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里的这具男尸应该是小女孩的父亲,萧逸轩的推理能力还算不错的人,通过从少妇所在卧室到卫生间凌乱的痕迹,以及卫生间内洒了一地的洗浴用品,差不多也能想象得出来,很可能是小女孩的父亲最初把‘凶手’引到了卫生间,可惜并未给少妇母女两个争取出足够逃离这里的时间。

    默默地注视了同样不太完整的男尸一眼,萧逸轩突然有些默然,熟悉的世界变了,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萧逸轩却从那位神秘而强大的古装男子口中得知,世界变化后会是盛世降临。

    可萧逸轩所闻所见根本看不到半分盛世的影子,尽管他还没有走出小区,却已经看到了许多死尸了,若是世界没有现在的变化,这些人应该依然过着或忙碌,或平淡,但至少平平安安的生活。

    “真的不是末世么?”

    萧逸轩喃喃着,走到门口,再次转身向房内鞠躬,随后抱着小女孩离开了这套充满血腥味,已经失去了生活气息的住房。

    外面的情势非常混乱,也充满不可预知的危险,萧逸轩如果是个理智的人,他绝对不会带着个昏迷的小女孩给自己增加负担,不过他只是个普通人,算不得圣人,甚至算不得好人,但他有最起码的良知。

    少妇伟大的母爱震撼了萧逸轩饱受残酷现实煎熬的心灵,那种深刻到心底里的触动,让萧逸轩觉得或许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面色苍白的少妇表现出来的,近乎于奇迹一样的守护之心。

    再次来到楼下的时候,萧逸轩被视线所及看到的所有景象给惊呆了,小区外面的过道两边,所有的植物都在疯狂地成长,那些原本只有手臂粗细的柳树,此时已经变成了两三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

    这个老旧小区不但公共设施不怎么样,即便是绿化,也只是最近几年才栽种了一些柳树,但数量也不多。

    可此时此刻,这些不多的柳树在体积突然暴增了几十上百倍后,让萧逸轩突然有种走进了原始森林的错觉,当然,如果没有那些破旧落后的单元楼夹杂其中的话,眼前所见的场景就更加和谐了。

    “已经过了零点了……”

    萧逸轩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抬头看天,尽管体积暴涨的柳树遮住了小区上方的大半儿夜空,但萧逸轩依然发现九天之上的圆月已经由‘三轮’变成了‘四轮’。

    新多出来的这轮圆月,凝碧如玉,颜色青绿,如同一块被放到天空的巨大翡翠。

    “绿色的月亮,影响的是植物么?”

    萧逸轩低头沉思,他想起了自家养得那只哈巴狗。

    “那影响动物的就是蓝色月亮了?或者是那轮红色的血月?信息还是太少了,根本没法子判断……”

    想不通就不再多想,萧逸轩不觉得他是个智计绝伦的超级天才,这种世界性的问题还是交给那些砖家叫兽们慢慢研究吧。

    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依然在恬然酣睡,萧逸轩将他从少妇家里顺手拿出来的床单摊开折叠,将被毛毯包裹的小女孩捆缚起来,然后绑到自己的后背上,后面他不知道还要面对什么样的凶险,总这么抱着也不是个事儿。

    萧逸轩现在的力气很大,他用身上的装备和武学附加的属性测试了一下,得出了一个不是很肯定的结论,1点外功大抵和十斤的力气差不多,鬼藤戒指和《天音剑法》为萧逸轩附加了21点外功,加上他本身的力量,萧逸轩现在已经能够轻易提起三百多斤的重量。

    小女孩满打满算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而且本身也不胖,最多只有三四十斤,对如今力量暴增的萧逸轩来说,百八十斤都算不上负担。

    捆好了小女孩后,萧逸轩捡起放在地上的剁骨刀,重新回到了小区出口的铁皮房子,既然第四轮月亮影响的只是植物,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停留在小区浪费时间了。

    重新骑上电动车,萧逸轩没什么犹豫就直接出了小区,小区所在的位置是赵都市西环郊区,距离市中心还有半小时的车程,不过萧逸轩可不是去市中心,而是要回农村老家,他从这里直接顺着公路往西南方向直走就好。

    顺着小区外面的公路一直走到商业街,萧逸轩惊讶地发现他居然一个活人都没看到,这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商店和商场都开着门,大约五成以上的商店,商场的门面遭到到轻重不一的破坏,也不知道是被狂暴的生物破坏的,还是那些趁乱抢劫的人所为。

