裤子都可以轮着穿的铁哥们,这种关系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其实也被颇为照顾他们的萧逸轩得到了。

    正因为如此,在如今人人自顾不暇的境况下,刘玉峰和张诚才会因为‘眼熟’而非要过来确认萧逸轩身份的缘由。

    “对了萧哥,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前面我们已经探查过了,所有田地和马路全都彻底被大量的家畜堵住了去路,你短时间内恐怕回不了家了,我们人多,跟着我们安全!”

    刘玉峰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悲愤的张诚也同时抬头看向萧逸轩,对于这位高他们几届的学长,刘玉峰和张诚还是非常尊重的,过去一年多的合租生活中,两人的生活基本上都是萧逸轩照顾料理,他们和萧逸轩之间建立的友谊,或者说感情,其实并不比这两个铁哥们差多少。

    “这个……”

    萧逸轩正犹豫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围在四周的人里却已经有人打断了他的话,直接不客气地站出来指责道:

    “刘玉峰,张诚,你们两个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咱们这帮人可不是你们说了算,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想让谁加入就让谁加入?”

    这人大约二十上下的年纪,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偏瘦,配上一张还算帅气的脸,给人的第一观感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他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让人喜欢,而且说完这话之后,这人似乎觉得只是发表自己个人的看法无法引起众人的共鸣,又抬手指了指萧逸轩背后的沉睡的小女孩,提醒道:

    “让他个人加入我是没什么意见的,反正多个青壮也是好事,但你们看看,他背后可还带着个累赘呢!”

    这一点他恐怕早就注意到了,所以才会站出来反对,经这人提醒,所有人才注意到萧逸轩的背后竟然还背着个小女孩,最熟悉萧逸轩的刘玉峰和张诚也有些吃惊,他们非常清楚,萧逸轩在赵都可没什么亲戚的,张诚忍不住惊讶道:

    “萧哥,这小女孩是你亲戚?”

    “不是!”

    开口说话的不是萧逸轩,而是一边的刘玉峰,他已经看清了小女孩的模样,有些惊异地看了萧逸轩一眼后,却冲张诚解释道:

    “这小女孩我认识,是咱们租住的那个小区最边上那栋单元楼里的住户,好像叫‘夭夭’吧?她妈妈就是你说的那个美少fu!”

    “真的假的?!”张诚惊讶地看了看萧逸轩背后的小女孩,随后一脸惊诧道:“还真是!不过,萧哥,你为嘛带这小女孩出来了?她父母呢?”

    “她的父母被咬死了,我答应了她妈妈,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萧逸轩忍不住又想起了少妇临死前的惨状,但却并未解释太多,他算不上是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好人,但关于那位爆发出惊人母爱的少·妇,萧逸轩不想拿太多的事情去玷污那份儿高洁的守护之心。

    “死了么……”

    刘玉峰和张诚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这几天他们见到的死人实在太多了,萧逸轩的脾性他们是知道的,算不上多勇敢,但向来说话算话,是个很重承诺的人,若是受人之托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

    不过多了这个小女孩之后,刘玉峰和张诚还真有些为难了,他们这一伙人统共八男六女十四个人,虽然女生不少,但毕竟是成年人,多少还是能帮上忙的,可萧逸轩背着的那个小女孩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累赘。

    “林哥,萧哥他当过兵,还是出自武术之乡,是个好手,你看……”

    张诚和刘玉峰确实不是这伙人的首领,所以想要留下萧逸轩,他们也必须征求一下他们这伙人的首领的意见。

    让萧逸轩惊讶的是,张诚这伙人的首领并不是那个‘强大’的神秘男子,而是一个一米八多高,身材健硕,孔武有力的短发男生,通过体型萧逸轩大体能判断出,这人应该是赵都大学篮球社,或者拳击社的人。

    “这小女孩能丢给别人么?”

    被称作‘林哥’的首领很直接,他没有说留不留的问题,而是直接问了这句让所有人满脸不解的话。

    “不能!”

    萧逸轩坚决地摇了摇头,他的性子确实像刘玉峰和张诚了解的那样,算不上勇敢,但很重信诺,答应的事情很少反悔!

    “那就走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