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轩对自己的听力一向很自信,楼道里传出来的声音虽然微弱,并且只喊了一声,但他依然肯定那不是错觉!

    “有活人!”

    萧逸轩的语气有些兴奋,说起来这个破旧的小区占地面积不小,虽然现在的入住率连五成都不到,但十几二十栋单元楼算下来,其实人也不算少了,但从萧逸轩离开住处开始,他几乎就没有看到任何活人。

    这一直让萧逸轩心里有些惶恐,寂静无比的小区总让他生出一种世界上只有他一个活人的错觉,如果不是之前一直在和家里人通着电话,心理素质不是很强的萧逸轩很可能会被心底里惶恐被逼疯掉。

    现在终于看到了活人,萧逸轩心里最多的不是末世小说里说的防备和冷漠,而是激动得想都没想就冲进了眼前的单元楼里。

    “你在哪?我来救你了!”

    萧逸轩几乎没有任何顾忌地扬声大喊,空旷的楼道里回荡起极为响亮的回音,他现在已经对阿猫阿狗之类的狂暴生物没有那么多恐惧了,在过去的半个小时里,萧逸轩曾经遇到了三只狂暴宠物围攻的局面,在发现这些小动物即便咬到他身上也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之后,萧逸轩的胆子已经变大了许多。

    “这,这里,救,救救,我……”

    或许是因为听到了萧逸轩的声音,求救的声音稍微大了些,但断断续续的显得很虚弱,不过这足够萧逸轩听出求救的人在几楼了!

    “在四楼!”

    萧逸轩双目一亮,几个大步窜上了楼道,得益于装备和武学附加给他的身法和速度增幅,不过是四五秒的时间萧逸轩就窜到了四楼,这在以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四楼的两个住户全都关着门,萧逸轩虽然能听出声音来自四楼,但却无法判断求救者在哪个房子里,萧逸轩不得不再次大声问道:

    “你还在吗?”

    “在……”

    声音从楼道左边紧闭的防盗门内传出,萧逸轩颇为激动地抬脚就想踹门,刚抬脚,却又放了下来,冲门内大声喊道:

    “你能开门么?不能的话就离开门口,我要砸门了!”

    “砸……”

    这个字从门内传出来的时候已经非常微弱,似乎已经虚弱到了快要说不出话的地步,萧逸轩听着心里一急,抬腿一脚就踹到了防盗门上!

    轰!!!

    不是闷响,而是彻底破碎的爆裂,铁质的防盗门和里面裹着钢板的套装门,全部被萧逸轩近乎全力的一脚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给踹得四零八落,向内爆射了进去。

    室内‘叮铃哐啷’的一阵儿乱响,把踹开门的萧逸轩给吓了一跳,他不是被声音吓到了,而是怕那些零零碎碎的伤到了里面的人,若是更严重的误杀,萧逸轩可没法子接受那样的结果,他可以狠下心去杀他喜爱的猫猫狗狗,但杀人,他还没有那个心理准备。

    “喂!你没事吧?”

    萧逸轩有些心虚地问了一句,同时心里也在祈祷,女同志,你可完全不能有事啊,有事也不能和我有直接关系……

    “没,没……”

    声音更加虚弱了,甚至有**上就要消逝的感觉,不过萧逸轩却欣喜地看向了客厅内侧的卧室方向,三步两步就冲了过去。

    “喂,你没……,我次奥!!!”

    欣喜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到卧室的景象之后,萧逸轩如同迎头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一般,双目陡然瞪圆,瞳孔收缩,破口大骂!

    这件卧室里的东西不多,一张两米见方的大床,一座床头柜,一个衣柜,一个直径约莫三米左右的彩色编制箩筐,里面放了许多着装艳丽的芭比娃娃。

    让萧逸轩惊骇得瞳孔收缩,破口大骂的是躺在床上的‘人’,或者说是床上的人遭受的堪比凌迟的残害!

    床上的‘人’是个约莫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出头的少妇,一头披肩长发染成了亚麻色,漂亮的鹅蛋脸上不见一丝血色,苍白得就像擦了一层厚厚的霜粉。

    这张脸也是这个少妇整个身体最为完整的地方了,自颈部以下,肩膀,双峰,小腹一直到已经不知所踪的双腿,无一处完好,全都被某种锋利的爪子一样的物体给抓成了一团烂肉。

    少妇身下的粉白色床单已经被她身上流出的血液染成了黑红色,大腿根以下的双腿已经不见了,从参差不齐的伤口来看,似乎是被非常锋利的牙齿生生地啃掉的,大腿根的下面还露出一截留有许多咬痕的染血白骨。

    这场景实在太恐怖了,太残忍了,对于之前连杀只鸡都会生出负罪感的萧逸轩来说,这不止是对那少妇的残忍,对他也是一种从视觉到心里上的残忍冲击。

    “呕!……”

    萧逸轩忍不住趴在卧室门边上就狂吐了起来,这么血腥的场面他不是没见过,之前击杀的所有狂暴的宠物,几乎都是被他直接分尸,下场最好的就是那只退役军犬了,不过也被萧逸轩一刀连肠子都剖了出来。

    但那毕竟不是人类,而且那些宠物都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温顺,对人类充满敌意甚至杀意,杀那些小动物,萧逸轩已经生不出什么负罪感了。

    可眼下不同,这原本应该非常漂亮的少妇可是活生生的人!