    街面上躺了许多尸体,萧逸轩只是稍微留意了一下就发现,大多尸体都有被动物啃咬的痕迹,也就被利器刺穿砍伤的,应该是那些趁乱作恶的人干的。

    想想自己在小区里遭遇的那些速度力量暴增的狂暴宠物,商业街这边看不到活动的人萧逸轩也不觉得奇怪了,如果把整个赵都的宠物全部集中起来,那绝对是个相当恐怖的数字,这还没算萧逸轩知道的那几个位于东环和南环的大型养殖场呢。

    养殖场里养得可不仅仅只有鸡鸭,猪牛羊才是最多被养殖的家畜,这些可都算的上大体型动物了,它们若是狂暴起来,对人类造成的伤害绝对不是小狗小猫能够比拟的。

    最可怕的还是动物园,那里的狮子,老虎,乃至大象如果同样被大幅提高了力量和速度的话,萧逸轩只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小区那只牧羊犬只是一只退役的老军犬而已,已经需要萧逸轩费尽心思才能干掉,如果遇到年轻力壮的优秀军犬,那杀伤力萧逸轩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再将其换成一头年富力壮成年狮子……

    “我得快点离开了!”

    想得越多,萧逸轩就越发觉得城市实在太危险了,还是回家的好,尽管他家养殖场里足有一千多鸡鸭兔子,但毕竟和军犬了,狮子了不在一个等级上,萧逸轩还是有信心应付的。

    出了外环走上国道之后,萧逸轩终于看到活人了,十几米宽的混凝土路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各种车辆,诸如皮卡一类的汽车上堆了好大一堆锅碗瓢盆,衣服被褥之类的生活用品,感觉像是逃荒大转移一样,到处都是声嘶力竭的呼喊和汽车的鸣笛声。

    由于车辆太多的缘故,即便是十几米宽的国道,也无法承载这么大量的机动车流通,从萧逸轩所在的位置一直延伸到视线的极限,所有的机动车都被堵在原地,好久都难得动弹一下。

    这条国道上有许多交警在调度指挥,就萧逸轩看到的,至少也有上百个交警夹杂在拥堵的车海当中游走呼喊,在国道的边缘地带,萧逸轩甚至看到了许多全副武装的军人一脸警惕地举枪对外,似乎在防备着来自国道外茫茫田野里随时都会出现的突袭。

    看到眼前热闹甚至喧哗的景象,萧逸轩兴奋于看到大量同类的同时,也庆幸他没有选择驾车回家,就眼下这种车山车海的拥堵规模,想要驾车通过的话,没个两三天都别指望能离开这里。

    体会了一下活在人群中的亲切滋味后,萧逸轩驱动电车,见缝插针,不一会儿就冲拥堵的车海里走出老远一段距离,这让那些单独驾车的车主们看到这个场景后,皆都忍不住懊恼地大骂一声‘怎么就没想到骑电车呢!’

    其实绵延无际的车海里并不是没有电动车,不但有,而且数量远超机动车的数量,这世上聪明人不少,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习惯了堵车的上班族们,出门的时候宁愿挨冻受热骑电车,都不愿意驾车被堵,无奈高歌千年等一回。

    这么多车,即便是体积小巧的电动车也有被堵的时候,不过这对萧逸轩来说不算问题,如果遇到被彻底堵死的路段,他直接就把电动车扛起来走,这里能堵住机动车,电动车,甚至自行车,但两条腿下脚的地方总是有的。

    虽然游走车海的过程非常顺利,但萧逸轩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电动车可不是自行车,整辆车少说也得有一百多斤,寻常的壮汉扛起来走一段都能累得喘大气。

    但萧逸轩不但背后背着个三四十斤的小女孩,肩上还扛着一架一百多斤的电动车,小二百斤的重量被他扛着走了三四里远都不见他出汗的。

    而且还一脸的轻松惬意,好似他身上扛得不是电动车,而是一团棉花。

    萧逸轩也知道他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这世界已经发生了不可预知的变化,尤其是在遇到了那位强大的神秘男子之后,萧逸轩觉得地球上既往的规则之类的,似乎也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了。

    如今萧逸轩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回家,等确保了家人们的安全之后,他就可以放心做自己的事情了,而且萧逸轩不是个性情孤僻的人,他从不介意来自旁人的帮助,如果这种帮助可以选择给予方的话,萧逸轩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家人。

    因为信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