    “她,究竟是怎么撑下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让她在遭遇了这么残忍到残酷的凌虐之后,依然在强撑着求救?”

    呕吐的同时,萧逸轩的心里也非常震惊,他被少妇惊人的求生**彻底震撼了,但也因为这样,萧逸轩的心里才更加难受,因为少妇受到的伤害已经不能用‘重伤’和‘重创’来形容了。

    萧逸轩觉得,如果换做其他人,哪怕是身体强壮的男人,在遭受了少妇这样堪比凌迟的残酷对待之后,恐怕早就直接死亡了。

    但这少妇却还活着,即便她娇艳的生命此时似乎也快要彻底消逝……

    “你,您还有什么遗愿么?我,我会尽力帮您完成……”

    说着话的时候,萧逸轩有些不敢直视躺在床上的快要没了声息的少妇,不止是怕看到她凄惨恐怖的躯体,更怕少妇提出‘救命’的请求,因为萧逸轩对此根本无能为力,以少妇现在的状态,别说是撑到医院了,恐怕萧逸轩求救打电话还没打完,这少妇就要香消玉损了。

    “……”

    少妇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萧逸轩甚至感觉她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最后一点生气,可即便这样,在听到了萧逸轩的问话之后,少妇似乎是回光返照一样,猛地抬起一只被咬的只剩半截的胳膊,向身下的大床拍了拍。

    “您是说床么?”

    萧逸轩不太明白少妇要表达什么,不过也不用萧逸轩胡乱猜测了,少妇用断臂拍了下身下的床之后,猛地瞪大了眼睛,目中透出一种无以言表的慈爱之色,艰难无比地道:

    “床,床下,夭夭,保,保护……”

    “床下有人,您让我保护他是么?”

    这下萧逸轩听明白了,等他把话说完之后,少妇的身体猛地一弓,随后头部抽筋一样怪异地扭动了一下后,瞪圆的双目缓缓合上,一滴晶莹的泪珠慢慢地合起来的眼角渗出,最终滴落在染血的床单上。

    那是解脱的泪……

    萧逸轩默默地想着,一脸郑重地向彻底没了声息的少妇鞠了一躬,轻声道:

    “放心吧,不论你要守护的人是谁,我都保证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少妇的躯体很恐怖,很吓人,但这一刻萧逸轩突然觉得少妇的身体很美丽,很圣洁,凭借着一份守护的信念,在遭受了如此残忍的凌虐之后,依然在不断地支撑着向外求救,这份守护之心,堪称伟大!

    再次默默地向少妇行了注目礼,萧逸轩将染血的床单卷起,把少妇残破的不成样子的身体包裹了起来,这张床是柜式方床,底下不是床柱支撑,而是两个能放置衣物的柜子,萧逸轩必须移开少妇的遗体才能打开床柜。

    少妇剩余的躯体已经没有多少重量了,这让萧逸轩心悸的同时也由衷地对少妇生出一种发自心底的崇敬,母爱太伟大了!

    通过少妇的表现,加上‘夭夭’这个昵称,萧逸轩已经猜出,床柜里藏着的很可能就是少妇的孩子!

    将少妇搬开之后,萧逸轩挪开床垫,将床柜打开。

    果然,在靠床头的那个略小的床柜里,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可爱小女儿正双目紧闭地蜷缩在一堆凌乱的衣服里。

    小女孩缓缓耸动的鼻翼让萧逸轩知道她还活着,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一直在沉睡,轻轻地将小女孩柔软的小身体抱在怀里,萧逸轩四处看了看,从床头柜侧面捡起掉在地上的毛毯将小女孩包裹了起来。

    毛毯下方有个白色的小药瓶,萧逸轩心中一动,将药品捡起看了看名字,随后目中闪过一丝恍悟。

    这是一瓶安眠药!

    抱着小女孩离开卧室的时候,一向谨慎仔细的萧逸轩这才发现,从卧室到洗手间方向这一路上非常的凌乱,挡在这一条直线上的所有家什都被撞得满地都是,地面上残留了许多血迹和动物残留的毛发。

    萧逸轩皱皱眉头,顺着血迹走向了卫生间,卫生间就在他进门的右侧走廊,木质的卫生间门中央位置被撞破了一个半米不到的窟窿,透过破开的窟窿,萧逸轩看到一具同样残破的男性尸体……

    [三七中文 m.37zw.]